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什么?”

无垠冰原上,一行七人高速奔行,当先一名魁梧高大的青年蓦地止住脚步,怔愣着望向夜空。

众人纷纷停下,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

只见遥远的星空深处,一束璀璨至极的光芒投射向冰原的某处位置。

那光芒夺目耀眼,即使在数百里之外,仍带给人无与伦比的震撼。

毁灭和狂暴!

青年目光惊疑不定,回头望向队伍中那名貌不惊人的少女,有些不确定道:“轻舞师妹,这是星力?”

如果曹欢在这里,必然能够认出,青年口中的‘轻舞师妹’,正是当日在兑换点遭遇的那对青年男女中的女子,玄天宗宗主玄无涯之女玄轻舞!

而她的身旁,那名脸色白皙俊朗的青年,则是被他教训过的魏忠。

听到当先的青年相询,玄轻舞点头道:“林开师兄,这的确是星力!”

她俏脸闪过一抹诧异之色,感慨道:“荒古冰原果然藏龙卧虎,竟然有人能布下大阵,汲取星光!”

身旁的魏忠皱眉道:“不就是汲取星光的大阵吗?宗门不少长辈都能轻易做到!曹真,你手下这名武者带我们在冰原灌了三天冷风,究竟能不能追寻到曹欢那小杂碎的踪迹?”

队伍中,一名相貌娇美眼带怨毒之色的少女冷笑道:“洛飞是绝鸟谷防线速度排名前十的武者,若说修为不如你们我相信,可论起在冰原上追踪的本领,呵呵——”

这少女赫然是失踪的曹真!

身旁这六人,其中那名个子矮小的中年人正是当日想要坑害曹欢不成,反被军师和韩盈盈收拾一通的洛飞。

另外五人,则是玄天宗的弟子。

自得知父亲被杀,哥哥和二叔被关入家族黑牢之后,曹真便主动寻到玄天宗弟子住处,提出与他们合作。

而玄天宗弟子此时也得到太上长老曹英杰退出的消息。

玄天宗此行是受到太上长老曹英杰邀请而来,曹英杰突然退出,他们自然也就没有了插手王道强者天府秘境的理由。

眼看好处即将得手,却偏偏看得到抓不到,这种感觉让所有人都为之恼火。

曹真选择在这个时机登门拜访,无疑让他们看到一丝留下来的机会。

她与玄轻舞和林开闭门商议许久,不知达成了什么条件,终于让二者同意击杀曹欢的要求。

对此,曾受到曹欢羞辱的魏忠自是举双手赞成,其余两名弟子在玄轻舞做出决定后,也表示支持。

哪知曹欢当日归来,不久便悄然离去,让他们找不出可乘之机。

众人商量之后,便决定让擅长追踪的武者洛飞循着曹欢离去的痕迹一路追杀过去。

曹欢为布置大周天星宿大阵,四处寻找隐秘之地,行踪飘忽不定。

加上他的追风踏云身法速度奇快无比,洛飞带着大家连续追踪三日,仍未寻到他的踪影。

这让苦不堪言的众人心中禁不住生出几分怨气。

魏忠借这个机会发泄出来,倒是令其余二人心生痛快。

不过曹真自幼众星拱月,看似柔弱实则内心骄傲至极,即使如今落魄,也不肯受人闲气。

她阴阳怪气回了一句,顿时叫魏忠碰了个软钉子,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这几日虽然吃了不少苦头,但不能不承认,曹真带来的那名其貌不扬的矮个武者的确是追踪的行家里手。

至少在这方面,自诩为大宗门弟子的众人及不上他。

魏忠被顶的哑口无言,身旁两名同门发出意味不明的轻笑,落在他耳中却仿佛在讥嘲他。

他恼羞成怒,就要出手教训一下这个只有真武四重的小娘们。

前方与玄轻舞低声交谈的林开突然冷哼道:“魏师弟精力过剩,就随同洛飞大哥一道去前方探路!”

魏忠对这位林开师兄颇为尊重,闻言立刻垂头丧气不敢吭声。

林开瞥了眼曹真,淡淡道:“曹真姑娘,大家如今同在一条船上,唯一的目的便是击杀曹欢,夺取他身上的功法和宝物,可不要为了斗气忘了正事!”

他话语虽淡,但其中意味却显然是在警告曹真不要惹是生非。

曹真美眸一冷,随即展露出笑颜:“林师兄这是说的什么话?贵宗弟子既然提出质疑,小妹自然有责任解释!”

她终是不肯吃亏,见林开袒护魏忠,心中大为不忿。

这女人是个麻烦精!

林开摇了摇头,没有说话,望向玄轻舞,见她面无表情,便知这位一向不显山不露水的师妹只怕对曹真也没有好感。

“待夺得那名叫做曹欢的曹家武者修行的心法,便与她分道扬镳!”

