面对不确定的灵异,王平不敢有丝毫的大意,他虽然翻阅过很多父亲留下来的灵异事件档案资料,也知道怎么对抗厉鬼,但是他并没有亲身尝试过,所以过度的谨慎是很有必要的。

“饿.....饿......”

坐在餐桌前的那个诡异的西装男子此刻还在重复着之前的话,他口齿不清晰,说话断断续续,感觉好像已经失去了理智。

王平盯着他看了看,最后确定了:“无法正常交流,这么说来就不是驭鬼者了,多半是厉鬼了,既然如此的话那就不存在误杀的可能了。”

想到这里,他的目光看向了这个西装男子的身后。

在这个西装男子的身后,一左一右矗立着两道阴冷而又恐怖的身影,那是一对满脸皱纹的老人,这两個老人浑身呈现黑白色,好似刚刚从遗像之中走出来,看的让人心中发怵。

这是他的曾祖父和曾祖母,也是王家最凶的一代厉鬼。

而在王平的身边,这时徘徊着一对模样年轻的亡魂,其中一个亡魂便是他的父亲,王察灵。

“父亲,保护我。”王平如以往遇到麻烦还有危险的时候一样,呼唤自己父亲的保护。

王察灵的亡魂游荡左右,守护着王平的安全,杜绝任何危险的靠近。

只有当父亲的亡魂在身边的时候,王平才敢大胆的行动起来,不用担心有后顾之忧。

因为他明白,自己的父亲王察灵临死之前驾驭的厉鬼全是用来保护自己的。

“把它肢解了。”王平随后下达了命令。

随着命令一下,那两个可怕的老人立刻伸出了手臂一左一右的抓住了这个诡异西装男子的肩膀,随后枯瘦的身躯微微晃动,紧接着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

那个西装男子的身躯竟被一点点的拉扯,宛如一副平面画一样正在被撕碎,而且期间没有惨叫,也没有任何的痛苦,一切都是那么自然。

王平冷静的看着这一幕,他已经在思考着待会儿该怎么处理这具尸体了。

是找个地方埋了,还是关进自己父亲留下的安全屋里去?

不过就在此刻。

原本将要被肢解的西装男子突然脸庞扭曲,嘴巴张开,似乎在痛苦的呐喊,但是却没有丝毫的声音传出来,反而他的喉咙深处一下子变的通红起来,像是一簇早已熄灭的火苗被瞬间点燃了。

王平脸色骤然一变,他迅速的后退,因为他感受到了这火光的不寻常。

作为一个普通人他在火光的映照下竟觉得有些寒意。

火光越来越亮,似乎将要将这个西装男子整个被点燃,但是在他被点燃之前,王平的曾祖父和曾祖母的灵异袭击却已经完成了。

撕扯的声音响起,这个西装男子的身躯被直接撕成了两半,那即将被点燃的火光此刻却被压制了下去,再次变的黯淡起来。

要知道王家一代撕碎的不仅仅是身体,更是肢解了灵异。

“解决了么?”王平这才微微松了口气。

看来父亲留下的信息档案说的没错,自己王家的亡魂很凶,可以轻易的对抗其他的厉鬼,即便是放在灵异复苏的时代也是顶尖的一流。

倒下的死尸,此刻彻底失去了行动能力,不再有任何的反应了。

王平见此情景,让自己的爷爷奶奶,也就是王家二代的王陆夫妇所化的亡魂在这西装男子的尸体上搜寻起来,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线索,物件。

他记得有一些厉鬼手中是存在一些灵异物品的,那些灵异物品具备一些诡异的灵异力量,这些物品可以给驭鬼者带来很大的帮助。

可惜,这个具身穿西装的男尸并没有什么灵异物品,但是在它的上衣口袋里却找到了一张身份证明。

“这是黄金材质的名片?”王平眉头一动,略显诧异。

要知道灵异力量是没有办法影响黄金的,能用黄金制作名片,这就意味着这个西装男子并不是单纯的厉鬼,很有可能是驭鬼者。

小心的接过名片。

即便是过去了许多年,这张名片也依旧光亮如初。

“负责人—张雷。”

王平看见了名片的一行字,脑海一震:“怎么可能,这是和自己父亲一个时代的驭鬼者?”

