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家家主萧珉与二祖萧长风亲自登门,甫一见面便说出日后以曹家马首是瞻,着实让刚刚突破到神门二重的曹欢大吃一惊。

距离萧家老祖萧长天被杀只过去半个月的时间,在这期间,曹欢并没有主动联系萧家。

而萧家也始终沉默着,据卫队探子回报来的消息,萧家内部对于老祖被杀反应极大,很多热血年轻的子弟扬言要灭掉曹家为老祖复仇。

不止是年轻一辈的子弟,老祖萧长天一脉的武者均对曹欢恨之入骨。

偏偏的,以萧珉为主的家主一脉一直没有表态,使得萧家内部人心惶惶,混乱成一团。

曹欢本以为萧家会因此与曹家彻底划分界限,潜心修炼,以图有朝一日替老祖报仇。

他甚至已将破掉鹤舞九天的法子传授给了曹光泽和曹天兵,即使他离开曹家,也不必担心萧家能够翻了天去。

这些日子忙着应付郝仁,倒也无暇顾及萧家的反应。

却是没想到,萧珉竟然说出这样的话!

这无疑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以萧珉为首的理智派在家族中占据了上风,为了家族发展大计,与曹家修好。

另一种则是萧家认识到鹤舞九天的缺陷,不得不与曹家修好。

而无论是那种可能,萧家都不可能真心臣服曹家!

他们就像是一群荒狼,暂时的隐忍,不过是为了日后更加疯狂的报复。

当然,曹欢对此并不在意,区区一个萧家,无论再怎么蹦达,也逃不过曹家的掌心。

他淡定的接受了萧珉的投靠,又亲自将萧珉和萧长风送出门外,便在曹光泽的陪同下回到虎啸堂,打算商议应对天元剑宗的对策。

天元剑宗意图插手曹家的核心利益,确然让曹欢头疼不已。

他并不畏惧这个号称霸主级别的宗门,可他终归是曹家的家主,任何一个决定都必须要以家族利益为首。

若答应天元剑宗的条件,可以想象,日后的曹家必然会逐渐被剑宗强者渗透,最终沦落为剑宗的傀儡。

这绝不是曹家任何族人愿意见到的情况。

可若是不答应,虽然郝仁并未出言威胁,但用膝盖想,也能猜到剑宗绝不会就此善罢甘休。

像剑宗这种庞然大物,只要随便放出风声不再支持曹家,以天歌城这样的重要位置,必然会引起无数势力觊觎。

远的不说,单单一个玄天宗,就足以让曹家彻底覆灭。

坐在书案旁的椅子上,曹欢头疼的揉着眉心,曹光泽与曹天兵脸色也均不好看。

“剑宗的目的已经很明显了,如果同意,我们曹家只怕会落到与封家一个下场!”

曹光泽神色凝重,语气中带着说不出的沉重感。

封家是距离天歌城八千里外的青岚城的统治家族,青岚城一向以盛产精金矿闻名遐迩,是大荒有名的几座矿产之城。

精金用途极为广泛,无论铸造武器还是战甲,均以其为基础,虽然价格不高,但却必不可少。

作为青岚城的统治家族,封家存世的时间要远超过曹家,至今已传承五千多年之久。

封家传承悠久,家族实力强悍无匹,据说封家老祖早在千年前就已踏入灵台巅峰,只可惜迟迟无法踏入王境,最终带着遗憾殒落。

正是封家老祖的殒落,才令的这个只差半步便能与十二宗门比肩的强大势力沦为十二宗门觊觎的对象。

寒山器宗与丹鼎宗以及金刚门等五大宗门联手强势入驻封家,迫的封家同意五大宗门插手家族核心利益。

自此以后,短短五十年间,原本兴盛一时的封家,已彻底沦为五大宗门的附庸势力。

剑宗对待曹家的方式,与五大宗门插手封家的手法如出一辙。

曹光泽苦笑道:“所以,我们绝不能同意剑宗插手家族的核心利益!”

曹天兵没好气道:“我们如何不明白剑宗不安好心?但若是不同意,只怕剑宗也不会善罢甘休吧?”

曹光泽摇摇头:“如今我们是进退维谷,无论同不同意,家族恐怕都要面临生死存亡的危机!萧家虽然表态以我曹家马首是瞻,但萧珉此人雄才大略,绝不会屈居人下!”

“为今之计,只有显露出强大的实力,让剑宗感到忌惮,不敢轻易对我曹家动手!”

曹光泽眼眸中流露出沉思的神色,望向曹欢:“家主大人,不知您与郝仁之间,谁更厉害些?”

