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婶这是想死我了?甫一见面就如此亲热!”

曹欢哈哈大笑,不闪不避单手直迎长剑,口中连连调笑。

这三人,正是当日在天歌黑市遭遇,被他阴了一把的寒山器宗的罗艺与若华仙子师兄妹,以及萧家的萧少阳。

见到曹欢,罗艺愕然不已。

萧少阳则脸色阴沉,他已认出眼前这可恶的小子便是当日怂恿曹渊出手的家伙。

若华仙子激烈出手,二人反应不及,却也没有出手阻拦。

在他们看来,一个区区炼体境的小家伙,修为精进到真武八重的若华仙子必定手到擒来。

然而下一刻二人便同时怔愣当场。

只听当的一声,赤手空拳的曹欢非但没有被若华仙子势若雷霆的一剑斩断了手臂,反而将长剑荡开。

若华仙子虎口震裂,长剑脱手而飞。

好强悍的**!

二人震惊。

“真武巅峰的无缺战体果然能够抵御玄兵!”

曹欢面露微笑,手臂上一道伤口快速合拢。

他之所以选择以肉身对抗玄兵,目的便是想要测试一下如今的身体强度,结果让他很满意!

“不过这也是因为若华仙子真气被压制,玄兵没有被真气激活全部威力的缘故!”

曹欢暗忖,玄兵中的法阵未被激活,虽然比凡兵锋锐更盛几分,但缺少真气的加成,也只强出一筹而已。

眼前这女人若催发真气,自己的肉身只怕无法承受。

曹欢很有自知之明,血肉之躯并非无法抵抗真正的玄兵力量,但以他目前的真武巅峰的阶段却还相距甚远。

与若华仙子碰撞一记,让他明白以如今肉身的强度,凡阶武器几乎难以破开他的防御。

这样的强大肉身,已远超过前世白虎星君的**强度。

曹欢目光扫向面色各异的三人,笑道:“这位罗大叔该好好管教一下若华大婶了,见面就砍砍杀杀的,这哪儿是朋友之道?”

“我们似乎还不是朋友吧?”

罗艺上前拉住羞愤恼怒的若华仙子。

他能看出眼前这小子肉身战力强大,至少在这处荒界,失去真气加成的师妹不是这小子对手。

玩味的笑了笑,他打量曹欢,讶然道:“区区月旬时间,曹小弟修为竟然精进如斯,着实叫人惊讶!但就算你实力有所进益,也不过是炼体境武者罢了,如此当面挑衅,莫非曹小弟以为我们奈何不得你?”

话音虽淡,但其中蕴含杀意却叫人不敢轻视。

很显然,罗艺也被曹欢一口一个大叔大婶叫的恼火。

他与若华仙子虽然年近三十,可对于武者,尤其是大宗门的弟子来说,这个年龄才算是风华正茂,年轻有为。

偏偏受到如此****,换作是谁都会感到愤怒。

萧少阳眯着眼睛,冷冷道:“罗师兄何必与他废话,炼体境武者再强大也不过是只大号蝼蚁,一脚踩死免得受他呱噪!”

若华仙子一言不发,但眼中的愤恨却显示出她对曹欢恨之入骨。

曹欢哪会管他们的想法,从当日若华仙子明知道那玄龟壳价值不菲,仍然坐视萧少阳欺行霸市,就能看出这所谓的大宗弟子也不过如此。

反倒是罗艺镇定冷静叫他暗自警惕。

曹欢见罗艺虽然语出威胁,但依旧没有动作,便知他固然动了杀心,但在荒界却绝不会与他交手。

颇有些遗憾的咂咂嘴,戏谑的望着萧少阳:“萧兄既然放言要一脚踩死曹某,何不现在就试试?说不定你一脚下去,我就变成肉泥,也不会继续呱噪了!”

萧少阳忌惮的瞥了眼曹欢的手臂,他看的分明,刚刚若华仙子的一剑虽然没有斩断这厮的胳膊,但也留下了伤口。

可是说话的功夫,他的手臂竟然完好如初。

无比恐怖的恢复力!

他内心震撼,脸上却露出不屑之色,冷然道:“曹欢,你惹下大祸了!荒界中我不会对你出手,以免引来荒兽觊觎,待出了这里,你我再作计较!”

罗艺则深深地看了眼曹欢,笑道:“英雄出少年,希望你能活着走出这里!师妹,少阳兄,我们走!”

他拉扯着面露怨恨不情不愿的若华仙子当先离去,萧少阳森然盯着曹欢片刻,才冷哼一声紧随而去。

望着三人背影,曹欢眼中闪过一抹忌惮之色。

他刻意挑衅三人,做的打算便是借荒界的压制,虐他们一顿出口恶气。

当日他修为不如人,无奈才会鼓动曹渊出手。

但胖子与他何等交情,不说其他,单是近十万两银子的药材,就帮了曹欢大忙。

这三人在天歌黑市未占到便宜,可终归令人厌恶,有机会教训一顿,曹欢自不会放弃。

可惜无论罗艺还是萧少阳竟然均是心性隐忍之辈,被他如此挑衅,仍克制住出手的冲动。

看来能在宗门和家族中拼杀出的佼佼者,的确有出众之处。

“出了这里再做计较?”

