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破虚境武者是三大家族的栋梁支柱,那么先天尊者无疑便是玄天宗的中坚力量。

一名先天尊者被击杀,所带来的最严重的后果并非是仅仅失去一位主要战力那么简单,其死后所造成的士气打击才是最沉重的。

屠大师的死,让玄天宗的武者们原本就被曹家武者以命搏命的惨烈逼得回落的气势瞬间跌落到了最低谷。

以至于他们在面对曹家武者时,往往能够击杀对方,却因为忌惮对方搏命的气势,而无奈放弃。

反观绝鸟谷曹家武者却被曹欢斩杀先天尊者的那一幕所振奋,倍加拼命杀敌。

气势此消彼长下,实力不如玄天宗的他们竟然屡屡得胜。

曹欢凌空俯瞰,冷冷瞥了眼站在高台上指挥的玄轻舞,身影一转,已直奔远处正与福伯厮杀成一团的林龙。

玄轻舞死死咬着嘴唇,俏脸没有一丝血色。

以她的灵觉,自然能够感觉到曹欢瞥来的那一眼中所蕴含的冷酷杀意。

她很清楚,曹欢解决完林龙,接下来就该轮到她了!

能够搏杀先天神门八重强者的强大实力!

玄轻舞的娇躯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就连屠老都被他所杀,一旦抽出手对付她,后果可想而知。

“此子究竟遇到了何等的大机缘?他的实力怎会提高的如此之快?”

玄轻舞百思不得其解。

半年前的曹欢虽然强大,能以真武境生生逼得破虚七重武者自爆,但终归有个限度。

那名自爆的武者固然强大,可在玄轻舞的眼中却也仅仅如此而已。

若她全力施为,想击杀他并非难事。

换句话说,半年前虽然追杀曹欢未果,反而搞的狼狈不堪,但面对曹欢她仍然有着足够的自信和傲然。

这是大宗门弟子的底气!

可如今亲眼见到曹欢徒手搏杀先天尊者那一幕,玄轻舞已彻底失去了信心。

先天尊者,即使在整个大荒,也堪称强者!

拥有先天尊者的战力,这意味着曹欢已不再是边陲世家子弟那么简单,而是初步拥有了成为强者资格的底蕴!

最可怕的是曹欢太年轻了!十八岁!

这样的年龄即使在十二宗门这样的大荒霸主势力中,除了如澹台清风这样的超级天才之外,已难寻敌手!

可怕的潜力,可怕的战力!

玄轻舞美眸中流露出挣扎神色,她很清楚以林龙的战力,独自面对曹欢或许会有一丝胜机,可在曹欢与陈福两大先天尊者的合击下,只怕是必死无疑。

“撤?还是静待三大先天尊者分出结果?”

这个选择对她来说并不是难题,只是威风凛凛而来,却狼狈的铩羽而归,这样的结果让她难免心生不甘。

玄轻舞美眸霍然流露出坚决,她身影一转径自向天歌城方向飞奔,竟是连手下也不顾了!

这时,远处响起惊天动地的惨叫,玄轻舞回头望去,只见一道身影仓惶向远处逃去。

又一道身影如电般****追杀,两道身影一先一后,转瞬间消失在视线之中。

她俏脸再无任何一丝血色,毫不犹豫的转身飞奔。

两滴泪水随风飘扬,她喃喃道:“曹欢,曹欢!我玄轻舞有朝一日,定要向你讨回今日之辱!”

伴随着玄天宗两大先天尊者一死一逃,剩余不到二十人的玄天宗弟子顷刻间失去斗志,纷纷向四面八方逃窜。

曹云峰正要带人去追,曹光泽已呼喊道:“云峰,先干掉这个家族的叛徒!”

他死死缠住曹云龙,让他无暇脱身。

二人修为相仿,原本战的势均力敌,一时之间谁也奈何不得谁。

然而当玄天宗的人作鸟兽散之后,曹云龙的心思一下子变得慌乱不已。

他想要逃脱,却被曹光泽缠住,不禁气的连连怒骂。

曹云峰听到曹光泽的呼唤,顿时引着一众武者围杀过来,十几名破虚境武者共同出手,几乎是眨眼的功夫,曹云龙就已伤痕累累躺倒在地。

随他而来的曹家武者本就不愿自相残杀,见状纷纷丢下武器投向。

曹云龙看到这一幕,口中连连喷血,冷喝道:“太上长老不会放过你们的!”

“到死仍然执迷不悟!”

曹光泽从一旁曹家武者手中夺过大刀,寒光闪耀中,曹云龙的头颅飞上半空。

曹天兵当先跪地,大喝道:“诛杀此獠,祭我无辜死去的族人!有朝一日杀回天歌,定叫叛徒血债血偿!”

曹云峰等一众武者齐齐跪地,暴喝道:“祭我族人,血债血偿!”

不少人想到家族此次惊变失去的亲友,禁不住放声大哭!

曹天兵皱眉正要喝骂,曹光泽包扎好伤口扯着他的肩膀道:“他们这些日子承担了太大的压力!”

二人相视一眼,不禁默然。

绝鸟谷中守卫的武者,均是家族中不得势或前来历练的子弟,原本曹春光的心腹早已在这段时间被曹云峰清洗一空。

这些人在家族中郁郁不得志,来到绝鸟谷本就为了搏出一个大好前程,然而如今前程还未搏出来,家族中的族人和兄弟亲友却已被无辜害死。

根据家族武者传来的消息,自从得知绝鸟谷不受家族辖制,这些武者的亲友皆已被投入到黑牢当中。

对于绝鸟谷的武者来说,这样的消息不啻于惊天巨雷。

如今虽然尚未攻回天歌城,但这场胜利却让他们见到了一丝希望。

心里的压力得到释放,痛哭失声并非是丢人的事情。

曹光泽心思细腻,看出这一点。

他沉声道:“趁着这会儿功夫,你我将天行长老的尸体收敛了吧!”

说是收敛,可曹天行被屠大师打爆了肉身,血肉漫天,又如何能收敛起来?

二人找了好一会,才找到曹天行身上的一块玉佩,仔细的擦拭干净,郑重的收了起来。

“天行长老,你在天有灵,一定要保佑我们将这些逆贼杀得干干净净!”

曹天兵想到刚才还完整无缺的八长老,如今竟是连尸骨都不剩,不禁悲从中来。

一时间,所有绝鸟谷武者都陷入到沉痛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