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脚下,无论狐狸和冯章只怕都不会想到,就在他们的头顶,有一双眼睛悄然盯着他们。

在他们看来,有暗蝠血脉的探子在一侧窥探,这四人就算修为再强大也决计无法察觉到。

事实上也正是如此。

若非曹欢攀登腾龙峰时,将暗羽雷鹰分身放出警戒,根本就不会意识到会有人始终缀在他们身后。

从山峰之巅悠然向下行走,曹欢看到战意高昂的三人,心中不禁暗赞一声!

金刚门的体修,是大荒中最善战的武者。

这些武者本就已磨砺肉身为主,肉身强悍无匹,战斗起来奋勇无比。

这三人出身于金刚门,显然也继承了金刚门的传统,一听说有战斗,便立刻精神抖擞。

望着手持一对人头大小的铜锤的郭子兰,曹欢哭笑不得道:“郭姑娘,还是先将武器收起来吧,这多费力气啊!”

看郭子兰手上的那对铜锤,只怕不下万钧,如此沉重的巨锤,对比郭子兰娇小的身材,实在不成比例。

距离走到山脚还有很长一段路,石阶上弥漫着龙威,让他们不得不分出力量抵抗。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个小姑娘竟然还掂着铜锤,不得不让曹欢为之佩服。

郭子兰被两位师兄鼓动的热血沸腾,不自觉的就将武器掏了出来,听到曹欢的话,俏脸顿时**辣的。

她皮肤黝黑,倒也看不出有什么变化,随手将铜锤挂在腰间,不好意思的一笑。

庞兵在一旁说道:“果子,待会你和我在一旁压阵,遇到不顺眼的一锤砸死他!”

郭子兰瞪了庞兵一眼,小声道:“砸死太血肉模糊了,不好看,砸扁了,用真气封住皮肤,这样不会血肉横飞!”

曹欢哑然,段奎也哑然。

四人丝毫没有大战临近的紧张感,说说笑笑的一路向下走去。

山脚下,狐狸与冯章大模大样的守在石阶尽头,其余九名武者则站在他们身后。

偶尔有闻名腾龙峰的武者想要一览山景,均被九名武者挡了回去。

蝶盟和云游帮两大青岚城巨头的重要人物出现,饶是有人愤愤不平,也不敢表露出来。

一时间,山脚下除了十一人外,再也看不到任何武者身影。

众人默默等待着,倒也没有任何焦急情绪。

除了狐狸和冯章两名灵台境强者以外,其余九人也尽是先天神门境尊者,其中曹英杰更是踏入神门巅峰的尊者。

其中任何一人,论起心境都远超寻常武者,经历过无数次搏杀的他们很清楚,狩猎需要极大的耐心。

一个晌午就在众人的耐心等待中悄然过去,转眼间便到了黄昏时分。

与狐狸并肩而立的冯章看了眼天色,脸上流露出一丝不耐之色:“狐狸,你的那名暗蝠血脉的手下究竟有没有查探到那四个小家伙的踪迹?不是说他们登上腾龙峰了?怎么如此之久仍未下山?”

正常情况下,就算是先天尊者登上腾龙峰,也不可能在龙威下坚持太久。

最重要的一点是腾龙峰有宝藏无疑,但就连王者也无法打开宝藏的封印,寻常的先天武者自是不可能成功。

龙威的压迫下,无论真气还是肉身力量都会受到极大的压抑,时间长了难免会受到一些暗伤。

故而这些年来,极少会有武者会驻留在腾龙峰超过一个时辰。

而眼下,这四个小家伙竟然在腾龙峰停留了整整一下午,仍然不见踪影。

这难免会让冯章心中产生怀疑。

不止是冯章,狐狸此时心中也暗自犯嘀咕。

若非她已经让探子离开,此时一定会将其叫过来询问经过。

但无论如何,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他们也只有耐心等待下去。

狐狸心中暗自琢磨,若盟中的探子敢欺骗她,等回城之后,她定会给那家伙好看!

即使他是罕见的暗蝠血脉,天生的潜行者,也绝不轻饶。

二人正等的不耐烦的时候,石阶转弯处,一男一女宛若闲庭漫步般走了出来。

这对男女一胖一瘦,一黑一白,似乎他们在争执着什么,脸色均有些严肃。

“是金刚门的那两个小家伙!破虚巅峰的修为!”

冯章眼睛骤然亮了,对狐狸说:“他们交给我,你吩咐手下准备!”

狐狸笑盈盈点点头,心中却好笑这两个出自同门的家伙见到自己等人为何没有半点惊讶,一看就知是初出江湖的雏儿,面临危险毫无自觉,反而为一些琐事争论不休。

她忍不住放出灵觉想要听听二人的对话,可惜腾龙峰上龙威弥漫,极大影响了灵觉的发挥,只能听到零零碎碎的声音。

“——不用真气封住皮肤——血肉模糊——难看!”

“——死了——还理会难看?”

“——女儿身——对敌不能太残忍——”

“这还不叫残忍啊?那什么叫残忍?下面的人等不及了,我们快下去吧!”

随着二人越走越近,传入耳中的对话也越来越清晰,狐狸脸上的笑容渐渐收敛,换成恼愠之色。

不止是她,冯章的脸色也难看到了极点。

二人显然是在讨论怎么样打死敌人才不会看起来太惨烈,最后一句更表明了他们早已经察觉到自己等人的存在。

这是怎么回事?

狐狸和冯章对视一眼,均疑神疑鬼。

不过旋即他们就被二人大模大样的姿态所激怒。

冯章残忍的舔了舔嘴唇,三角眼中泛起暴虐的情绪,他猛地上前一步狞笑道:“两个小崽子,终于在这里逮到你们了!本尊曾说过,敢坏我云游帮的好事,就算是金刚门的人也不行!还不给我乖乖滚过来!”

他五指虚张,身后忽然浮现一道天台虚影,那天台浩浩荡荡一直延伸到虚空深处,足足有九阶之多。

一旁的狐狸见此一幕,美眸忽然眯了眯,心说难怪冯章残暴无情,喜怒不定,仍会受到欧阳海的重视。

灵台大成的强者,虽然不见得能够踏入王道,但也已拥有了冲击王道的资格。

这样的人物,放在任何一个势力,都绝对拥有座上宾的资格。

只见冯章的五指之间,犹若实质的真气喷涌而出,瞬间化为元气大手,向刚刚走下石阶的二人凭空抓去。

二人之中,胖子庞兵脸色骤然剧变,惶然举起双手道:“喂,喂,我们只负责看戏,不负责和你打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