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河城,中土神州北部最大的一座城池。www.pinwenba.com

作为真武圣地俗世的据点,这座城池一向牢牢把控在圣地的手中,足足有数十万年之久。

伴随着前往乱流障海冒险的武者越来越多,这座城池的面积不断扩大,人口也越来越多。

时至如今,清河城中仅是常住人口就已近百万之数。

这样的规模,在整个中土神州均属罕见,能够超越这座城池的,唯有盘踞中央区域的天鎏城等几座中土神州最古老的城池。

城池之所以取名清河城,是因为城外一条大河自莽莽山脉奔腾流出,横跨半个中土神州,最终与天鎏城外的通天河汇聚流入广袤大海。

这条大河便叫做清河!

有赵广信这样的强大刺客在暗中保护,叶子云一路上没有遇到任何麻烦,顺利无比的来到清河城外。

斑驳古老的城墙在夕阳下闪烁着异样的光泽,依稀可以看到上面黑褐色的血迹。

那是这座城池存在无数年来的痕迹,它们见证了这座城池无数次的灾难与崛起。

根据叶子云本体的记忆,这座城池早期并不属于真武圣地所有,而是一座完全由散修武者建立起来的城池。

这些散修辛辛苦苦驱赶走盘踞在此处的荒兽,用血与汗铸造出可以防御危险的聚居点。

直到真武圣地北迁,这座城池落入到圣地手上之前,这座城池几乎保持着每年经历一次血战的痛苦。

自从圣地接手之后,不断强化城池的防御,派出大量强者坐镇,四处出击斩杀强大的荒兽。

数以十万计的时间里,方圆十万里山脉的荒兽几乎被斩杀殆尽。

侥幸活下来的荒兽,也因此退入山脉更深处乃至于乱流障海外围。

正是由于有圣地的治理,这座城池一直保持着欣欣向荣的姿态,住民越来越多,汇聚而来的武者也越来越密集。

这给真武圣地带来了数之不尽的好处,其他不说,仅仅是清河城原住民中,每年发掘的有天赋的弟子,便过百数!

这些人中,甚至曾经走出过山主级别的王道强者!

毫不夸张的说,如今的清河城,已不仅仅是真武圣地的据点那么简单。

这处城池,已经融入到了圣地的每一个角落,成为圣地重要的组成部分。

在城门口出示真传弟子的令牌,叶子云并没有受到任何刁难,便大摇大摆进入到城中。

对于负责看守城池的武者来说,真传弟子,就相当于外门弟子见到山主那样的恐惧和羡慕。

由于曹欢和四相王的催促,叶子云并不打算在清河城中浪费时间。

走在人头攒动的大街上,他循着记忆,直奔城中央的传送阵而去。

清河城的传送阵,是中土神州北部最大规模的符阵。

这座符阵最远能够传送出三万里的路程,可以直接进入中央区域的天鎏城之中。

正是如此,这座符阵极受广大冒险者们的喜爱,虽然一次一千枚蓝玉的代价让很多人承受不起,但每日仍然有大量的武者在此排队,等待回归天鎏城。

当然,也有更多的武者从传送阵中走出来,前往乱流障海冒险。

叶子云赶到传送阵前,天色已有些黑了,然而传送阵两侧,依然挤满了人群。

十几名身着真武圣地弟子服饰的武者正忙碌着维持秩序,这些弟子态度很恶劣,见到不遵守规矩的武者,上前便是一通拳打脚踢。

令人啧啧称奇的是,很多武者明明修为比这些只有真武境的弟子强大,却始终没有一个人敢反抗。

甚至连抱怨的声音都听不到。

由此可见,真武圣地在清河城是何等的地位。

站在队伍的末端,叶子云抬头打量过去,只见前方排了足足有上百人的队伍。

队伍的最前方,两名真武圣地的武者坐在案桌后,他们面前堆满了零零碎碎的蓝玉。

这还仅仅只是一部分,叶子云注意到这两个人的脚下,堆着十几个鼓鼓囊囊的半人高的包裹。

毫无疑问,这些包裹中装着的也是蓝玉。

“下一个!”

当先一名武者缴纳了蓝玉之后,便径直走入到符阵之中,一束夺目的光芒亮起,他的身影已是消失不见。

坐在桌案后的一名真武圣地的管事懒懒的叫了一声,排在前面的武者立刻乖乖奉上路费,跳入符阵。

符阵传送的效率极高,武者进入其中转瞬就不见踪影。

叶子云等待大半个时辰后,前方已由上百人减为十三四名武者。

而他的身后,则已经再次排满了人群。

这些武者的特征很明显,身上均带有常年搏杀流露出的勇悍气息,还有一些人身上背着巨大的包裹,显然收获颇丰。

不过真武圣地的弟子维持秩序虽然态度不好,但却没有一个人见到这些人身上明显背着宝物的包裹而生出邪念的。

这让叶子云颇为感慨,圣地能够将清河城治理成如此欣欣向荣的景象,的确有自己的一套。

这让他和曹欢心中愈发的感到沉重,这样一个强大的势力,想要摧毁,当真不容易。

就在他心生感慨的时候,前方忽然响起激烈的争执声。

只见一名衣着华贵的少女,正指着其中一名管事怒骂:“本姑娘并非没有钱,只是被人盗了而已,路费暂且欠着,待本姑娘回到天鎏城,自然会有人送到真武圣地!”

“这位姑娘,稍安勿躁!”

那名被指着鼻子的管事脾气颇好,闻言也不动怒,平静的声音顿时让少女怒色稍减。

只听那名管事微微一笑,问道:“看姑娘的装束,来历颇为不凡!我且问你一句,如果你进入酒楼吃饭,若是不付钱,店家难道会让你吃白食?”

“本姑娘说了,不是不给钱,是本姑娘的钱被天杀的狗贼给盗走了!”

少女聪明伶俐,一下子就听到管事言语中的讽刺之意,怒气再次被勾了起来。

那名管事依然笑容应对,但却始终不开口答应让她白白过去。

少女气的俏脸粉红,却也不敢不理不顾进入符阵。

这时,人群中传来喧闹声。

有人喊道:“那个小娘子,是不是没路费了?要不要哥哥赞助你一些?哥哥不要你还,只要陪哥哥一晚即可!”

人群中哄然大笑。

少女猛地回过头,盯着说话的冒险者,美眸中寒光一闪,下一瞬已然直扑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