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风凛冽,吹动衣袂猎猎作响。www.Pinwenba.com

三人行走在平原上,望着四周一具具死状惨烈的尸体,莫名的悲愤油然升起。

上千人的矿场,竟然被人杀的干干净净!

这一幕景象太惨了,让人不忍目睹。

饶是曹欢两世为人,也未曾见识过如此残忍的手段。

他脸色越来越阴,几乎能够滴下水来。

在他担任曹家家主期间发生这样的事情,无论对方有何目的,都是在**裸的向他挑衅。

若不能找到凶手,他如何向曹家上下交代?

“这些尸体怨气冲天,若死于杀道极境之下,必不会有如此浓烈的煞气!”

神魂中,四相王冷静的分析着,作为活了五十万年的老鬼,他什么场面没见过?倒是能够保持镇定。

“不可能是曹语堂做的,时间来不及!而且他也不见得有这样的能力!”

曹欢努力抑制着心中的怒火,快速转动脑筋。

这些人死了怕有月旬时间,若不是冰原上常年温度极低,尸体早已经**了。

按照时间推断,那个时候曹语堂应该还在家族秘境,不可能跑到这么远制造惨案。

而且看他们身上的伤势,绝大多数都是剑伤,也就是说,他们是被修行剑道的武者所杀。

“观这些伤口,出手的武者绝不会超过三人!这三人的修为很强大,至少也是先天尊者级别!”

四相王自然能看出这些伤口的剑伤,他略一思忖,就已推断出蛛丝马迹。

他语气郑重道:“不管制造惨案的武者是有意还是无意,他们会很难对付!”

“再强又能怎样?你我联手,莫非还会惧怕三个先天尊者不成?”

曹欢冷冽一笑,眼前的一幕让他心中的怒火熊熊燃烧。

若有可能,他恨不得立刻将凶手抓到,凌迟处死以祭奠这些无辜被屠杀的族人。

四相王嘎嘎笑道:“本尊上次捏死曹英文,还没怎么过瘾。这次一下子来了三个,若不将他们活活捏死,岂不是辜负了老天爷一番美意!”

二人均是活出第二世乃至第八世的强悍人物,常人眼中畏之如虎的先天尊者在他们看来,不过是一头头待宰的羔羊罢了。

自从修为进入到破虚境后,前世白虎星君身上所有的那股傲然天下的气质复又出现在曹欢的身上。

如今的他,虽然战力仍不及法相境强者,但法相境强者想要杀死他,也要付出沉重的代价。

而一旦他能够贯通神门,踏入先天,以他的深厚积累,就算是法相境强者也绝非他的对手。

拥有如此的底蕴,曹欢还会惧怕谁?

他径自走到远处,忽然一拳轰向大地。

震耳欲聋的虎咆声响彻整座平原,脚下的大地霍然被轰出一座巨大的坑洞。

曹欢脸色平静无波,眼中却蕴藏着惊天的怒火,手掌虚张,真气喷涌着将一具具尸体凌空卷起,平放到坑洞里!

曹天兵和洛飞看到曹欢的做法,神色也不由得增添了几分悲戚。

二人终归是常年驻扎在绝鸟谷的武者,这些年来早已见惯了生死,若非这上千人死在一起的景象太过震撼人心,他们几乎不会为其所动。

二人径直走向不远处的几座由坚固的青石打造而成的房子,那处是蓝玉矿脉的仓库所在。

坚固的石门,已破碎成无数石渣,露出内中凌乱的景象。

原本应该堆放在仓库中的蓝玉被洗劫一空,一些珍贵的天材地宝也不见踪影,唯有那些生活物资整齐未动。

二人对视一眼,就已大概猜出蓝玉矿脉出事的缘故。

“应该是见财起意!只是不清楚是哪方势力干的!”

