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春宇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他抱着曹语堂的身体,只觉得自己仿佛抱着一滩肉泥。

曹语堂那令他都感到恐惧的强大肉身,赫然已被曹欢将全身骨头都打成了粉!

这个畜生,他是想杀了自己的侄儿啊!

想到曹峰之死,再看到曹语堂奄奄一息的模样,曹春宇双目几乎喷火。

他忍不住怒极而笑:“小畜生,你还是我曹家子弟?对待同族竟然如此凶残,今日老子要是不替天行道,从此以后羞于为人!”

曹春宇愤怒到了极致,他从太古遗址赶回来,是奉了太上长老曹英杰之命,护送第一批寒煞。

得知曹语堂与曹欢大战,他兴匆匆赶过来,想要亲眼见到曹欢被曹语堂击杀。

哪知看到的却是自家侄儿险些被曹欢当场击杀的情景。

曹春宇自来到绝鸟谷,一向唯我独尊,何时遭遇过这等连续的挫折,听到曹欢那一句‘你想找死吗’,他险些连肺都气炸了!

曹欢哪会管曹春宇的想法,得知曹语堂修行了杀道极境,他已下定决心,必定击杀此獠。

曹春宇出手相救,便是与他为敌!

曹欢森然冷笑:“对待同族如此凶残?你要替天行道?曹春宇,家族中或许有不少人有资格说出此话,可你,有资格吗?”

曹春宇脸色冷厉,缓缓放下曹语堂:“有没有资格,你说了不算,今日之后,世上将再无名叫曹欢的畜生!”

“哈哈!你感到恼怒了?曹春宇,你们肆意欺压平民武者时,可曾想过会有今天?当初不择手段对付紫陀兰小队的时候,可曾反思过?”

曹欢望着曹春宇,紫陀兰小队无奈离去时的背影浮上心头。

虽然相处时间不长,但霸王等人在他心目中无疑已成为了朋友和兄弟!

回想起霸王他们纷纷给他拥抱,告诉他一日是紫陀兰小队成员,一日便是亲人和兄弟的提醒,曹欢心中积蓄已久的怒意在这一刻完全释放出来。

他目光清冷,一杆大枪化作流光,带着一往无前的狂猛气势直奔曹春宇而去。

曹春宇没想到才过去不久,曹欢竟然已成长到如此地步。

感受着曹欢那种千军辟易的惨烈气势,他霍然色变,血脉之力狂暴激发,双剑画圆,如封似闭!

落英缤纷剑!

这已成为曹春光一脉的招牌剑技,八品剑技换做任何一名武者都要为之头痛。

可曹欢屡次对战,拥有两世丰富经验的他又如何会被阻拦。

曹春宇就算修为比曹语堂精湛许多,但终归是破虚一重的武者。

先前能够救下曹语堂,是占了偷袭的便宜,如今正面对战,哪会是曹欢的对手。

只见那热血澎湃磅礴大气的一枪所过之处,樱花凋零,就连空气都被挤压出一条圆形通道。

枪头所过之处,恐怖的气息让曹春宇全身颤栗。

他只觉得四周天地皆被这一枪所封锁,就连反抗也做不到!

噗!

一枪毫无悬念的刺在曹春宇的胸口,血花绽放,凄美无比。

然而曹欢却没有任何欣喜之意,他枪头调转,蓦然间划破空间直刺向身后。

“咦?”

一声惊咦骤地自身后响起,随即天地突然凝结。

曹欢这一枪竟然刺不出去。

一道苍老佝偻的身影悠然凌空而行,在曹春宇即将跌落在地的刹那将他扶起。

太上长老,曹英杰!

看着这道身影,曹欢的瞳孔蓦地收缩成一团,他冷冷盯着曹英杰,眼中没有半点情绪。

就在刚刚,他一枪刺出,本有着完全的把握将曹春宇当场格杀。

可曹英杰的突然现身,却叫他无法释放出全部的力量。

正是因此,曹春宇虽然被他刺穿了胸膛,但却并未死掉。

沆瀣一气!

脑海中突然生出这样的念头,曹欢心中悲愤难耐。

这就是血脉武士!他们相互狼狈为奸,仗势欺人,自诩高贵。

因为他们的存在,让平民武者遭受种种不公平待遇。

曹家也好,紫陀兰小队也罢,归根结底,曹春光和曹光良等人敢如此嚣张跋扈,都是仗着眼前这位老者撑腰!

“孽畜,拿枪指着我,是想对我出手吗?你残杀同宗子弟之事还未解决,如今竟然连长辈都敢伤害,还不跪下?”

曹英杰眼光掠过曹语堂和曹春宇的身体,心中暗惊不已。

这二人显然遭受了无法抗拒的强大力量所伤,这股力量令他都感到震撼。

威严无比的盯着曹欢,曹英杰眼中闪过杀意。

一个不曾觉醒血脉的平民武者,竟然以真武三重的修为,将两名破虚一重的血脉武士伤害到如此严重的程度,这简直让人无法相信。

他贯通九道神门,距离法相境只有一墙之隔,对四周天地感觉敏锐无匹。

一眼就看出曹欢的真正修为和体内澎湃的气血!

