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一行有五个人,三男两女!看他们前去的方向,目的地应该是无尽冰海!”

一处隐秘的荒兽洞穴中,篝火上的烤肉散发着诱人的味道。www.Pinwenba.com

洛飞一边细致的涂上调料,一边为曹欢和曹天兵讲述追踪到这些人的过程。

“这五人中,有两男一女背负长剑,另外两人则背负着一个巨大包裹!我能察觉到包裹散发出的元气很精纯!”

“没错了!肯定是这群人干的!”

曹天兵咬牙切齿道:“他们身上有没有宗门标识?”

正常情况下,十二宗门的弟子穿着的服饰和随身所带的武器均会刻印宗门的印记,以表示他们的身份。

而大荒中的武者,绝大多数情况下见到这些印记,只要不是生死大仇,均会给十二宗门几分颜面以示尊重。

若这五人是大宗门弟子,必定会多少能看出些许端倪。

洛飞仔细的回想了下,道:“他们身着白色武士服,的确有宗门的印记!不过很奇怪,我不认识这些印记,可以肯定不是十二宗门的人!”

“不是十二宗门的人?”

曹欢和曹天兵同时眉头大皱。

洛飞不可能不认识十二宗门的标识,也就是说,这五人很有可能是一些中型宗门或势力的弟子。

只是曹家虽然偏居一隅,但在大荒也算是稍有名气,论起实力并不逊于中型宗门和势力。

尤其大荒各大势力均知冰原乃是三大家族私有领地,虽然不禁外来者历练,但来到人家地头上,多少要保留几分尊重。

很多势力下属的武者甚至是大宗门的弟子外出历练时,都会受到警告,严禁故意挑衅三大家族,以免引发不必要的矛盾。

故而冰原上历练的武者虽然不少,但这些年来始终保持相安无事的状态。

而三大家族的矿场和据点,更成为不少小势力的禁地。

残酷屠杀上千人的惨案,在冰原上还从未发生过。

犯下此案的凶手,绝对堪称丧心病狂。

曹天兵一听到不是十二宗门的人,精神顿时一振,怒骂道:“妈蛋的,我们现在就去会一会这些杂碎,看看是何人给了他们熊心豹子胆,竟敢做出如此惨绝人寰的案子!”

洛飞闻言立刻放下手中的活计,起身道:“我早就迫不及待了!要不是那五人气度逼人,一看就知是不好惹的硬茬子,不等通知你们我就动手了!”

二人同时望向曹欢,目光中充满期待。

曹欢苦笑着看了眼烤熟的荒兽肉,摊开双手道:“既然如此,就去会会他们!”

他早已打定主意,无论是哪方势力,犯下如此命案,他都会不顾一切将凶手击杀。

故而心中并不急着去复仇,早晚都是死人,何必焦急?

不过看二人的架势,也知道若是自己不同意,他们很可能会偷偷溜去报仇。

那五人能够轻易屠杀千人,可见实力强悍无匹,以二人的修为若贸然前去,只怕有去无回。

故而他几乎不假思索,就同意了二人的意见。

三人悄然离开荒兽洞穴,沿着无尽冰海的方向摸索过去。

无尽冰海,漫长的海岸线一直延伸到不知处。

寒风卷起层层海浪拍打在万年坚冰形成的海滩上,泛起漆黑的泡沫。

海浪层层叠叠,偶尔有荒兽踏海浪而来,刚刚上岸便仰天咆哮表示兴奋。

然而未等它登上冰原,一道凌厉无匹的剑气就已自不远处的冰川上爆射而来。

那剑气充满了古朴大气的意境,瞬息之间就已将荒兽击杀当场。

叶子云斜靠在一根冰柱,望着被他击杀的一头实力已达到十阶的荒兽,脸上满是无趣的神情。

他的目光悄然掠过身旁的师妹姚璇的娇躯,当看到白色武士袍笼罩下的那对小山丘,他禁不住吹了个口哨。

姚璇的个子并不高,大概只到叶子云的胸口,但她的身材却极为火爆,尤其是那对小山丘,几乎要撑破武士袍跳出来。

听到叶子云轻佻的口哨声,姚璇娇柔的小脸上泛起一抹羞涩,有些不知所措的伸出双手笼罩胸口。

但她这样的表现,却更让人为之兴奋。

“小师妹,你太软弱了,这样下去可不行!”

叶子云再发一道剑气,横空击杀一头渡海而来的荒兽,啧啧有声道:“瞧瞧师兄我,杀伐果断,这才是我圣地弟子应有的风采!”

姚璇被叶子云渐渐靠近的身影逼得步步后退,小声道:“叶师兄,你不要欺负小妹!”

叶子云邪笑道:“师兄怎么会欺负你?整个圣地,谁人不知,除了叶师姐外,姚璇师妹是圣主最喜爱的弟子!”

“师兄只是想告诉你,在圣地这个斗兽场里,每个人都是择人而噬的猛兽!若小师妹你总是这么善良,迟早有一天会被人吞的连骨头都不剩!”

叶子云的话,触动了姚璇的神经。

她娇柔的小脸上露出泫然欲泣的表情,带着哭腔道:“可是,那些人本不应该被陈师兄和白师兄他们杀死的!”

提到这件事,叶子云的脸色也变得有些不好看。

他身体一顿,苦笑道:“我也不愿看到那些无辜的人被杀,只是此次历练,圣主亲自指定二位师兄决断一切!他们做了决定,我又能奈何?就连谢师姐不也无可奈何下,帮他们一同杀人吗?”

“小师妹,你难道还看不出来吗?就是因为你我不忍心下手,才会被他们赶出来守夜!”

姚璇小脸上满是坚定:“就算守夜,小妹也不会莫名其妙就杀害无辜的人!一千多人,就这么被杀光了,他们明明可以取走蓝玉而不伤及任何人的性命!”

叶子云摇摇头,望向姚璇充满了怜惜:“小傻瓜,我们此次历练,是圣主大人耗费巨大的力气才促成的!二位师兄不愿让别人发现踪迹,以免浪费了这次机会,也是情有可原!”

话是这么说,但叶子云那张英俊的脸上却流露出不以为然的神色。

如果为了掩盖踪迹,他们大可以不去觊觎那些蓝玉。

抢了蓝玉,杀光了人,却堂皇的表示为了掩饰踪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