曹欢喃喃自语,不禁笑了起来。

三人中显然有人对荒界颇为了解,并没有贸然对魔羚群出手,反而绕开一个大圈,向草原深处进发。

曹欢盯着三人背影,直到消失不见,才一脸战意,赤手空拳冲入到魔羚群中。

轰!

大力牛魔拳挟带着惊天气势,狂暴无匹的击中一头魔羚,只见那头魔羚眼露愕然,下一刻爆成漫天血肉。

其余十几头魔羚大惊,周身涌起刺目金光。

咻!咻!咻!

三十余道金光铺天盖地冲向曹欢,所过之处,漫天草叶飞舞,煞是壮观。

曹欢先前见识过这些金光的强大破坏力,脸色一肃,双拳虚空狂击。

一道道拳影划开空气,夹杂着气爆直冲向漫天金光,二者临空相撞,宛如气球泄气的声音连绵不绝。

果然够锋锐!

曹欢突然见到那些金光刺破拳影,依然以不可抵挡的速度疾掠向自己,眼中战意冲天。

“爆!爆!爆!”

他连续暴喝,每喝一声拳头便砸中一道金光,转瞬间袭向他的金光便被彻底击碎,化为元气消散。

而此时,他的双手已完全被鲜血染红!

“竟然能破开我的防御,这些元气聚集的金光威力竟是如此强悍!”

曹欢脚下一蹬,不容魔羚群再度酝酿金光攻击,便已扑入其中。

砰!

他猛然一拳轰碎一头魔羚脑袋,而后便如虎入狼群。

魔羚群是五阶荒兽不假,但它们终究是食草荒兽,性子温驯。

比起同样阶位的食肉荒兽,战力相差极大。

没有充裕的时间酝酿金光,它们就如砧板上的肉般,任由曹欢宰杀。

不到盏茶的功夫,十多头魔羚便被屠戮一空。

曹欢将它们头上的角和兽晶取下,便毫不停留向草原深处奔去。

过了片刻,十几头秃鹫自空中掠下,纷纷叼起魔羚尸体消失在天际深处。

——

“曹欢与荒兽动手了!”

远处,感觉到草原上元气动荡,罗艺神色微动:“应该是魔羚群,那些五阶荒兽实力不逊于若华师妹!”

“魔羚群有什么了不得?若不是二位师兄和师姐不欲做无谓搏杀,先前就已将它们灭掉了!”

萧少阳酸溜溜的说着,魔羚角可是好东西,无论用以炼丹还是炼器,都不比当日遇到的玄龟壳价值低。

只不过魔羚战力虽然不强,但聚在一起却叫人恐惧。

荒兽一旦踏入四阶,便能自发引动天地元气。

魔羚群是五阶荒兽,引动的天地元气更多,通过魔羚角释放出的元气箭也更加锋利。

三人正是顾忌魔羚群的群杀技,才没有轻易招惹那些荒兽。

却没想到,一个炼体境的小杂种竟然敢直面挑战魔羚群。

若华仙子听出萧少阳言语中的不甘和酸气,但她对曹欢更是愤恨,自不会揭穿他。

她冷笑道:“少阳兄无须在意,那个小杂种许是天生神力,炼体境才会拥有十二头猛虎之力。不过炼体境就是炼体境,一旦出了这里,待我恢复修为,必然要找他讨回这个过节!”

她却是不知道,曹欢与她对战,并没有使出恐怖的九象战力。

虽然曹欢看他们不顺眼,但毕竟没有生死大仇,故而只使出相当于炼体巅峰的力量。

罗艺并不清楚这些,但他经验丰富,一向谨慎小心,稳重的劝道:“我观曹欢实力只怕不止于十二头猛虎之力,若再遇到,师妹定然要提防一些!”

若华仙子柳眉一挑,却没说话,显然不太相信罗艺的分析。

萧少阳阴声道:“怕就怕这个小杂种明知我们会在荒界外对付他,吓得躲起来!冰原无边无际,想要搜寻一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

若华仙子咬着嘴唇,美眸中冷光乍现:“少阳兄说的有道理,既然如此,我们就跟着他。荒界中荒兽无穷,凭他一个炼体境武者深入不了多远就会折回,到时候便是他死期到来!”

“若华仙子果然够聪明!我赞同你的意见!”

二者一拍即合,灼然目光同时望向罗艺。

罗艺苦笑摊手:“你们已经做出决定,我难道还会反对?”

他有一句话没说,跟在曹欢身后还有一个好处,便是有那位**战力强悍的家伙在前面顶着,他们可以免受荒兽攻袭。

三人相视而笑,当下止住前行脚步,沿着草原绕圈。

一个时辰后,他们已绕至曹欢后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