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脉武者强大与否,不仅仅受到所传承的血脉等级影响,更多的则是血脉的浓厚和开发程度起着决定性作用。

就算拥有圣阶血脉,若是血脉淡薄,无法发挥出真正的力量,也只是水月镜花。

而即便拥有最低级别的灵阶血脉,一旦完全开发出来,其威力也不可小觑。

眼前的曹虎显然已经将巨猿血脉开发到了八成甚至九成的境地,举手投足间便拥有着六头猛虎之力。

若再加上炼体境巅峰的力量,他随意一拳就可以打出十五头猛虎之力的恐怖力量!

如此强悍的力量,几乎已能媲美真武境一重的武者!

不难想象,若是他一旦凝元成功,踏入真武境会是多么的强大。

这也是大陆上各大势力对于血脉武者重视的根本原因!

拥有血脉传承,就意味着同阶战斗中占据了先天的优势。

饶是前世见识过无数的血脉武者,在见到曹虎竟然能将血脉力量开发到这般程度时,曹欢心中仍禁不住暗赞一声。

嗖!

曹虎四肢齐动,化身猛虎,倏地扑击而来,锋利的指甲在阳光下闪烁着黝黑的光芒。

曹欢双臂一封,沛然大力传来,他脸色一变,顿时被击飞出去。

咔!咔!咔!

他连退数步,脚下青石块块碎裂,一抹鲜血自嘴角流出,赫然被这凌厉一击所伤。

曹虎得势不饶人,再度凌空袭来,半空中道道残影骤现,速度快到极致。

曹欢连连抵挡,不停后退。

十五头猛虎之力,宛若小山砸下。

青石板恍若豆腐脆弱不堪,一道道深达半寸的爪印遍及整个习武场,看的众人心惊胆颤。

在这样的力量下,曹欢仿若风雨中飘摇的小草,摇摇欲坠。

“哇哈哈,曹欢,敢和我们血脉武者做对,你死定了!虎老大,别杀死他,我要让他亲眼看到凌诗韵躺在我怀里!”

见此情景,曹豪一脸狰狞,状若癫狂,怨毒无比望着曹欢,恨意冲天。

旁观众人不禁摇头感叹,平民武者竟然妄图挑战血脉武者,这纯粹是活腻味了。

二人相斗声势浩大,不少家族武者受到惊动,纷纷向这边赶来。

距离习武场百米之外的一栋小楼上,一名双鬓斑白的中年男子负手而立。

他身着青色长袍,长发披肩,双眸泛着淡淡的红芒。

他的身后,一名老人躬身而立,炯炯有神的眼神正望着场中激烈交战的曹欢和曹虎。

中年男子轻笑道:“很久没有见到这么精彩的战斗了,炼体境的小家伙,能够打出这么浩大的声势,实在让我感到意外。”

老人笑着提醒道:“家主,那个叫曹欢的小家伙使用的似乎不是家族的功法。”

这中年人赫然是曹家的家主曹天奇!

听到老人的话,他摆摆手不以为意道:“这并不重要,他只要还是曹家的子弟,使用何种功法又有什么好追究的。不过这小家伙虽然身处劣势,但却慌而不乱,倒是让我感到奇怪,莫不是他还有手段反败为胜不成?”

老人认真的看了片刻,摇头叹道:“曹虎已经将血脉开发到八成,举手投足间拥有十五头猛虎之力,那个小家伙只有六头猛虎之力,就算他有手段,怕也难以挽回败局。”

曹天奇笑道:“那可不一定,不过这小家伙很不错,能以区区六头猛虎之力的力量抵抗曹虎这么久,倒也值得培养一番。”

老人笑了笑,没有反驳。

习武场上,曹虎攻势愈发凌厉,显然已彻底占据了上风。

可不知为何,却始终奈何不了曹欢,无论多么凌厉的攻击,都被他轻易化解。

“此子不简单啊,可惜他不是血脉武者,否则的话,我们曹家怕是又要多出一位少年天才了。”

静静的看了片刻,老人惊奇的感叹一声,似乎对曹欢不是血脉武者颇为遗憾。

曹天奇却是不以为然,淡淡道:“平民武者也不见得是坏事,家族中血脉武者难道还少吗?可为何这些年来从未有人成功破虚?”

老人默然。

作为家主最亲近的心腹,他心里清楚,这些年来,为了家族中能出现一名先天境强者,可谓是煞费苦心。

可直到现在,仍无人能够成功。

二人在楼上说着话,却不知正在激斗的曹欢不经意间扫了眼他们所站的小楼,眼中闪过一抹玩味。

蓦地,他脚下一软,似是力竭,狼狈无比的避过曹虎的一爪。

但迎面而来的一脚却再也避不过去,只好勉强伸手想要挡住那凌厉无比的一腿。

曹虎见状狂吼一声,全身力量凝聚在凌空一脚上,恶狠狠踢向曹欢脑袋。

看那副架势,显然是打算将他立毙当场。

旁观的众人见此情景,不由得皆是长长的叹了口气,不忍再看下去。

只是,任谁也没有注意到曹欢嘴角缓缓翘起一个好看的弧度,那分明是得意的笑容。

砰!

**碰撞声远远地传了出去。

众人望去,意料中曹欢被一脚踢死的情景非但没有出现,反而是他的手掌牢牢握住曹虎的小腿。

轰!

就在众人有些发怔时,曹欢已抡起曹虎恶狠狠砸在地上,发出沛然巨响。

习武场上,一个人形巨坑赫然呈现,看着这一幕,所有人目瞪口呆。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明明曹欢已抵挡不住曹虎的攻势,眼看就要被杀掉,可偏偏在这个时候,却突然发生了惊天大逆转!

