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意!

强大的枪意随着曹欢双手握在枪柄的瞬间,骤然扩散,牢牢将陈玉龙和白嘉元锁定!

后二者脸色猛烈剧变,眼眸中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陈玉龙骇然道:“如此强大的枪意,想不到大荒中竟然会有这等精妙的战技!”

白嘉元则眼露狂热:“这套枪技品阶只怕不低于真武龟蛇剑!陈师兄,你我此次只怕要走大运了!”

二人相视一笑,望向曹欢,犹如看到一个巨大的宝藏!

能够凝炼出如此纯粹强悍的枪意,可以预见眼前这青年修行的战技相当了得!

战技品阶越高,所能凝炼出的武道真意就越精纯,这是天下间所有武者都清楚的常识!

这也是为何品阶高的战技会受到众人追捧的缘故,武道真意越精纯,凝练武道法相之后,威力就会越强大!

二人以真武龟蛇剑凝练武道法相,在宗门同辈弟子中,其战力也是出类拔萃。www.Pinwenba.com

他们更加清楚,一套强大的战技,对于凝练灵台乃至于突破王境,都会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见到如此精妙的枪技,他们如何会不心动!

陈玉龙望向白嘉元:“你来,还是我来?”

白嘉元扫了眼曹欢,如同看待死人,淡淡道:“陈师兄修为比师弟略高一筹,就请师兄代劳了!”

陈玉龙哈哈一笑,也不介意白嘉元说话的语气,二人虽然均是法相境武者,但在宗门中的地位却并不相同。

白嘉元的师尊身兼圣地长老,可谓是位高权重。

不只如此,白嘉元所在的不老峰,也是圣地中赫赫有名的八峰之一!

论及在宗门中的地位,陈玉龙远远不及。

正是如此,白嘉元虽然修为比起陈玉龙略逊一筹,但此行真正的话事人,却落在了他的身上。

见他没有动手的**,陈玉龙眼中精光爆射,也不见如何动作,一柄锋锐无匹的长剑已然凭空出现在手中。

他长剑一抖,身后霍然浮现出一头巨型玄龟!

只见那玄龟仰天无声嘶吼,精纯的天地元气仿佛受到了召唤,顿时蜂拥而至。

“小子,不管你究竟有什么来头,乖乖交出这套枪技,我可以保证饶你一命!”

陈玉龙长剑一出,立时将曹欢积蓄的气势冲击的七零八落。

法相境强者,果然非同凡响。

曹欢顷刻间落入下风,脸上却并未流露出半点惊慌之色,他眼帘低垂,讥嘲道:“饶我一命?蓝玉矿脉千余条性命又该如何交代?”

他心中无喜无悲,丝毫不为眼前这五人傲慢自大的模样所惊扰。

蓝玉矿脉千余人被杀,不但导致大量蓝玉被这几人夺去,更破坏了他冲击先天的计划。

而即便是这五人未曾犯下罄竹难书的恶行,在得知他们真武圣地弟子的身份后,曹欢也绝不会任由他们离去!

真武圣地!叶楚雪!

那个带给他刻骨铭心仇恨的女人以及背后的势力,是他活出第二世之后,必须要铲除的目标。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岂会眼睁睁放任仇人扬长而去。

曹欢眼眸霍然大睁,舌绽春雷:“杀人者,偿命!还有什么好说的?”

夜空深处的星宿,猛地注入一股精纯无匹的星力,他身影暴闪,下一瞬一杆大枪已挟着一往无前的气势狂暴的凌空俯冲下去。

天枢!七杀!贪狼!三式合一!

曹欢甫一出手,便毫无保留,一杆大枪爆发出璀璨光芒,那光芒强烈到极致,竟是将整座冰川笼罩其中。

轰!

万古不化的冰川顷刻间轰然崩塌,漫天冰尘飘舞。

“果然强大!”

冰尘之中,五道身影冲天而起,当先一道身影赫然便是陈玉龙。

他长剑疾舞,背后的玄龟法相骤然间张开大嘴,强大的吸力凭空浮现,眨眼间就已将所有的冰尘吞入腹中。

玄龟法相的威能不止于此,伴随着陈玉龙的操纵,如电般掠至曹欢头顶。

它那双冷漠的眸子中遍布讥嘲,巨大的尾巴轻轻一摆。

咻!

刺耳的破空声划破天际,倏忽之间就已抵至曹欢身前。

浩瀚到让人无法抵抗的威能遍布天地,即使是站在远处的曹天兵和洛飞也能感受到这头法相的强大之处。

二人眼睁睁看着曹欢举枪抵抗,却被玄龟一尾巴抽飞出去的景象,不由得俱是骇然失色。

“敢如此大言不惭,还以为你有多强大!谁知却竟然仅仅只是破虚巅峰的小杂鱼,这样的修为也敢在我面前放肆!”

陈玉龙言语间颇有几分恼怒,先前曹欢踏空而行,表现出十足的先天尊者做派,结合强势的气场,让他不由自主的感到忌惮!

可一出手,便露了馅。

他一眼就看出来,眼前这家伙哪是什么先天尊者,根本就是破虚巅峰的武者!

陈玉龙长剑一挥,玄龟法相不给曹欢任何喘息之机,毫不迟疑的追杀过去。

他冷冷盯着被抽飞的曹欢,眼中尽是凛冽杀机。

“摇光!”

倒飞的曹欢反应也是极快,一杆大枪微微抖动,顿时引动星光护体。

那玄龟疾电般的尾巴抽中星光,一阵阵涟漪凭空浮现。

昂!

这一次并未如愿将曹欢抽飞出去,玄龟那双冷漠的眸子里泛起一丝戾气。

它发出巨雷般的轰鸣,脖子一缩一弹,血腥大嘴笔直的咬了下去。

狂暴!霸道!直接!

玄龟体型庞大无匹,形如大山大川,它张开嘴巴,竟是笼罩了方圆百里的范围。

远处曹天兵和洛飞骇然变色,他们发现无论曹欢如何闪避,都避免不了被吞掉的结果。

事实正如他们所料,玄龟张开嘴的瞬间,就已将曹欢连同护体星光全部吞噬进去。

二人面面相觑,心中冷意连连。

玄龟一击得手,巨型大嘴立刻紧紧闭起,转身慢悠悠向陈玉龙划去。

陈玉龙哈哈大笑:“大荒中的武者,难道皆是这等不自量力的蠢货?区区破虚巅峰的杂鱼,也敢挑衅我法相境强者!”

身后叶子云等人也莞尔不已,曹欢气势汹汹而来,他们还以为这家伙有多强大,谁知一转眼的功夫就被法相给吞掉了!

白嘉元沉声道:“陈师兄勿要将那小子玩死了,他那套战技可是非同一般!”

陈玉龙头也不回道:“白师弟放心!”

话还未说完,他忽然脸色一变,失声喊道:“糟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