他很清楚,六十年前为了对抗灵异复苏,每一座城市都会安排一位驭鬼者担任负责人,这些负责人的责任就是处理灵异事件保护城市还有居民的安全。

只是随着灵异时代结束之后,负责人这个职位也随之被取消了,而那些以前担任负责人的驭鬼者也迅速的销声匿迹。

没有人知道那些卸任的负责人去哪了,也没有人关心他们,他也觉得这些人应该是一个个死在了不知名的角落里,被时代给彻底吞没了。

“六十年前隐藏的东西都渐渐浮现了出来,看样子新一轮的灵异时代要出现了。”王平深吸了一口气,手中握着那张黄金名片,内心感觉到了强烈的不安。

如果灵异时代真的出现了,那么根据档案资料上描述,接下来所有人都将面临恐怖和绝望。

“不过,现在和六十年前不一样的是,这个时代多了一个人。”

王平随后目光一撇,他看向了旁边桌子上的一份报纸。

那份报纸应该是因为客人留下来的。

在那份报纸的正面上,清晰的印着两个大字......杨戬。

与此同时。

在一座长满荒草,树木,被遗弃了几十年的破旧小镇上,一个人的出现惊起了成片成片筑巢在老屋内的飞鸟,彻底打破了这里的宁静。

即便是过去了六十年,这里依然处于封锁状态。

除了野生动物之外没有人会来这里,而且也没有人知道这座被遗弃的小镇到底叫什么名字。

但是杨间知道。

在六十年前,这座小镇被称为白水镇。

本来是一座很普通的小镇,但是一次灵异入侵却让这座小镇变成了世界上最为危险的几处灵异之一,而且自那之后连身为队长的驭鬼者都不愿意靠近,只能迁移居民,封锁这片区域来隔离危险。

杨间独自一个人行走在废弃的道路上,他的身形模糊,仿佛不存在于现实当中。

伴随着他的继续前进,眼前街道上的景物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长满野草的道路消失,变成了一条延伸到远处黑暗深处的街道,街道上空无一人,干净整洁,左右两边高大的树木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簇簇不知名的野花,认真看去那些根本就不是自然生长的花朵,而是用各种颜色的纸折叠而成的纸花。

最为诡异的是左右两旁的建筑。

本来六十年的侵蚀那些建筑找就已经倒塌了,但是此刻这些建筑竟又恢复到了本来的样子,甚至有些建筑内还亮着灯,好像有人居住。

沿着黑色的马路前进。

渐渐的,路上竟开始出现了行人,那些行人漫无目的的游荡在路中间像是在等待着什么的到来。

伴随着杨间的出现,这些人竟开始不约而同的朝着他汇聚过来,并且原本有些模糊的脸庞也一下子变的清晰起来。

随意扫看一眼。

杨间在这些人群之中看见了许多的熟人:李军,曹洋,王察灵,周登......还有张伟,苗小善。

这些人都是他的熟人,只是那些熟人都已经死了。

因为只有死去的人才会出现在这些亡魂当中。

无数熟悉的人靠了过来,他们伸出一只只手,麻木的脸上仿佛透露出一丝渴望,渴望杨间能拉着他们带离这里,返回到现实世界当中去。

按照白水镇的传闻。

如果你能将死去的亡魂带离这里,那么亡魂就会在现实之中复活。

但传闻也仅仅只是传闻而已,真相是什么杨间一清二楚。

那些复活的亡魂根本就不是活人,只是厉鬼在模仿你记忆中的熟人罢了,而厉鬼的模仿是有时限的,随着时间的过去,那些熟人会逐渐变的陌生,变的诡异起来,最后和真正的厉鬼一般无二。

唯一相同的或许就是记忆中的那张熟悉脸庞而已。

杨间无视那些熟悉的亡魂,继续前进。

而那些亡魂无论怎么伸手,也无论怎么游荡,始终都不会阻挡杨间,也不会触碰他,哪怕前面有人拦路等靠近之后也会主动的避让。

这不是杨间动用了灵异力量,而是这条路上的亡魂被某种规则束缚了。

生死界限只能由活人打破,不能由亡魂打破。

继续深入。

远处的道路越来越宽阔,周围的建筑也越来越少,游荡的亡魂也从之前的密集变的稀疏了起来。

而就是在这么一个地方,一栋几十年都没有改变的木质老宅出现在了杨间的眼前。

六十年前他曾来过这里,只是那一次是为了救王珊珊。

但是六十年后杨间来这里并不是为了救谁,仅仅只是为了完成一个承诺而已。

他无视一切的危险,径直的进入木屋。

木屋内摆放着好几口棺材,有些棺材被打开了,有些棺材还处于闭合状态。

“我来了。”杨间冷漠而又平淡的声音回荡。

过了好一会儿。

在通往二楼的木质楼梯上,一个略显老态的声音做出了回应:“三年又三年,三年又三年,已经六十年了,你当初答应过要救我离开这里的,你违背了承诺,早知道是这么一个结果,我那一天就不应该帮助你们。”

“不,不对,你不是他,伱是那个.....鬼童。”

“都一样。”杨间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