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体、真武、破虚后天三境,归拢起来实质便是身、气、意三个阶段。

身为根,气为枝干,意为脉络。

根茎越强壮,枝干就会越旺盛,以此推之脉络则会越粗!

而身体如何才能强壮?这其中有先天因素,也有后天锤炼手段高低之分。

白虎真解之所以强大,便在于以此手段锤炼的肉身,巅峰时可拥有十八头猛虎之力。

这是纯粹的肉身力量,并非真气加成!

而即便是能够调动天地元气锤炼身体的三品战技真武龟蛇剑,肉身极致也不过只有十五头猛虎之力。

由此可见白虎真解锤炼出的肉身是何等的****!

要说综合战力,即使拥有破军星枪和真武龟蛇剑乃至追风踏云身法战技等强大战技,曹欢自忖绝非眼前这名实力已达真武七重的汉子对手。

真气加成所带来的力量着实可怕,相当于七十头猛虎之力的恐怖力量,就算曹欢全力催动天妖解体**,也只是被秒杀的结局。

然而这家伙竟然主动放弃真气加成的优势……

曹欢笑的很欢乐,这年头主动找虐的傻货可不多见啊。

他并没有立刻答应,面露犹疑:“你要和我比拼肉身力量?这样不妥吧?万一把你伤了,你恼羞成怒怎么办?”

扑哧!

霸王还没反应,赵芷已当先笑出声,一脸不屑道:“凭你这副德行,也想伤到霸王?不敢和霸王对战直说便是,何必推三阻四?”

她对刚才的事情耿耿于怀,巴不得霸王将这小子教训一顿。

霸王哑然失笑:“战斗哪有不受伤的道理?若被你伤了,也是我咎由自取,与你无关!”

曹欢想了想,摇头道:“还是不行!你已达到七重化罡境,逼急了一道罡气出来,以我的修为如何能够抵挡?”

赵芷看着曹欢一脸认真的模样,已经笑的肠子都快断了:“霸王叔叔快动手吧,否则芷儿要笑死了!”

霸王皱着眉头,不悦道:“我只是见你肉身强悍,想要领教一番,推三阻四的,曹欢你到底是不是男人?”

曹欢哪会受他所激,淡淡道:“是不是男人,你说了不算!绝鸟谷的统领们既然将我分到这里,无论有没有资格进入紫陀兰小队,你也没资格将我赶出去!既然如此,我又何必辛辛苦苦和你打斗?”

“少啰嗦!你不动手,我就动手,哪有那么多理由?”

霸王不耐烦从怀中掏出一枚巴掌大的精致令牌,扔给曹欢:“这玩意你应该认识吧?”

曹欢端详片刻,令牌不知是何种材料打制的,一面刻着一头仰天咆哮的猛虎,一面刻着‘袁林’两个大字。

袁林应该就是霸王的本名,那头猛虎所代表的想必是曹家。

曹欢摇摇头:“这是什么?一枚破令牌有什么用?”

“这里面是我积攒下的贡献点,共有三千二百点,不要告诉我你连这个都不知道!”

霸王紧皱眉头,一脸不悦:“若我动用罡气,这里面的贡献点全部归你!”

贡献点!

曹欢眼睛一亮,连曹允儿那么邪气的小娘们都一本正经告诉他贡献点有大用,可见其何等珍贵。

他毫不犹豫将令牌揣入怀里,“很好,出手吧!”

一旁的赵芷听到霸王的令牌里竟然有如许之多的贡献点,双眼冒着小星星,口水流满下巴。

霸王哈哈一笑,也不见有任何蓄力的动作,脚下蓦然一跺。

地面仿佛都晃了晃,他庞大的身躯竟然没有半点笨重迟滞的感觉,犹如一道狂风霍然直奔曹欢而去。

轰!

震耳欲聋的气爆声中,醋钵大的拳头轰然直抵曹欢面门。

十二头猛虎之力!

这一拳所蕴含的力量竟然达到了十二头猛虎之力!

曹欢心中微惊。

难怪霸王想要与他较量**战力,这大汉要么天赋异禀自幼身怀巨力,要么修行了强大的炼体功法。

能够将肉身力量提升到十二头猛虎之力的功法,至少也是五品以上的战技,就算曹家也拿不出来,霸王自是更不会得到。

最大的可能是他天赋异禀!

曹欢脑中快速闪过念头,心说无论这名大汉与自己对战的目的是下马威,还是心怀恶意,自己都要干脆利落的将他击败。

唯有如此,才能在这个实力强悍的紫陀兰小队站住脚!

他眼中寒光乍现,在巨大的拳头逼临面门的刹那,右手霍然挡在脑门。

嗯?竟然如此托大!

霸王出手虽然狂暴,但战斗经验丰富至极,见曹欢动作,便知他想以手掌挡住自己的拳头。

铜铃大的眼眸泛起淡淡的讥嘲,他拳头蓦地加速,如流星般砸了过去。

砰!

