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家老祖突破到法相境的消息,在有心人的散播下,如同一阵风似得传遍整座天歌城。www.Pinwenba.com

短短三日之中,天歌城各大势力纷纷派人携带重礼登门祝贺,亏得萧家山庄没有门槛,否则早已经被踏破了。

不止是天歌城各大势力,常年往来于冰原上的各大商行和一些有名气的武者,均有道贺。

诡异的是自从这个消息传出去之后,另外两大家族,王家和曹家便陷入到诡异的沉默之中。

曹家山庄,虎啸堂。

大长老曹光泽伏在案首,认真的处理家族事务。

曹驰和福伯以及三大堂统领们坐成一圈,激烈的争论着。

曹驰一脸郑重道:“王家家主王蓉蓉已经第四次派人前来问询,该如何应对萧家老祖突破的情况,她很担心萧家会借此机会针对我们两家!”

他沉声道:“王蓉蓉虽然坐上了王家家主的宝座,但她毕竟太过年轻,威望不足。萧家老祖突破的消息传出去后,王家内部不少势力蠢蠢欲动,若我曹家再不做出强力反应,恐怕她这个家主也难以做下去了!”

宗人堂大统领曹甲正色问道:“萧家有什么反应?”

曹甲还不知晓他弟弟曹乙身陨的消息,绝鸟谷被毁掉之后,他便同意曹欢的建议,回归家族本部。

听到曹驰的介绍,他诧异道:“萧家老祖突破的消息,不但来的突兀,传递的速度也诡异的快,这才几日过去,就连天歌城之外的人都已经有所听闻了!”

曹驰代替曹欢管理卫队,对此自是心知肚明,闻言冷笑道:“还不是萧家演的一场好戏!派人四处散播消息,只怕是不安好心!”

曹光泽这时抬起头,淡然道:“萧家至今为止也没有正式与我们联系,只能说明两种情况,要么萧家放出这个消息的目的仅仅是为了向各大势力发出通告。要么则是他们打算对我们,以及王家动手了!”

他望向闭目养神的福伯,询问道:“福伯,法相境强者的实力,以您目前的战力不知能否对付的了?”

福伯睁开眼睛,默然摇头:“老夫有自知之明,若萧长天当真突破到法相境,老夫绝不是对手!”

虽然早就知道这一结果,但听到福伯亲口道来,众人仍禁不住心中一紧。

曹光泽试探着说道:“不如我们也派人登门道贺?”

福伯不置可否,曹驰冷笑道:“大长老,就算我们派人前去道贺,只怕也不见得能得到好脸色!这几日来,萧家武者偶尔与我曹家子弟遭遇,均摆出一副趾高气昂的模样!”

“这样的情况与前些日子截然相反,只怕是萧家高层已有了决断!”

“管他的娘!又不是福伯突破了,萧家再怎么与我们亲密,也只是利益结合罢了!”

曹甲平日话不多,但一旦出口,便说明经过他深思熟虑,他冷然道:“想要应对并不难,无非是俯首称臣还是分庭抗礼!只要福伯能突破到法相境,我曹家还用惧怕他萧家?”

此言一出,众人不禁面面相觑,纷纷将目光投向福伯。

福伯苦笑摊手道:“法相境岂是那么容易踏入的?老夫桎梏在神门巅峰已有近百年时间,但至今仍未找到途径!”

法相境的门槛,若当真那么容易踏过去,萧家老祖突破的消息也不会惊动整个天歌城了!

自从三大家族立族以来,还从未有人真正突破到过这一境界。

就连曹家已经失踪的家主曹天奇,也不过是依赖猛虎法相,才拥有了法相境强者的战力。

曹甲的提议,显然不符合现实。

其余几大统领均是不发一言,无论曹光泽还是曹甲乃至于年纪轻轻就已位高权重的曹驰,均是家主大人嫡系中的嫡系。

他们不管如何表态,即使是出了纰漏,也无人会责难他们。

可几位统领却不敢如此,他们能够坐上统领的位置,可谓是费尽了心思,言行举动间自是谨慎小心。

一名副统领小心翼翼道:“大统领,现在的问题是福伯他老人家无法突破到法相境,又该如何应对?”

曹甲没有回答,目光望向安坐在案首后的曹光泽,二人目光交汇,淡然一笑。

“召集诸位开会之前,家主大人已传来讯息,他如今正在前往天风堡的路上,待处理完一些事情,不日即将返回!”

曹光泽对曹驰点点头,示意他拿出曹欢的亲笔信。

曹驰会意的掏出来递给大家。

曹光泽继续说道:“家主大人有言,萧家老祖突破到先天法相境,对我曹家和王家乃至于天歌城,都是一件幸事。以我两家的交情,我萧家自然要派人道贺!”

“派人道贺?”

众人不禁面面相觑。

到了这个时候,萧家已经明显表露出了敌意,上门道贺岂不是自取其辱?

一位副统领沉声道:“大长老,这样做会不会显得我曹家示弱了?”

“萧家的人恐怕不会给我们好脸色,家主大人为何要做出这样的决定?”

“谁爱去谁去,反正我是不去!一想到萧家人的嘴脸,老子就想一拳打爆他们!”

这位副统领一发言,其他人也忍不住心中郁闷,纷纷抱怨。

曹光泽唇角带笑,并未阻止众人发泄。

这几日来,萧长天进入法相境的消息就如同一座大山,压在了所有人的身上。

对于家族高层来说,这种压力更是直接和强烈,他们无时无刻不担心萧长天打上门来。

这些人仅是抱怨,却没有一个人打算妥协,已是难能可贵。

静静的听着众人抱怨片刻,他敲了敲桌子,咳嗽一声。

几位副统领的声音戛然而止,齐齐抬头望了过来。

曹光泽轻笑道:“家主大人的指示,我还没有说完!”

“他的手谕中,有八个字送给我们,八方云动,我自巍然!”

“八方云动,我自巍然?这是什么意思?”

听到曹光泽的话,众人纷纷愕然,脸上满是不解。

不止是几大统领,就连福伯也想不明白,沉声道:“光泽,曹欢究竟有什么打算?”

曹光泽摇摇头,正色道:“家主大人胸有沟壑,他有什么打算,弟子的确不知。但既然他送了我们这八个字,我们尽管照办就是!据我所知,萧家老祖突破到法相境,与家主大人有着脱不开的干系!”

揽月楼一会,虽然内中详情就连曹家人都不清楚,但跟随曹欢前去的曹驰却能窥知一二。

萧长天突破到法相境后,曹驰便将当日所见所闻讲述给了大长老曹光泽。

曹光泽凭此推断,自是能大概猜出一些!

只不过毕竟是道听途说,他并未将此事宣扬出去。

此时见到众人心思散乱,无奈下便将这件事丢出去镇定人心。

果不其然,他这么一说,众人顿时陷入到静默之中。

良久,才纷纷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却再也没有先前的慌乱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