这个小畜生绝不能留,比起他的盖世天赋,就算曹云雄这类平民武者中的天才也要黯然失色。

若任由他修行下去,恐怕要不了多久,家族中将无人能制。

这绝对是血脉子弟的噩梦!

曹英杰见曹欢无动于衷,脸色一变,挥手释放出一道劲气:“小畜生,老夫让你跪下,你听到没有?”

那道劲气自指尖喷射,甫一出现便化作一头硕大无朋的猛虎,直扑曹欢而去。

完全由天地元力构造而成的猛虎幻影!

不,这已经不是幻影了,而是犹若实质的天地元力!

先天境强者强大之处便在于他们贯通神门后,可调动一部分天地元力。

不仅如此,配合武道意境施展开来,可造成类似于禁域的强悍效果。

曹欢只觉得眼前骤然一暗,四周天地消失,只余一头猛虎扑面而来。

他全身僵硬,无形的力量不但将他神魂禁锢,就连肉身也宛如被冰封,连勾下手指都无法做到,只能眼睁睁看着那凌厉强大的猛虎将自己吞噬。

杀意!他感受到太上长老曹英杰**裸的杀意!

这个老东西哪是教训自己,根本就是一击之下想要将自己当场杀掉!

好狠毒的手段!

曹欢如何肯坐以待毙,他大仇未报,怎能甘心?

战!战!战!

强大的战意透过双眸喷射而出,这一刻他的热血完全沸腾。

天妖解体**毫无顾忌的解开,第一层!第二层!

沸腾的气血在身体中滚滚而流,那被武道意境冰封的神魂和肉身刹那间冲开禁锢。

七十五头巨象之力,百头巨象之力!

恐怖至极的巨力随着太上长老那惊世一击所带来的压迫疯狂释放,曹欢的力量瞬息之间就已达到一龙之力。

百头巨象之力为一龙之力!

曹欢拼命压迫生命潜力,想要继续解开天妖解体第三重。

一旦解开第三重,他将获得五倍力量增幅,力量达到一龙二十五象!

可惜的是他的神魂突然传来虚弱感,让他意识到,如果此时不顾一切的解开第三层,就算能够达到一龙二十五象之力,自己也将会立刻魂飞魄散!

他毫不犹豫挥舞长枪,一龟一蛇虚影凭空出现。

嗷!嗷!嗷!

猛虎与龟蛇疯狂碰撞撕咬,质量更高一筹的天地元力转瞬间就已将龟蛇吞噬。

太上长老曹英杰意外的看着苦苦支撑的曹欢,眼中杀意更盛。

他手臂一挥,那猛虎便倏地直扑曹欢而去。

瞬间,生死!

濒临死亡所带来的大恐怖遍布周身,曹欢热血澎湃,他很清楚自己恐怕无法扛过先天强者的随手一击,但无论如何,他绝不会退让。

长枪斜指,漫天星光璀璨绽放。

破军星枪!天枢!贪狼!七杀!三式合一,无穷大星自周身爆开。

狂暴的真气瞬间抽空气海,在身前形成一片星光海洋。

然而那天地元力所化猛虎强悍无匹,大口一张,便已将所有星光全部吞噬。

无法抵抗!

曹欢深邃的黑眸泛起一抹绝然,这一刻他决定不顾一切施展天妖谷绝学裂天拳!

裂天之拳,敢取如此名字,可见其威力是何等惊人!

这是一套比真武龟蛇剑还要高阶的强大战技,已达到二品级别。

以曹欢如今的力量尚不足以施展这等高阶战技,即使施展出来,也会受到反噬。

不过曹欢此时无暇多想,若无法阻拦那头猛虎虚影,他必然会被炸的灰飞烟灭。

他双手平展,划出一道玄奥无比的弧线,惊天气息骤地扰乱天地,犹如一头太古巨兽冉冉舒醒。

突然,一声轻叹在耳畔响起。

一道平和中正的力量悄然进入他身体,将他的气息压制下来。

而后,一只修长的手掌横在他的身前,银白色掌印突兀至极的拍在猛虎身躯。

啪!

仿佛是气泡破灭,那头令曹欢束手无策的猛虎虚影瞬间破灭,露出曹英杰愕然至极的面容。

“曹云雄?你竟然突破到先天了?”

曹英杰一脸难以置信,盯着曹欢身畔。

曹欢侧头望去,只见身旁不知何时已多了一道身影。

这道身影一袭白袍,面若冠玉,俊美绝伦,斑白的双鬓丝毫不显苍老,反而带给人独特的沧桑味道。

他站在身旁,平淡无实,一双深邃的眸子里却透露出冲天的战意。

来者正是平民武者第一人,曹云雄。

他赫然已经突破到了先天神门之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