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了玄天宗弟子魏忠的脸,曹欢本以为曹春光会借此事上门问罪。

意外的是他回到绝鸟谷三日,竟无人登门。

曹真也从荒界归来,被他的枪芒伤到的鼻子,虽然伤愈了,但仍能看到一点疤痕。

曹欢与她遭遇,这小娘们竟没有露出半点恨意,仿佛荒界入口截杀一事从未发生过。

反倒是曹波和曹林不知被谁人打的遍体鳞伤,偶然遭遇到,他们眼眸中透露出深刻恨意让曹欢微微愕然。

直到曹允儿那邪气女突然登门,曹欢才得以知晓,原来被他杀掉的十名真武巅峰武者当中,有九人竟然是曹虎派来的。

曹春光和女儿曹真合谋算计曹光良,通过曹波和曹林与曹虎之间的私下联系,让曹虎派出三长老嫡系武者,结果损兵折将。

三长老曹光良大怒,却又无法找曹春光父女的麻烦,只好找了个借口将曹波和曹林狠狠暴打一顿。

曹允儿说到这里时,笑的俏脸露出大大的酒窝,那副幸灾乐祸的模样令人发噱。

她冷嘲热讽这对父女明知道曹欢战力媲美曹语堂,却仍然让三长老手下武者去送死,对他们的做法颇为不屑。

而知晓那个破虚七重的阴险老鬼的曹欢却恍然大悟。

曹春光父女算计三长老,目的恐怕是为了拉他下水而已。

真正依赖的则是那个阴险老鬼,那九名武者,只不过是作为将自己击杀后,共同承担风险的摆设而已。

只是他们没想到,曹欢在荒界中突破到了真武之境,战力已不逊于破虚三重武者,肉身强度更是达到破虚境杀不死的恐怖水准。

一口气死掉十名真武巅峰,再加上在前往乱冰空域的路上,被曹欢杀掉的十三名真武巅峰,这一棍子抽下去,恐怕无论曹春光还是曹光良都要伤筋动骨一阵子。

曹允儿讽刺完曹春光父女,眼珠子转悠着又要对曹欢动坏心思,鼓动他去挑战曹语堂,争夺家族年轻第一强者的名头。

曹欢早有戒备,哪容她算计,嘱托她派人将两株化龙草带回家族,便将她赶出屋子。

曹允儿气的俏脸发青,站在门口骂了半晌,见曹欢毫不理会,这才悻悻离去。

曹欢却不理她,径自搬运真气。

这几个月来,修为提升固然神速,但也因此让他根基变得不稳固。

尤其开辟气海之后,真气犹如坐火箭似得飞升,不到十日间就已突破到真武三重,这种恐怖的进境让曹欢自己都心惊肉跳。

他打定主意,在前往天风堡之前剩余的两个月里,竭力压制体内血气转换,将修为彻底巩固,再去布置大周天星宿大阵。

接下来的日子,曹欢每日苦修之余,便提纯药物,炼制八锁三魂丹。

有曹天兵这位统管绝鸟谷后勤物资的三总管相助,药鼎之类的炼丹器材自是不虞担忧。

曹天兵对曹欢仍贼心不死,打着好奇曹欢借鼎的借口,几次登门劝他****玄轻舞,无一例外每次被曹欢的毒舌气的脸色铁青摔门离去。

几次之后,他终于承认无法说服曹欢,索性不再上门自取其辱。

曹欢乐得清静,两个月之后,八锁三魂丹便已成型。

与此同时,他的修为也已彻底巩固,此时距离前往天风堡仅剩下半月时光。

“半月时间,足够架设出大周天星宿大阵,汲取星力淬炼真气!”

把玩着四枚八锁三魂丹,曹欢默默思忖。

赶在前往天风堡之前尝试使用大周天星宿大阵,是他一早就做好的打算。

自荒界中得神秘力量相助,炼化天罚之力,开辟气海大穴之后,他心中一直隐忧,生怕无法吸收星宿之力。

如今修行的真气固然是按照白虎真解的行功路线并不偏差,可不蕴含星力,恐怕还算不上白虎真气。

前世白虎星君按部就班修炼,开辟气海时也是依赖星力相助,故而所修行出的真气自然而然就蕴含了星力的属性。

也正是因此,施展破军星枪时,才能引动周天星力。

简单地说,身体中的星力就像是个引子,有引子在才能与周天星力交相呼应。

而没有星力参杂,则无法引动星力。

这些日子他尝试过施展破军星枪引动星力,但星空没有半点反应,这令他愈发担心起来。

若开辟了气海之后,无法将星力融入到自身真气,这套旷世功法只怕将会彻底与他无缘。

“不过大周天星宿大阵声势浩大,却还需要找个隐秘的地方才行!”

曹欢挑了挑眉头,大周天星宿大阵与小周天星宿大阵所能调用的星力相差甚多。

如果将小周天星宿大阵所能调用的星力比作一盆清水,那么大周天星宿大阵能够调动的星力则就像一座池塘。

大周天星宿大阵汲取如此之多的星力,场面无疑比小周天星宿大阵要浩大的多。

在家族的时候,曹欢敢于利用小周天星宿大阵汲取星力,便是因为这套大阵所能汲取而来的星力有限,常人无法分辨夜空的变化。

大周天星宿大阵却不然,一旦激活,天空中几座大星都会大放光明,产生异象。

在绝鸟谷这样众敌环伺的环境里,他哪敢激活大阵?

