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入到眼帘的是一条看不见边际的巨型光带,各种颜色的光芒层层叠叠,仿佛一条河流,生生的将一座大陆从中间剖开。www.pinwenba.com

这条光带高不见顶,直入天际,与天空紧紧相连,肉眼看去,就仿佛是从虚空中垂落的光河,巍峨壮观。

无法看见光带的后面是什么,这条光带似乎能够隔绝灵觉,曹欢尝试着以灵觉查探,只觉得灵觉仿佛进入到另外的世界,无限延伸,感觉不到边际。

崩!

神魂中传来一声轻响,是神魂之力匮乏,释放出去的灵觉被绷断的声音。

曹欢突然有种心神俱疲的感觉,望向光带的目光中,不由自主的多了几分骇然之色。

“就算王道强者的灵觉,也无法探测出乱流障海的情况,凭借你的灵觉,竟然敢不自量力的探试!不得不说,曹欢你小子有种!”

神魂深处,四相王一脸的幸灾乐祸,气的曹欢牙根直痒痒。

这个老混蛋明知道乱流障海的情况,却偏偏不阻止他试探,这明显是想给他苦头吃啊!

“这地方太诡异了!”

曹欢无视四相王的嘲笑,沉声说道:“光带的背后,似乎是另外一个世界,我的灵觉进入其中,如泥入大海,竟然断了联系!”

四相王嗤之以鼻:“若不是这样,又如何能将大荒隔绝于世?本尊记得大阵布置的最初阶段,即便是王道强者也无法强行穿过!数十万年过去,这座大阵的威力也减弱了!”

“连王道强者也无法强行通过?这么强的阵法!”

曹欢吃惊不已,眼前这条光带,无疑便是四相王所说的天外异族强者布置的大阵。

正常情况下,无论任何阵法都以蓝玉或源石为根基,若不经常维护,换掉消耗空能量的阵基,大阵自行崩溃只是时间问题。

然而,乱流障海存在于世间整整五十余万年,可竟然只是威力减弱了!

这些天外异族未免也太强大了!

他们究竟用什么样的宝物,作为维持大阵运行的能量阵基?

油然间,曹欢心中生出一连串的疑问。

四相王似乎对曹欢的疑问颇为清楚,他叹息道:“这就是天外异族的强大之处!他们的武道,比起我们所在的世界里的武道,高明何止百倍?曹欢,说出来你恐怕不会相信,这些天外异族修行所用的资源,很多都是我们闻所未闻的宝物!这些宝物随便拿出来一样,都足以让武者直接推开天府之门!”

“您老的意思是说,天外异族的武者,起步就是王道境界?”

曹欢倏然而惊,他突然有种骂娘的冲动,无论大荒还是中土神州的武者,均自幼辛苦修行,耗费无数精力和时间,也只有极少数一部分幸运的武者才有机会推开天府之门。

然而这些天外异族竟然生而就是王道强者,这未免也太不公平了!

四相王哈哈一笑,说道:“是不是生而王道,本尊不清楚,不过他们的起点的确要比我们所处的世界高明十倍不止!老夫倒是听说,很多天外异族的孩子,出生之后便神门贯通,他们修行速度奇快无比,二十多岁的王者比比皆是!”

此言一出,曹欢虽然仍旧心有不忿,但却稍稍平衡了一些。

生而先天,固然很强大,但终归只是先天境界而已,比起生而王者那等逆天的不公平,总能让人容易接受一些。

他忽然有些奇怪,问道:“前辈是如何知道这些事情的?难道你曾经与天外异族打过交道?”

“打过交道么?呵呵!”

四相王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而是苦笑道:“你可知道当年天外异族派来的强者,最年轻的一位王道强者甚至只有十九岁?我见过他们最强大的一位圣者,也才刚过百岁!”

“本尊苦修一千八百余年,才堪堪摸到半圣的门槛!造化之不公,莫过于此!”

百岁的圣者!十九岁的王道!

曹欢张了张嘴巴,突然有种想要骂人的冲动。

难怪四相王宁愿斩掉半圣的修为,自封天府秘境。

任是谁见到这样逆天的强大存在,武道意志也会产生动摇!

辛辛苦苦修行上千年,竟然不如人家一个小毛孩,这样的现实,谁愿意接受?

他忽然对四相王的遭遇有了深刻的理解!

四相王并没有理会曹欢的想法,幽幽道:“所以,你一定要努力修炼!切不要认为你如今在王道之下无敌而感到骄傲!按照天外异族的标准,你此时的实力,才不过相当于稚童阶段!”

稚童阶段!

曹欢无语苦笑,原本战胜澹台清风所带来的喜悦情绪一扫而空。

这时,身旁的姚璇已然从腰间解下那枚传讯符,征询的目光望向曹欢:“叶师兄?”

曹欢被惊醒,见到传讯符,自觉的将自己的那一枚也摘下递给姚璇:“两枚一起激发吧,有备无患!”

姚璇抿着嘴笑了起来,这位叶师兄在那个酒鬼师伯门下,仍能获得进入大荒的机会,其思维之缜密,的确令人惊叹。

只可惜!

她眼眸中流露出一抹怜惜之色,若此次能够寻到青龙真解,或许叶师兄尚有一线机会在宗门崛起。

只是眼下的实际情况却恰好相反,可以预见,一旦他回到宗门,依然会与进入大荒之前,过着毫无尊严的生活!

想到那位酒鬼师伯,姚璇内心轻轻的叹息一声。

她不再说话,双手各持一枚传讯符,灌注真气,激活其中的秘法。

下一瞬,便见到那两枚传讯符陡地光明大放,缓缓漂浮在姚璇的掌心!

“去!”

姚璇快速在其中一枚传讯符上写了几句话,娇叱一声,两枚传讯符便倏地消失不见。

曹欢灵觉敏锐的察觉到,这两枚传讯符几乎是瞬间就已破开了光带,向乱流障海深处飞掠而去。

好快的速度,好高明的手段!

见到这一幕,他不禁心生凛然,真武圣地的手段越高明,就意味着他复仇的难度就越大!

只不过,已经走到这一步了,他断然不会后退!

叶楚雪,我,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