沉闷的**碰撞声响彻谷口,赵芷讥笑道:“这小子当真是自不量力,竟然妄图硬碰硬……”

话还没说完,就看到霸王那庞大的身躯骤然飘了起来,而后重重摔落下去!

呼——咚!

坚实的冰封地面轰然爆出无数冰渣,赵芷只觉得脚掌发麻,身躯都快被震得跌到。

但她此刻却顾不得其他,目瞪口呆的看着霸王几乎没有任何反抗之力被曹欢扔出去,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这,怎么可能!

不止是赵芷,正在木屋中用灵觉感应冰谷入口情况的大姐头崔玲珑脸色骤变,霍然推开房门走了出去。

军师和韩盈盈一脸难以置信紧随其后,韩盈盈喃喃道:“霸王天生神力,怎么可能会败在曹欢手上?”

三人匆忙赶向谷口的时候,曹欢已如闪电般直追霸王身后。

被突如其来的巨力甩飞的霸王暴吼着刚刚起身,就迎来了曹欢狂风骤雨般的攻击。

砰!砰!砰!

连绵不绝的拳脚划出无数道残影,噼噼啪啪的落在霸王的身上。

不给他半点反应的时间,刚刚起身的霸王瞬间就再次被撂翻。

霸王气的连连狂吼,可任凭他百般抵挡,仍抵抗不住曹欢的攻击!

不!这已经不能称作攻击了,而是明晃晃的虐打!

十四头猛虎之力完全爆发出来,看似与霸王的十二头猛虎之力相差不多。

但两千斤的差距,又岂是能够小觑的?

碾压!完全的,没有任何悬念的碾压!

曹欢这一刻就犹如一头人形暴龙,狂暴的力量让霸王根本没有半点反抗的能力。

转瞬之间,他那一向引以为自豪的强大肉身已变得淤青一片。

曹欢出手凌厉果决,他打定主意速战速决,雨点般的拳头尽可能向霸王的脸上招呼。

就见到霸王的脸蛋如吹气般肿胀起来,令人不忍直视。

霸王气的七窍生烟,可面对碾压他的**力量,没有半点办法。

蓦然间,他暴吼着挥舞拳头,一道金色罡气以他为中心爆发开来。

“霸王,住手!”

“不可!霸王快停下来!”

已经奔至谷口的崔玲珑和军师同时面色惨变。

罡气!这该死的霸王,他竟然恼羞成怒释放出了罡气!

用膝盖想,都能知道,只有炼体境的曹欢无法抵抗真武七重的强大罡气!

真气化罡可不是说着玩的,一旦踏入真武第七重,真气就会进一步凝练化为罡气。

罡气锋锐无匹,无坚不摧,就算钢铁之躯也会被活生生撕裂。

别说是曹欢,即使只相差一重的真武六重武者,面对罡气的强大威力也只能是被秒杀的结局。

这是阶位带来的强大压迫力!

崔玲珑脸色铁青。

击杀曹家子弟的后果无可估量,饶是她已达到真武巅峰,也不敢轻易对曹家子弟出手。

否则这半年来她何须忍辱负重,甚至心中已有决断,待完成那个该死的任务之后就离开绝鸟谷!

她几乎来不及思考,身影如风一般疾掠,想要在生死一线之际将曹欢救出来。

然而罡气的速度奇快无比,崔玲珑全力爆发,若在近前或许还有一丝机会救出曹欢。

可她身在十米之外,就算倾尽全力,也力有未逮。

眼眸中露出绝望之色,崔玲珑当机立断转换方向,一把抓住赵芷对身后的军师和韩盈盈吼道:“走!”

韩盈盈和军师跟随崔玲珑已有多年,配合默契无比。

见崔玲珑的动作,就已知晓这位大姐头在忍受绝鸟谷防线那位大人物百般刁难之后,终于被霸王即将击杀曹欢引来的危机逼至绝路。

二人心中大骂霸王,身影已紧随崔玲珑向远处疾掠。

就在众人狂奔的瞬间,一道身影蓦地冲天而起,金色罡气自脚下破入虚空,发出连连爆响。

“霸王,你输了!这些贡献点归我!”

那道身影在空中暴喝,而后重重落在地上,大口大口喘气,汗珠自额头滴落在地面。

疾奔中的崔玲珑四人身影猛地一滞,不可思议回过头,就看到曹欢一脸疲惫半蹲在地。

躲,躲过去了!

崔玲珑瞪大了眸子,看着曹欢那张疲惫却依然带着文秀气质的脸蛋,她恨不得冲过去将他亲上一口。

韩盈盈重重地拍了下大腿,又用力掐了下,茫然道:“我是在做梦吧?这小子竟然连罡气都避过去了……奇怪,怎么不疼……”

军师和崔玲珑眼神一下子变得戏谑起来。

突然,一声尖锐的惨叫响了起来。

就听到赵芷带着哭腔骂道:“死盈盈,臭盈盈,你掐的是我的大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