曹天兵也面露关注。

如今的情况已经很明朗了,剑宗选择此时插手曹家核心利益,无非是看到曹家经此内乱之后,原有的六大先天尊者死的死,失踪的失踪,只余福伯一人苦苦支撑,实力锐减的缘故。

当然,其中也有曹欢年纪太幼,被人看轻的原因。

只不过剑宗高层似乎也没料到,曹欢的进步会如此之快,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就已贯通神门,踏入到先天境界。

也正是因为曹欢出乎意料的迅速进入先天,才让剑宗生出紧迫感,趁着他尚未成长起来时,迅速将手伸到曹家。

为今之计,唯有曹欢展露出强大的天赋和战力,或许才会让剑宗高层生出一丝忌惮,从而不敢对曹家使出太激烈的手段。

而这也仅仅能让曹家缓口气而已,真正想要摆脱剑宗的控制,只有培养出真正的王者,才能真正拥有与剑宗分庭抗礼的实力。

只是王道强者何其艰难?除了十二宗门,大荒中其他王者屈指可数。

百多年前倒是有那么几位,遗憾的是他们进入无尽冰海之后,便再也没有归来。

迎着二人关切的目光,曹欢抿着嘴,沉吟道:“郝仁的修为深不可测,如果我猜得不错,他恐怕已经开始凝练灵台了!真正论起来,我不如他!但如果生死搏杀,他不见得能胜!”

论起修为,曹欢自然比不上郝仁。

倒不是他的天赋不及,实在是他夺舍重生至今,也不过才两年多的时间,能够踏入先天,也是因为身怀白虎真解的缘故。

这么短的时间能做到这一步,几乎已经是极限了!

即使如此,也是依赖于种种奇遇,才侥幸晋级到如此境地。

然而郝仁虽然至今也不过三十上下,但却自幼便开始修行,又拥有剑宗这样强大的后盾,从不缺少各种战技和修炼资源。

他绝对属于天之骄子的行列!

这样的人物,即使两世为人,曹欢也不觉得自己在修炼速度上能够超越他。

当然,这只是修炼而已,若真正搏杀起来,凭借天妖解体,曹欢有信心能够将他斩杀。

曹光泽和曹天兵经验丰富,自是能够听出曹欢话里的含义,二人脸色同时一松。

曹天兵吐气道:“杀了郝仁肯定不行,天元剑宗会疯的!”

曹光泽也无奈道:“我们已经得罪了玄天宗,若再得罪剑宗,只怕我曹家离覆灭不远矣!”

三人面面相觑,一时间竟是不知如何是好。

曹天兵怒骂道:“左也不是,右也不是,妈蛋的,难道就这么看着剑宗渗透到家族不成?”

曹欢咬咬牙,正要说话,神魂中突然响起四相王没好气的怒骂:“一群白痴,曹家能走到如今这个地步,真是半点不冤!”

“嗯?”

曹欢一愣,小心翼翼问道:“前辈莫非有什么好办法不成?”

四相王冷笑道:“亏你两世为人,竟然连形势都看不明白!本尊且问你,剑宗为何会选择在这个时候派来使者?”

这不是明摆着的!

曹欢苦笑:“想必他们是想趁我修为尚弱,掌控曹家吧!”

四相王鄙视道:“就算你修为不弱,难道他们就不会插手进来?什么样的修为才不算弱?法相境?灵台境?还是王道强者?”

“前辈究竟想说什么?”

曹欢眉头一皱,他有些想不明白四相王的意思。

曹家与天元剑宗相比,无论实力还是底蕴,都相差太大,这是很明显的事实。

四相王一眼就看出曹欢的疑惑,不由得冷笑连连:“天元剑宗既然号称十二宗门,大荒霸主级别的势力,王者难道还会少了?他们若想要对付曹家,即便你踏入王者境界,也只能眼睁睁看着无力反抗!”

“当然,事实是这样,但不代表剑宗真敢去对付拥有王者的势力!因为王者已经强大到突破生死的境地,轻易绝不会殒落!一旦得罪了王者,只要其不死,后果可想而知!”

“可曹家终归没有王道强者,你可知道为何天元剑宗没有采取激烈手段对付你?”

“前辈所言,正是晚辈的疑惑!”

曹欢心念电转,他的确想不明白,以天元剑宗的强势,何须派来郝仁委婉以合作名义侵吞曹家。

他苦笑道:“晚辈两世为人,还从未有过管理一个家族的经验,对于这方面所欠太多了!”

四象王倒是没有讽刺他,淡淡道:“因为他们顾忌的是未来的你!换句话说,你的修行速度,吓到了他们!”

“仅仅这一点?”

曹欢眉头紧皱,苦思道:“以剑宗的底蕴,应该不会对晚辈如此顾忌吧?”

四相王冷然道:“自然不仅仅是这一个原因,其中或许还有十二宗门内部的牵制吧!曹欢,你不要忘记了,澹台清风还等着追杀你呢!”

“我明白了!”

提起澹台清风,曹欢灵光一现,恍然道:“他们之所以没有采取激烈手段,是顾忌我修为进速太快。而选择在这个时候派人来到曹家,恐怕是抱着我被澹台清风击杀的打算!”

“若你被杀,曹家群龙无首,剑宗正好可以趁虚而入!所以,剑宗的人才没有离去。只怕他们已经通知了玄天宗的人,要不了多久,澹台清风就会赶来!”

四相王冷笑道:“所以,你要做的不是如何抵御剑宗的侵袭,而是想办法杀掉澹台清风!只要干掉他,你飘然远去,让剑宗无法寻到你的踪迹,又知道你尚在人世,他们就不敢对曹家做出过份的事情!”

“十九岁的先天尊者,只要能活下来,再大的势力也不会轻易去得罪他!”

曹欢若有所思的抬起头,望向曹光泽,沉声道:“大长老,拟定战书,我要挑战澹台清风!”

澹台清风?

曹光泽和曹天兵面面相觑,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