曹欢将这些尸体埋葬,也来到二人身旁,见此情景,脸色愈发的难看。

很显然,发生如此惊天惨案的原因,是有人夺取蓝玉所致。

目前唯一搞不明白的是凶手的动机是偶然还是针对曹家,不过无论是哪一种,曹欢都打算让其付出重大的代价。

曹天兵见曹欢杀气冲天,不由得面露忧色:“小欢欢,能够屠杀掉整座矿脉的武者,凶手的实力不容小觑,其来历也不会小了!”

他的意思很明白,一举杀掉千多人,没有一人漏网,凶手的实力若说不是先天,鬼都不信。

而明知道这处是天歌城三大世家之一的曹家矿场,却仍然选择动用这等残暴的手段,凶手必然有所倚恃。

十二宗门!唯有十二宗门的武者,才会如此嚣张跋扈!

可若当真是十二宗门的弟子所为,曹家就只能捏着鼻子忍下这口气。

曹欢清楚曹天兵的意思,十二宗门这样的庞然大物,绝非曹家能够惹得起。

如果眼前的惨案是这些大势力的弟子所为,他们就算想要复仇也绝无可能。

否则,曹家就要面临着天将怒火!

只不过,这口气如何能忍得下去?

曹欢沉默着一言不发,曹天兵苦口婆心劝道:“事到如今,只有竭力寻找到蛛丝马迹!这处矿场罕有人至,挟带大批蓝玉,他们势必会留下一些痕迹!”

“不过,若当真是十二宗门弟子所为,小欢欢你要答应我,三思而后行!”

“没问题!”

曹欢毫不犹豫点头,心中却不以为然。

四相王则嘎嘎怪笑道:“难怪曹家发展千余年,仍只能困居在边陲小城!他们恐怕永远不明白,富贵险中求的道理!”

就算是十二宗门的弟子又能如何?

这里偏僻高远,罕有人至,只要能将他们全部杀光,又有谁会知道呢?

曹欢不觉得曹天兵的顾虑有道理,但他清楚,曹天兵是在为家族考虑。

即使有一点点威胁到家族的可能,他都会毫不犹豫的反对。

这就是身居高位的悲哀,他们无时无刻考虑的均是整个家族,而非个人喜好。

曹欢当然不会认为曹天兵说出此言是怕了。

这样一个老不修的浪子,能对家族事务殚精竭虑,绝对是一件好事。

所以,他并不准备打击曹天兵的积极性。

三人沿着平原和矿场,分头查找凶手的痕迹。

曹欢一路向北查探,这是前往天风堡和其他几个据点的方向。

凶手做下如此惊天惨案,势必会想尽办法尽快离开冰原。

回到天歌城显然不现实,无论是哪个势力做下的惨案,前往天歌城那就是正面挑衅。

届时就算是十二宗门的弟子,曹家为了颜面也会拼尽整个家族复仇。

最有可能逃离的地方,便是天风堡!

只要在天风堡隐藏一段时间,待惨案的影响渐渐平息,凶手就可以施施然穿过天歌城扬长而去。

曹欢和曹天兵以及洛飞略作推断,就已得出这样的结论。

推断出逃离方向,曹欢自是当仁不让选择追杀过去。

洛飞和曹天兵则沿着无尽冰海和绝鸟谷的方向搜寻,以免出现纰漏。

三人沿着各自的方向搜寻了足足七日时间。

这一日,曹欢搜寻无果,刚刚击杀了一头八阶荒兽出气,只见一只云灵雀飞速破空而来。

他目光陡地凌厉起来,握住云灵雀的身躯,取下竹筒中的消息细细查看。

是洛飞传来的讯息,他已经找到了凶手的痕迹!

曹欢眼睛微微眯起,喃喃道:“真是没想到,杀了人后,竟然还敢停留在冰原上!”

四相王也意外不已:“这些家伙不知是蠢蛋,还是有所倚恃,胆子太大了!”

“呵呵,管他是什么原因导致停留在冰原,敢做下如此惊天惨案,他们必须要死!”

曹欢神情冷漠,一双眯起的眼眸中,杀意凛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