林开默默做出决定。

他与玄轻舞同意与曹真合作,固然有不甘心就此离去的缘故,更多的则是被她的描绘勾起了兴趣。

按她所言,曹欢必然修行了一种极为强横的心法,否则绝无可能在真武三重就有如此凶猛的战力。

当日修为已达破虚一重的魏忠被教训的毫无还手之力,就连修为更盛自己一筹的师妹玄轻舞也看不透那小子的深浅,便可证明曹真并未撒谎。

若能得到他的心法,此行即使不能进入到寒冰秘境,也不至于空手而归。

众人略作停留,便决定让洛飞先行前往那束星光投射之处。

冰原深处发生这样的异象,无论是否与曹欢有关,都值得前去探索一番。

况且发生异象,往往会有宝物出土,林开和玄轻舞均是玄天宗出类拔萃的弟子,自不会马虎错过。

就在洛飞前往发生异象的方位时,隐秘的冰谷中,大周天星宿大阵终于承受不住星力,呈现出破碎的征兆。

三百六十枚蓝玉黯淡无光,其中蕴含的精纯元力已被彻底消耗一空。

而此时的曹欢,则全身上下笼罩了一层银色光辉。

他的体内气海,原本扩展至十五方的空间再度被神秘力量融合的星力拓展,整整达到二十方,宛如一间宽阔的屋子。

气海深处,金银二色真气融合在一起,形成一道紫色的雾气。

紫色雾气充斥在整个气海,浩浩荡荡,令人震叹。

曹欢缓缓起身,感受着蕴含星力的真气在体内流转,让他隐约中与夜空大星生出一丝莫名的联系。

他微微捏拳,紫色真气瞬间浮于体表,形成类似于铠甲的形状。

一阵夜风拂来,夹杂着漫天冰雪,却在触碰到紫色气甲的刹那,纷纷破灭消散。

真气化甲,真武第四重!

曹欢心中充满雀跃情绪,此次不但成功融合了星力,更让他晋级到真武四重,这无疑是一件大喜事。

“太古遗址中的远古强者究竟修行的何等功法?仅是遗留下的一股力量,竟然拥有着比星力还要高等的质量!”

回想起刚才神秘力量突然出现,让他束手无策的星力立刻融入到他的真气之中的情况,曹欢禁不住暗自咋舌。

今夜若非有神秘力量相助,他绝无可能成功融合星力。

这是那位远古强者带给他的恩泽。

算起来,此次融合星力,已是神秘力量第三次出手相助。

虽然被它吞噬掉一部分力量,但能够继续修行白虎真解,对于曹欢来说已是相当满足了!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曹欢脑中浮现出那位远古强者留下的悲怆记忆,心头涌起莫名的悲哀。

背在身后的一杆大枪随着他的意念,飘然落入到双手之间。

他用力一抖,蕴含星力的紫色真气刹那间灌入到枪身。

嗡!

枪头极速颤动,一道道真气构造而成的星光喷薄而出。

夜空深处,先前被汲取星力的三百六十颗大星仿佛听到无形的召唤,一束光芒倏然抵至枪头。

“天枢!贪狼!七杀!三式合一!”

曹欢眼中精光暴闪,长枪顺势刺向前方大山。

轰隆!

璀璨至极的星光耀世而出,枪芒极速划破虚空,下一瞬这座巍峨大山轰然破碎成漫天齑粉!

至少相当于破虚七重强者的强悍一击!

曹欢望着一地狼藉,唇角展露出满意的笑容。

至此,这套枪术才算是真正的破军星枪,也直到此时,他才堪堪拥有与破虚七重强者一战的资格。

如果再次遭遇曹真身旁的那名破虚七重强者,曹欢自忖虽然无法战胜他,但也绝不会像上次那样狼狈不堪!

默默的盘算如今的战力,曹欢眼眸布满笑意。

踏入真武四重之后,他已拥有二十象力,加上无缺战体所带来的十象之力,整整拥有三十象力。

而寻常真武境武者,每进一重大概增长一象之力,即使是真武巅峰也只有十二象之力。

当然,武者的实力与修行的心法等阶以及遭遇的际遇有直接关系,十二象力的标准只适用于寻常的世家子弟以及冒险者。

以曹欢推断,大荒十二宗门中的弟子,修行到真武巅峰最多可达到二十象力!

这就是拥有充沛修炼资源的可怕之处!

他们有宗门提供的高等心法,各种辅助丹药以和天材地宝以及长辈的指点,无须为修炼资源发愁。

可以心无旁骛的突破自身极限,所能达到的高度自然惊人至极。

而这也是为何绝大多数武者对于大宗门趋之若鹜的根本原因。

大宗门中往往有许多凝练武道意境的手段,这使得宗门弟子突破破虚境时,可以极大的缩减时间,并且一旦突破便可再增两象之力。

前世与白虎星君齐名的中州九英中另外八人便是如此,他们修行到破虚巅峰时,已拥有近乎于四十象力的恐怖战力。

这样的强大力量,就算是寻常的先天尊者也自愧不如!

由此可见宗门对于武者来说是何等重要的存在,选择一个好的宗门,无疑是一条通往武道巅峰的最佳捷径!

“只需突破到真武六重,自己便可再增加十象之力,届时四十象力已能媲美前世中州九英破虚巅峰时的战力!”

如此****的修行进速,前世身为白虎星君时,曹欢想都不敢去想。

事实上今生若非有太古强者馈赠的神秘力量,曹欢也绝对无法达到此时的高度。

真武四重,三十象力,如此强悍的战力,几乎可以跨越整整一个大境界,灭杀破虚五重也并非妄想!

“算算日子,该是前往天风堡的时间了!”

曹欢克制着心头的欢喜,正要随手一掌将冰谷中的痕迹毁掉,灵觉中突然感受到一道人影悄然无声的从远处潜来。

如此偏僻隐秘之地,怎会有人出现?

他微微一怔,随即恍然,来者只怕是受到星力异象的惊动。

不过下一刻,曹欢便玩味的笑了起来。

飞驰而来的武者,竟然是老熟人!

他眼珠子一转,身影霍然消失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