所有人只觉得脑袋不够用,无法想象为何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而习武场中,曹欢却毫不停顿,单手提着曹虎,连续不断的将他砸向地面。

轰!轰!轰!

连绵不绝的巨响敲在众人心头,犹如暮鼓晨钟,声声震耳。

更让人感到惊骇的是,曹虎似乎没有半点反抗之力,任由着曹欢将他当成人棍,却没有半点反应。

顷刻之间,曹欢就已拎着曹虎砸了数百下。

饶是他已达到炼体巅峰,皮肉骨骼坚若金刚,也难以承受如此沉重打击。

一身骨头不知道碎了多少,鲜血从全身各个角落流出,刹那间就已染红了地面。

砰!

突然,曹欢拖着已人事不省的曹虎一路向西行去。

所过之处,血染青石,划出一道长长的血痕。

众人此时已从惊骇中反应过来,顺着他所走的方向望去,不由得愕然。

那里,正是曹豪所站之处。

曹欢黑眸如渊,长发飞舞,点点血渍溅在脸上,使他看起犹如魔神般恐怖。

得得得得……

曹豪早已被刚才那一幕吓得颤抖不已。

此时面对曹欢,更是吓破了胆,牙齿不断碰撞着,下身涌起一股热流,竟被吓得尿裤子了。

噗通!

他双腿一软,跪倒在地,哆哆嗦嗦求饶道:“曹欢,我错了,饶了我,我可以给你做牛做马。”

啪!

曹欢随手将曹虎丢在脚下,缓缓蹲在曹豪面前,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他附在曹豪耳旁。

“还记得我对你说过的话吗?”

他轻轻的问着。

曹豪面无人色,下意识的摇了摇头,但随即又不迭点头:“放了我吧,求求你。”

“呵呵!”

曹欢嘴唇几乎要贴在他的耳朵上,以蚊鸣般的声音说道:“我说过,再敢冒犯,就算整个家族保你,我也会干掉你。”

曹豪听着曹欢的话,心脏几乎停滞,慌忙张口就要大喊救命。

不等他喊出声,一只铁手就已卡在他的喉咙上。

他白眼一翻,无边的黑暗顿时将他吞没。

咔嚓!

曹欢轻轻放手,就见曹豪脑袋缓缓向后折去,眨眼间就已呈九十度弯曲,赫然是颈骨都被捏断了。

好狠!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脑中都闪过这样的念头。

任谁也无法想象,不可一世的家族年轻子弟第一强者会被一名仅仅只有六虎之力的平民武者打的生死不知。

更想不到曹欢如此心狠手辣,翻手之间,就杀掉了曹豪!

要知道,曹豪即使修为寻常,但也是血脉武者之中的一员。

这样的武者,即使再怎么寻常,其地位也不是平民武者能够相比的!

他难道不怕受到家族惩罚吗?

这样的疑问不仅仅盘桓在一众子弟心头,就连站在楼上静静观看这一切的家主曹天奇也同样不解。

“这小家伙手段毒辣,竟敢杀害血脉武者!”

眼睁睁看着曹豪被杀死,曹天奇脸色有些难看。

无论如何,曹豪也是觉醒了血脉的家族子弟。

这样的人,就算将来不成器,也能够为家族繁衍后代。

血脉武者的后代,相比于平民武者的后代,要有着更大的机率觉醒血脉力量!

可曹欢这一手下去,硬是掐断了这一脉的传承!

身为家主,饶是曹天奇颇为欣赏曹欢的杀伐果断,也禁不住悻悻不已。

“要不要我出手惩罚他?”

曹天奇身后,老人眉头紧皱,杀气涌动。

曹天奇一愣,愕然道:“为什么要惩罚他?”

老人杀意凌然,淡淡道:“虽然曹豪做事过分,竟然强抢同宗兄弟未婚妻,但家族血脉武者何等珍贵?小家伙出手未免太狠辣了些!”

曹天奇哭笑不得:“血脉武者又怎么了?不过是区区一个废物,死了便死了。若因此而惩罚曹欢,反倒显得家族不公。”

他突然发现没等自己说完,老人身上的杀气已消散无踪。

再看到他脸上的笑意,曹天奇不由得哑然失笑:“好你个福伯,竟然在我面前也玩起了心计。”

老人嘿嘿一笑,道:“这个曹欢,我喜欢,如果有机会,让他跟着我吧。”

曹天奇惊讶道:“你老人家可是近百年没收过徒弟了,想不到刚刚出关,就动了心思。不过你可能要失望了,这个小家伙刚才一瞬间爆发出十二头猛虎之力,所用的功法级别怕是已远远高于家族的功法,这样的人,可不是你我能够教出来的。”

老人想了想,失望的叹了口气,显然认同曹天奇的说法。

“不过,这个小家伙,我们还是要保护好,万万不能让他脱离家族。”

曹天奇蓦地抬起头,灼灼目光直视西南方向,脸色微微一沉:“最近三长老那边闹得有点不像话,福伯你去告诉他,寒山矿是家族的命脉,某些人如果再不知收敛,他就不要再经手矿上的事情了。”

老人同样抬头望过去,眼中闪过一抹深沉:“有人坐不住了,我们要不要出手?”

曹天奇轻蔑的冷笑道:“如果他连这么点困难都解决不了,也不值得我们花费心思了。曹豪还有家人没有?”

老人思索片刻,答道:“他父母战死,现如今只有一位叔叔,是寒山矿卫队的大统领。”

“又是寒山矿!”

曹天奇微微一顿,森然道:“杀了!”

老人微微躬身,道了声:“是!”

曹天奇突然眼神一凝,望向习武场,怔怔道:“这小家伙在做什么?”

老人抬头望去,脸色顿时变得精彩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