先不说曹光良等人会否趁机偷袭暗杀,如此声势浩大的景象必会惹来不少有心人的关注。

又有太上长老曹英杰虎视眈眈,他若发现自己拥有一套旷世心法,只怕立刻会不惜一切手段夺到手上。

曹欢可不相信这位太上长老的人品。

想了想,他起身出门,打算外出寻找适合布置大阵的隐秘之处。

忽然,一道令人心悸的狂暴气息自门外传来,曹欢心中警兆乍现,想也不想身形向后激退。

轰!

一道爪影无声无息轰碎了木门,带着漫天劲气将曹欢锁定,直扑而来。

激退中的曹欢暴喝一声,拳头如闪电般直迎而上。

哞!

沉闷的牛吼骤地响彻房屋,曹欢的拳面真气勃发,赫然形成一个牛首形象。

那牛首牛角锋利,栩栩如生,与爪影凌空交锋,释放出凌厉的气息。

大力牛魔拳!

这套战技是前世白虎星君得自于一名冒险者的九品战技,虽然名为九品,但施展出来威力却惊人的大,甚至比起曹家的虎形散手也要更胜一筹。

大力牛魔拳一出,那爪影顿时消散一空,残余的劲气直冲门外的人逼去。

这时门外响起一道惊咦声:“真气?几日不见,曹欢你竟然突破炼体境了?”

那道身影随手一挥,金色罡气骤现,将残劲挥散,负手大摇大摆走了进来。

看到这个骄傲到极点的身影,曹欢嘴角不由得一撇:“曹语堂,你这么阴险狡诈,你老爹知道吗?”

来者正是先前在太古遗址交锋,与曹欢平分秋色的家族年轻一辈第一人曹语堂。

听到曹欢言语中的讽刺,曹语堂冷冷一笑:“这算什么?我总要掂量一下你的斤两,若你猝不及防被我所杀,只能说明你实力不如我!”

“哦?原来是这样啊!”

曹欢眉毛上挑,脚下蓦地用力,身影已瞬间消失,再出现时已来到曹语堂面前。

轰!

他拳如大锤,轰然砸向曹语堂的胸口。

曹语堂哈哈大笑,毫不示弱的一爪迎上。

砰!

漫天劲气将屋子彻底崩塌,大片大片的碎石滚落,惊动周围居住的家族武者狼狈逃出房间。

曹欢的居处位于绝鸟谷的第二层,这里的房屋均是开辟在冰川深处,一间屋子倒塌所带来的影响是周围的房屋被震塌一大片。

六七名家族武者愤怒的痛骂:“哪个混蛋在这里交手?不知道这里是冰川深处吗?塌了谁也逃不掉!”

只见一顿乱石中,两道身影冲天而起。

其中一人嘴角带血,却疯狂大笑:“痛快!真痛快!曹欢你果然没让我失望!”

这受伤的武者却正是曹语堂,他双爪连连划出漫天爪影,锋锐无匹的真罡笼罩向前方的曹欢。

曹欢身着青色武士袍,纤尘不染,双拳一动,牛吼震天。

虎爪和牛角凌空碰撞,磅礴的真气四散开来,顿时又有一大片房屋被毁。

三长老曹光良和大总管曹春光狼狈地自一侧屋子逃出来,正要呵斥,见到曹语堂和曹欢激战成一团,脸色一变,却没有出声。

他们不出声,那些被毁掉住处的武者们虽然憋屈愤怒,自然也不敢生出意见。

就见曹欢和曹语堂一路交战向绝鸟谷第一层掠去,所过之处,碎石横飞,不少武者受二人交战逸散的余波牵连,修为弱的赫然已受了轻伤。

曹光良阴着脸问道:“****,语堂有没有把握杀掉这小杂种?”

曹春光眉头纠结:“不好说,原以为语堂突破到破虚境,杀这小子犹如杀狗!哪知道这混蛋修为进境如此之快,竟然突破到了真武境!他肉身也不知以何功法锤炼的,比起真武巅峰也毫不逊色,如今突破到真武境,更添恐惧!”

曹光良冷笑道:“天妖解体**!小杂种不知道从哪儿弄来这么一套邪法,可燃烧生命潜力。这样下去,语堂纵算杀不死他,也能活活耗死他!”

曹春光紧皱眉头,没有说话。

早在乱冰空域时,他就听家族的医师言称曹欢过度使用生命潜力,只剩下半年的寿元。

如今小半年已经过去,这混蛋仍然活蹦乱跳的,让他不由得对家族医师的判断产生了怀疑。

沉默片刻,他叹道:“希望如此吧,他们交锋我们却不能在一旁坐视旁观,三长老,你我是不是该出去走走了?”

曹光良闻弦歌而知雅意,也明白曹语堂击杀曹欢,他们不适宜在一旁观看。

他哈哈笑道:“老夫来到冰原多次,还从未领略过冰原风光,大总管身为东道主,不如带老夫开开眼界?”

曹春光微笑道:“求之不得!”

二人相视而笑,交代一声,便径自离去。

此时,曹欢与曹语堂已经一路战到冰川之外,所过之处引得无数武者侧目。

“曹欢,你很强大!不过我曹语堂才是家族第一人,你今生今世只能成为我的踏脚石!”

曹语堂气势冲天,双爪之间罡气喷薄,破开空气发出令人头皮发麻的嘶嘶声!

他身形一晃倏忽间冲到曹欢面前,双爪挟着锋锐无匹的罡气,宛若猛虎出闸,凶猛披靡。

曹欢冷冷一笑,双拳忽而化作长枪,避过罡气直刺曹语堂胸口。

砰!

沉闷的**碰撞声中,曹语堂闷哼着倒飞出去。

他双眸爆出恐怖怒火,冷喝道:“你成功激怒我了,曹欢,我要你死无全尸!”

轰!

他猛地踏前一步,磅礴的意境霍然展开。

破虚境武者独有的神通,武道意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