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过去了!

无论是擂台上的孙巍,还是擂台下观战的曹家众人,均没想到,如此突兀阴诡的一击,竟然会被曹欢避过。

这一剑的诡秘,就如正狂奔中,空无一物的道路上凭空出现一道绳索。

除非将肉身掌握到极致的先天境强者,寻常武者就算能够及时做出反应,可身体的本能却仍然会驱使着向前。

就连破虚巅峰的三长老曹光明都自忖措手不及下,也无把握避过这一击。

可偏偏曹欢竟然躲过去了!

无法解释究竟是怎么回事,所有人包括孙巍在内,皆瞠目结舌的仰望半空中那道挺拔俊秀的身影。

脑中只有一个念头:这家伙太幸运了!

如此诡秘的一击,能够避过,绝对是运气爆棚的结果。

没有人会相信,是曹欢凭借自身实力躲过去的。

“走了狗屎运的杂碎!”

曹光良身旁,曹虎恨恨自语。

擂台上孙巍也已反应过来,吊着的双眸满是狠厉和绝然。

他很清楚这式碧血蛇剑一旦暴露会是什么结果,十五年前一场****,曹家险些灭族。

从那以后碧血蛇剑就成为了曹家的禁忌,尤其家主曹天奇的妻子死于那场****中。

他偷偷修行这套剑法,曹家绝不会容他。

都是这个狗杂种!

孙巍阴冷的盯着曹欢,要不是他,自己怎会暴露?

就算被赶出家族,走之前也要将他杀掉!

他脚下蓦地一动,手中那柄软剑顷刻间泼洒出冷冽剑光,直冲向曹欢而去。

还来?

半空中,曹欢看着孙巍阴毒的剑式,不禁冷哂一笑。

这阴人真以为自己无法应对这套阴毒的剑法?

眼睁睁看着剑光泼洒而来,曹欢腰间用力一扭,巨大的力量带动身体在空中快速转变方向。

与此同时,他双拳轰然破开空气,一道虎首幻影炸裂在剑光之上。

轰!

气爆声中,剑光消散殆尽,曹欢的身影重重落在地面。

“小心面门!”

他正要回气,耳畔忽然响起一道微不可查的提醒。

曹欢悚然一惊,身体毫不犹豫的直挺挺倒了下去。

阴冷剑光无声无息从身体上方掠过,发出的寒意让曹欢毛骨悚然。

该死的,这是什么战技?怎地如此邪异!

刚才那一拳,明明已经破开了剑光,可谁曾想又一剑隐晦至极的攻来。

唯一的解释便是刚才那一剑中隐藏着阴毒的另外一剑,犹如子母剑似得,挡住一剑,另一剑却冷不防偷袭而来。

曹欢身体紧贴地面向远处滑去,心中暗叫好险。

若不是那道声音提醒,饶是他能看出这隐藏的险恶,以他目前的肉身修为,也难以避开。

这是哪个****创造的战技?简直堪称用心险恶。

冷汗顺着后背流下,曹欢心中悸动不已。

如此古怪阴毒的战技,饶是他上一世身为白虎星君时见多识广,也从未遇到过。

猝不及防下,险些着了道儿。

“不对,这套剑法虽然看似威力奇大,但还算不得战技!”

身形急闪再度避过孙巍的攻击,曹欢敏锐的意识到他施展剑法时并未动用真气。

他豁然省悟,这套如毒蛇般刁钻的剑法是走了极致的杀道,以肉身力量控制软剑的走势,爆发出瞬间一击!

戾气,浓烈的戾气,唯有心怀怨恨的人才能施展出这样阴毒的剑法。

可以预见,长期浸淫在这套剑法中,其性格必然偏激暴戾,长久之下只怕会变成只知杀人的疯子。

而这,不正是眼前这阴人的写照!

窥透剑法的奥秘,以曹欢的见识岂会再被孙巍伤到?

