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语堂没想到曹欢竟拥有不逊于他的强大力量,他反应也是极快。

在曹欢将他抡起砸入地面的瞬间,狂暴的罡气已从口中喷射刺向曹欢双眸。

曹欢偏头避开时,他双爪前端的指甲忽然划过他的手臂。

嗤!

鲜血喷洒而出,借着曹欢受创松手的机会,曹语堂一拳轰向曹欢双腿。

“倒是有些本事,难怪能在年轻一辈中称雄!”

曹欢看都不看手腕的伤口,鲜血刚喷出几滴,便感觉到伤口四周的皮肤骤然紧缩。

而后那伤口缓缓蠕动,竟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恢复!

这就是无缺战体!不但肉身无垢,恢复速度也远远超越寻常武者。

一旦修至极致,可断指重生,滴血重活!

当然,想要修行到这样的程度,不知要耗费多少年的功夫。

但有了好的开头,难道还会担心未来吗?

曹欢眼帘低垂,望着散落一地的骨灰,只觉得胸中愤怒难以抑制。

他冷冷的盯着曹语堂,一言不发。

曹语堂一击未果,丝毫没有半点气馁的模样,长满长毛的脸上露出狰狞笑意:“有趣,纯粹到极致的肉身力量,曹欢,如果你能将修炼肉身的法子传授给我,我可以留你全尸!”

“如果你能自尽,我也留你全尸!”

曹欢毫不犹豫冷笑,要多么自负,才能说出如此不知羞耻的言语!

他抖了抖手腕,沉声道:“你我都知道没有这个可能,所以,不要废话,动手吧!”

曹语堂血色的眸子打量曹欢好一会,认真点头:“很好,为了表示尊敬,我会将你撕成碎片!”

轰!

他气势勃发,如狂风般冲向曹欢。

曹欢低吼一声,毫不畏惧迎上,二人肉身相搏,出手的瞬间就已陷入到最激烈的搏杀状态。

……

小镇的一间屋子,曹允儿刚刚收起一件精美的玉钗,忽然若有所感,如一阵风似得冲出房屋。

与此同时,曹青和曹野也从另外的屋子钻出来。

见到曹允儿,正要打招呼,便见她飞快无比的向镇子边缘冲去。

“曹语堂那野兽与曹欢战斗,去看看他们谁会被干掉——”

曹允儿声音未落,身影已出现在十米之外。

二人面面相觑,曹野蓦然喝道:“好狠毒的小娘们——我也去看热闹!”

他紧随其后,速度竟然比曹允儿还要快上几分。

曹青目瞪口呆的看着二人消失在视线之中,不禁苦笑:“这些年苦恋允儿,我是不是错了?”

摇摇头,他看到曹拓一脸茫然的走出屋子,拉着他胳膊便追了上去。

木屋前,两道身影犹如怪兽,凶猛的碰撞厮杀。

鲜血横飞,沉闷的**碰撞声令人发麻。

九品战技虎形散手是强大的近身战技,又有巨猿血脉加成,曹语堂的力量达到令人恐惧的十象之力!

这已超越了真武巅峰的极限力量,甚至比起破虚一重的武者,所差的也不过是武道意境而已。

破虚一重武者初入破虚,对于武道意境的领悟远远谈不上完善,面对曹语堂的凶猛彪悍,只怕也只有折戟沉沙的份儿。

不过曹欢也毫不逊色,九象之力的无缺战体,强悍到****的恢复能力,让他与曹语堂凶猛厮杀丝毫不落下风。

如不是生命潜力消耗太甚,曹欢已无法发动天妖解体,此刻瞬间就能将曹语堂秒杀掉。

二者就像是两头势均力敌的恐怖荒兽碰在一起,那种残暴和狂霸,看的人惊心动魄。

砰!

曹欢拎起路边一块巨石,猛不丁砸在曹语堂的头上,粉尘飞舞,随时乱溅。

曹语堂周身毛发释放出一层血光,挨了一记巨石竟然连油皮都不曾擦破。

他动作也是极快,同样拎起一块巨石,轰然砸在曹欢的腰上。

巨石碎裂,曹欢同样毫发无伤。

二人杀意凛然的互相盯着对方,再度如猛兽般碰撞到一起。

站在一旁看热闹的曹允儿见此情景俏脸一变,喃喃道:“怪物,两个大怪物!”

跟在其后的曹野也咋舌不已,那巨石怕不是要有万钧之重,可这两个家伙竟然拿起来互相砸着玩。

看他们生龙活虎的,似乎巨石砸在身上,不过是挠了个痒痒而已。

如此强悍的肉身,曹野想到先前向曹欢提出挑战,被曹欢无视自己本还有些不忿,如今看来,自己还真是幸运。

若曹欢计较起来,无须费多大力气,只要这么大的石头砸过来,自己只怕立时就翻着白眼晕过去了!

