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家高层集体出动,与曹欢密晤揽月楼,最终以两方隐秘离去而结束。www.Pinwenba.com

天歌城中各大势力望眼欲穿等待消息,可静待了几日,也不曾传出任何风声。

这让各大势力忐忑之余,又暗自松一口气。

这些势力之所以能够在天歌城中生存,是因为三大家族虽然明面上步调一致,实则背地里却尔虞我诈。

他们生存在夹缝中,虽然艰难,却总算有条活路。

萧家与曹家两大巨头密谈,自然不是为了风花雪月拉近感情,傻子都能想到定是谈论大事。

两家密谈之后并未透露出风声,也没有针对任何一个势力动手,这说明他们没有清理杂余势力的打算,这无疑让生存在夹缝中的各方势力感到安心。

这些日子议论最多的并非是两家密晤的内容,反倒是曹家史上最年轻的家主,凭借武道真意击败了萧家的先天尊者。

这则消息就连十二宗门也生出兴趣,不过天歌城毕竟太小了,曹欢的名气虽然不小,但却仍入不了这些雄霸大荒的霸主视线。

加上无论曹家还是萧家,都在刻意低调,没用多久,有关于曹家新任家主曹欢的议论便逐渐消失。

只不过就在几日之后,从冰原归来的曹家原家主曹天奇一脉的武者出现在城门时,曹欢与曹家便又一次被推上了风头浪尖。

三十头踏云兽与二百多匹角马上,经历了铁与血的曹家武者的身上明显增添了浓重的彪悍气息。

乘坐在荒兽身上,这些人就如同百炼成钢锋芒毕露的宝刀似得,刺的人不敢直视。

曹云峰与曹天兵等一众高层站在城门外,细细打量,心中感慨万千。

自从家族惊变以来,他们无时无刻都过着命悬一发的日子,尤其当得知太上长老勾结玄天宗这样的庞然大物之后,几乎没想过活着的问题。

然而今日,他们活着回来了!

曹云峰、曹天兵、曹光泽三大长老相视一眼,均发出畅快大笑。

城门内,一名骑士风驰电擎冲出城门,老远就已喊道:“家主有令,命三大长老带领下属回归家族本部!”

马上骑士英姿勃发,还未来到众人面前就已腾身而起,猛然跪在三人面前。

“属下曹驰,见过三位长老!”

这青年正是曹欢身边近臣曹驰,他望向三人的目光中满是佩服和恭敬,沉声道:“还请三位长老带人赶回家族,家主大人已摆设祭坛,祭奠我曹家已故英灵!”

曹云峰、曹天兵和曹光泽三人闻言颇为欣悦,拉起曹驰赞道:“不愧是家主大人看中的人物,仅凭这不卑不亢的态度,就已如人中之龙!”

曹驰不好意思挠挠脑袋:“三位长老谬赞,谬赞了,呵呵。”

几人正说话时,人群中突然响起一声冷哼:“家主?我曹家有临阵逃脱的家主吗?自己跑到天歌城作威作福,却将我等丢在那里打死打活!”

“如今竟然连家族长辈归来也不知道迎接,这样的家主吗?嘿嘿,不要也罢!”

“天龙!”

曹天兵不用回头就知道是曹天龙这厮在发牢骚。

自从被逼入太古遗址之后,这家伙便对曹欢有了极大的意见,不时拿曹欢并未回来与众人同生共死说三道四。

平日里念在他悍不畏死功劳甚著,三人都懒得与他计较,唯有杨老三口不饶人,时而会与他争吵一番。

可这个时候,众目睽睽之下,曹天龙说出如此话语,却未免欠考虑了。

曹天兵低喝道:“有什么话回去再说,站在这里发牢骚,成何体统?”

曹天龙虽然与曹天兵同辈,但二者身份差异却是极大。

曹天龙先前曾是卫队副统领,论起权利,比曹天兵要高出一大截。

然而曹天兵的家主之弟的身份,却在家族中地位一向独特。

曹天兵沉着脸出声发喝,曹天龙虽然心中不以为然,但仍是依言闭上了嘴巴。

他回过头扫视此次归来的卫队精英,淡淡道:“哼,家主大人既然想要让我们回本部,那大家就去瞧瞧,他究竟是什么德行!”

一众卫队武者纷纷发出戏谑的大笑,曹天龙一马当先,百余道身影直奔山庄本部狂奔而去。

曹天兵气的脸色发青,可卫队这些精英武者一向桀骜不驯,即便是他有心想要阻拦,也不敢凑上前去。

见到曹天龙一阵风似得离去,他气的连连跺脚,埋怨道:“福伯,大长老,二长老,你们怎么不拦住他们?”

曹光泽和曹云峰面面相觑,他们哪想到曹天龙会在这个时候突然生事。

福伯则老脸带笑,淡淡道:“你个小猴子,何必替曹欢担忧?这孩子的处事手段可不一般,曹天龙这次恐怕要踢到铁板上了!”

“踢到铁板上?”

曹天兵和曹光泽三人齐齐讶异出声,便见到福伯一脸肯定道:“我们看热闹即可,马上你们就会知道了!”

曹家山庄,偌大的广场上摆放着一尊又一尊的灵位,每尊灵位上均写着主人的名字。

曹家老少七千余人身披白纱,神色沉重肃穆,不少人更是面带悲伤。

好男儿战死沙场!

对于曹家人来说,这已是绝大多数家族子弟的宿命,族人们历来不以战死沙场而悲痛。

然而今日,却由不得他们不悲伤,因为这些灵位中的绝大多数人,均死于这次家族内乱。

一座高台上,曹欢负手而立俯瞰下方,望着密密麻麻半跪在地的族人们,不知为何,他的心中也生起难以言喻的悲痛。

四相王叹息道:“都是大好男儿啊!”

曹欢无言以对,挥挥手招来守候在一旁的卫队武者,询问道:“曹驰呢?”

那名武者躬身回答:“曹驰大人亲自迎接冰原武者归来!”

“哦,知道了!”

曹欢点点头,想到即将与曹天兵这些人见面,心头难免多出几分兴奋感。

正琢磨间,如雷蹄声滚滚而来,只见当先一道身影手中提着一名青年急驰而来。

那青年虽然无法动弹,却仍是依稀能看出曹驰的模样。

提着曹驰的中年武者人高马大气势不凡,他眨眼间就奔入到家族门口,不顾阻拦长驱直入,边奔边怒骂道:“什么狗屁的家主,老子不服气!”

高台上,曹欢的眼神瞬间变得冰冷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