他沿着擂台快速绕圈,心中盘算该以何种手段一击必杀。

真武龟蛇剑一旦施展会引起天地元气变化,动静太大,不合适。

天妖谷的裂云拳需天妖解体第三层方能施展。

这样说来,唯有那一套战技了!

曹欢一脸平静,黑眸中光芒乍现。

擂台下方观战的人群不晓得曹欢正在酝酿反击,见他连连躲避后退,再度哗然。

“炼体境终归修为太低,就算能瞬间提升实力,也难以对抗真武境武者,曹欢这家伙危险了!”

“那孙管家施展的是什么剑法?怎么我脖子有股冷飕飕的感觉?太阴毒了!”

“哼,谁知道呢?反正我曹家绝不会有这样的剑法,看那剑势,修行之后只怕会影响心智!”

“好不容易出现一个厉害的平民武者,就这么被毁掉,某些人实在欺人太甚了!”

……

不少家族子弟都忍不住对曹欢报以同情,言语中暗暗向三长老草光明发泄着不满。

当然,曹光良在家族中威势赫赫,众人即使满腹意见,也只能指桑骂槐。

饶是这般,也引得曹光良身旁的曹虎以及一众武者怒目相向。

曹光良一把按住羞怒交加想要出手的曹虎,摇头道:“曹欢一死,一切就结束了,没必要节外生枝!”

曹虎从愤怒中惊醒,不禁有些脸红,羞愧的想道:还是爷爷想的透彻。

无论在场的曹家子弟们有多大意见,只要曹欢那狗杂种被孙管家击杀了,他们也只能将意见藏在心里。

事不关己,谁愿意平白无故的得罪家族长老?

曹欢不过是一个无依无靠的平民武者罢了,或许有些运气,得到一些奇遇。

可一旦死了,就是死了,过些日子或许家族中这些人连他的名字都不会记得。

而若是曹虎此时发难,反倒给了一些对爷爷不满的人生事的借口。

曹虎并不清楚孙巍施展的那套碧血蛇剑会带来什么样的风波,也不清楚他的爷爷曹光良已经开始发愁,不知该如何解决此事。

望着擂台上陷入劣势的曹欢,曹虎心中那股气已出了大半。

再强大的炼体境武者,也仅仅只是炼体境武者罢了!

他禁不住呵呵笑了起来。

就在这时,擂台上曹欢传来一声长笑:“创造这套剑法的人也算是另辟蹊径的天纵奇才了,只可惜走了邪道!”

话音未落,他双手忽然摆出一个奇异的姿势,浓烈的锋锐之意霍然在所有人的感知中冉冉升起。

破军星枪!

曹欢此时的姿势,宛如一柄长枪,在孙巍变换招式的刹那,带着无可披靡的锐气直刺过去。

给人的感觉,好似他整个人已变成了一把锋利无匹的枪尖,倏忽之间便已刺入到孙巍的怀中。

噗!噗!噗!

**碰撞声连绵不绝,在所有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只见孙巍的后背爆出一团团血花。

孙巍一脸愕然,手中软剑高举,似乎想要刺下去。

可还未有所动作,就已被曹欢连连重创。

妖艳的血花在阳光下呈现出灿烂的光泽,可见到这一幕的曹光良等人的心却陡地沉入到深渊。

曹虎脸上的笑容霎时间凝固,不敢置信的看着擂台,喃喃道:“怎么可能……”

是啊,怎么可能!

明明只是炼体境武者,明明落入下风即将战败身亡,却偏偏奇迹般的翻盘了!

这是明晃晃的逆袭啊!

擂台上的孙巍更是又惊又怒,被曹欢近身重伤,他的感觉最为直接。

只觉得曹欢那对双手犹如两柄大枪的枪尖,锋锐的贯穿了他的身体。

冰冷的感觉由胸口迅速传遍全身,孙巍清楚的知道自己的生命正在快速消逝。

他那张能够止住小儿夜啼的脸上露出复杂的神色,低头望着贴身的曹欢:“你是怎么做到的?”