曹青和曹拓同样目光闪动,曹拓曾被曹欢一巴掌拍飞出去,这段时间刻苦修炼,还想着报那一巴掌之仇。

如今见到曹欢如此****,与那头大猩猩战成一团丝毫不落下风,便知道,曹欢的进步远远超过了他。

家族有这两个家伙,是幸运,可对于他们这些出色的年轻子弟来说,却又是最大的不幸。

曹青喃喃叹息:“曹语堂这一个****笼罩在头顶,就已经让人绝望了。老天,这下子又多了曹欢,日子没法过了!”

曹野和曹拓同时叹了口气,深以为然。

曹允儿却俏脸逐渐变得兴奋起来,突然大喊道:“语堂大哥,只要你干掉曹欢,先前一直拖着的婚约,我马上就答应下来!”

……

三人吓了一跳,如同见鬼似得望向曹允儿,只听曹允儿压低了声音笑嘻嘻道:“当然了,你干不掉曹欢,婚约的事情就黄了!”

三人哑然,他们与曹允儿也算是青梅竹马,互相了解甚深。

曹允儿作为家主曹天奇故去的三弟之女,在家族中身份地位高贵超然。

尤其曹天奇自妻子亡故后便一直未续,膝下无子的他将曹允儿视若己出。

太上长老曹雄见曹允儿出落得如清水芙蓉,便向家主曹天奇提议,将曹允儿许配给当时已经崭露头角横扫家族众子弟的曹语堂。

曹天奇当时并未表态,但正是他没有表态,让太上长老曹雄和曹英杰认为曹天奇有此想法。

当其时血脉武者已然逐渐占据了家族中各个重要位置,以三大太上长老为首的特权阶层强力打压平民武者。

而家主曹天奇态度暧昧不明,既因为妻子之死对平民武者毫无好感,由得他们推动补充家规。

将年满十八岁,不曾觉醒血脉,又未能达到炼体六重修为的平民子弟清理出族谱。

与此同时,他又不断提拔一批如曹云雄、曹武峰等修为强大的平民武者成为家族统领执事。

这些平民武者占据了内务堂和卫队等关键位置,掣肘血脉武者们,让他们无法将平民武者完全清扫一空。

曹春光作为曹英杰亲侄儿,又是强大的血脉武者,向来与三长老曹光良同为血脉武者中的顶梁柱。

他的儿子曹语堂若能与家主视若己出的曹允儿联姻,自然便可改变家主大人的立场。

只可惜每当三大太上长老提出联姻时,曹天奇便以各种理由敷衍。

曹允儿更是嬉笑怒骂,偏偏不松口,让众人束手无策。

此次安排曹允儿前来历练,实则便做着让她与曹语堂接触一番的打算。

若她一见倾心,自是最好。

即使不动心,众人也有着另外的谋划。

这些人却没想到,曹允儿早在来的路上就已与曹欢暗自达成协议。

曹野和曹青身为曹允儿挚友,自然清楚曹允儿的打算。

不过曹青暗恋曹允儿,正巴不得她与曹语堂一拍两散,自不会透露出她的想法。

曹野的性子与曹语堂相仿,是狂热的战斗狂人,寡言少语。

不一样的是曹语堂近十年来一直在绝鸟谷防线与荒兽厮杀,杀性极重。

曹野酷爱战斗不假,却不爱杀人。

曹允儿对曹语堂这么一说,曹青和曹野立时就猜出这邪气凛然的女人给大猩猩挖了个大坑。

曹欢这几个月来突然崛起,以平民武者身份对抗血脉武者,未尝遭遇一败。

如今见他如荒兽般与曹语堂血腥厮杀,丝毫不落下风,便知道这家伙潜力无穷。

曹语堂击败曹欢或有可能,可干掉曹欢,却未免有心无力了!

三人皆知曹欢拥有一套能让实力临时暴增的法子,此时曹欢仍未使出。

一旦使出来,二者谁胜谁负,还真说不好!

曹语堂不清楚曹允儿的邪恶心思,他性子狂野,对女人有着先天的占有欲。

在绝鸟谷中,不少漂亮的女武者就曾遭到过他的毒手。

曹允儿如此清纯可人,在知道父亲曹春光和家族长辈们的打算后,他早就想将之收入帐下。

听到曹允儿的话,他精神大振,暴喝道:“热身结束,曹欢,你给老子死去吧!”

轰!

强大的气血自体内滚滚流淌,以至于身体中传来大河流动的声响。

寸许长的毛发再度变长,使他看起来犹如魔神般恐怖。

一道道金色罡气突兀至极的从全身毛孔喷薄而出,转眼间在他手上凝结。

恐怖的气势铺天盖地,看的所有人都禁不住屏住呼吸。

这家伙,竟然修成了血脉神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