擂台下除了曹光良以外,所有人都为这个突兀的问题搞的茫然不已。

曹欢却清楚孙巍的意思,他选择突破的时机恰好是孙巍变幻招式的缝隙,但这不代表孙巍就没有防御。

这套邪异的剑法,每招每势都暗藏子母之势,即使变幻招式,也不会轻易被人突破防御。

然而曹欢却竟然做到了!

别说孙巍不解,就连脸色阴沉似水的曹光良也看不明白。

“区区一套不入品的剑法,很难破解吗?”

曹欢傲然后退,看着孙巍眼中的疑问,不禁摇头失笑。

他知道孙巍将自己刚才使用的破军星枪当成了虎咆拳,事实上这也是他刻意带给别人的错觉。

破军星枪是白虎真解中唯一的战技,威力达到极致时,可引动星宿之力。

这样逆天的战技,曹欢如何敢暴露出来,他费尽心思才将枪式隐藏在了虎咆拳里。

孙巍炽热的盯着曹欢,等待着他的答案。

只可惜,曹欢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透露实情。

他那双形若哭状的眼睛中,光芒渐渐黯淡,随后便没了神采。

死不瞑目!

曹光良站在擂台下,怔怔地望着孙巍的尸体。

这位陪伴了他三十年,忠心耿耿的仆人死不瞑目的站在擂台上,白透了的鬓角仿佛在告诉他,老奴从此以后不能再为你效力了!

两行血泪不知不觉间自迸裂的眼角落了下来,曹光良那双充满威严的眸子里此刻已完全被深深的怨恨所占满!

这是他最忠心耿耿的仆人!也是他最值得信任的老兄弟!

否则的话他也不会将曹虎托付给孙巍照顾!

然而如今,这位与他生死相依的老兄弟竟然被一个只有炼体境的狗杂种给杀了!

曹光良心里狂暴的想要杀人,可脸上却漠然一片:“孙管家死了,无论生前有何过错,都已逝去!虎儿,去给你孙伯伯磕三个头,收敛他的尸体!”

他猛地转身,深深瞥了眼不远处的小楼。

别人或许感觉不到,可他却知道,那里隐藏了一位让他顾忌的人物。

他大步走着,没有回头去看曹欢,因为他清楚自己一旦回头,就会忍不住用最暴虐的手段将这个小杂种杀死!

“有那个恋栈权位的家伙在一旁,自己绝不能动手!”

“曹欢,一个小小的平民武者,老子早晚要把你撕碎了!”

曹光良死死克制着心头的怒火,转眼间消失在了广场之上。

曹虎一步步走上擂台,同样看也没看曹欢一眼。

同样一个地方,他被击败,孙巍被杀,早已注定了二人之间你死我活的局面。

曹虎知道曹欢既然能够击杀孙伯,他绝不是对手,所以他竭力控制住恨意。

咚!咚!咚!

三个沉闷的响头之后,额头带血的曹虎扛起孙巍的尸体,头也不回离去。

黑眸中泛着冷漠的曹欢,望着曹虎背影,淡淡道:“曹虎,请转告三长老,我曹欢谢谢他了!”

谢什么呢?自然是谢他安排曹欢进入绝鸟谷名单。

曹欢的意思很清楚,杀了孙巍,就是对三长老的感谢!

曹虎脚步一顿,随后以更快的速度离去。

“明明是三长老一脉欺人太甚,怎么看他们的表情,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似得?”

人群中看着这一幕,有人疑惑。

身旁同伴冷笑道:“有些人身居高位久了,便有种天地都要围着他们转的错觉。他们自以为欺压别人无错,受欺者一旦反抗,他们反而觉得该死!”

“却不知,没有人是瞎子,摆出一副悲情牌,也不过是为了掩饰接下来更加狠厉的欺压报复而已!”

“我怎么觉得,你比曹欢那家伙还毒舌……”

“滚你娘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