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枚珍贵至极的源石,却竟然被叶子云轻而易举的拒绝掉。

这样的做法落在一众怦然心动的武者眼中,显然极其不理解。

不仅仅是这些武者,就连帝林和身后的帝影影乃至于帝族后人们均流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

帝林眼见着叶子云即将离去,连忙出言阻止:“这位小兄弟,还请留步!”

叶子云身影微微一顿,头也不回道:“还有事?”

帝林苦笑道:“还未请教兄弟大名,是帝林的失误!这枚源石,既然是殷殷让我给你的,还请你务必收下!否则的话,你也看到刚才的情景了,她若是知道你没有收下,帝林只怕要被她寻一通麻烦!”

叶子云转过身,盯着帝林那张诚挚的俊脸,突然发现这家伙比起其他的帝族后人,似乎看起来要顺眼的多。

神魂中,四相王一个劲儿催促叶子云手下宝贝。

那可是一枚源石啊,如此大礼如何能不要?

要知道,当初陈峰奖给叶子云的六枚源石,被曹欢扣了三枚,被曹欢神魂中那个神秘强者抢走了两枚,留给他的只有区区一枚!

四相王想起这个就欲哭无泪,他不是没想过从曹欢手上抢来剩下的源石,可一想到那个神秘莫测的强者,就不敢有任何动作。

最悲剧的是他得到的那枚源石,早已被他用来修复神魂伤势,消耗一空。

而若是能弄到百八十枚源石,即便没有万古玄冰的冰魄,他的伤势也会得到极大的好转。

这让他如何会不为源石而心动?

不过叶子云有着自主的意识,自是不会听从四相王的意见。

曹欢始终沉默着,显然也不认为叶子云应该拿这枚烫手的源石。

叶子云想了想,露出一丝笑意:“在下叶子云,见过帝林兄!这枚源石,叶某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收的,叶某想来,若今日你我角色互换,想必帝林兄也定然会如叶某这样的做法!”

帝林听出叶子云语气中的坚决之意,便知道眼前这青年,身怀傲骨。

他苦笑不已,摆手道:“叶兄就不再考虑考虑?”

叶子云毫不犹豫摇头:“帝林兄难道希望叶某收下?”

“说实话,我是既希望,又不愿看到!”

帝林长叹道:“无论如何,叶兄这个朋友,帝林交定了!若你在天鎏城停留,不妨抽空来看看帝林!”

叶子云哈哈一笑,眼前这家伙白发飘飘,那副卖相让人打心眼里低看一眼,没想到竟然会是如此妙人。

他也不说去看,也不说不去,就这么打算转身离去。

这时,帝林身后突然传来一声不屑的鄙夷:“矫情个什么劲儿啊,不就是想要高攀我帝族吗?何必装出一副傲骨凛然的模样出来?”

“影影!”

帝林脸色一变,低声呵斥。

叶子云的身影一顿,冷冽的目光盯向帝林身后的帝影影,刚才那句话正是从她口中吐出来的。

叶子云鹰隼似得目光中充满了冷意和讥诮,他微微默然,叹息道:“现在,叶某总算明白为何殷殷会如此看你不顺眼了!”

“你这个贱民!”

提起殷殷,帝影影就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似得,一蹦三丈高。

她身影疾飞,瞬息间就已掠向叶子云而去。

也不知帝林是阻拦不及,还是压根就没有拦截的意思。

直到帝影影来到叶子云头顶,他才勃然色变,怒喝道:“帝影影,你想干什么?”

想干什么?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情!

帝影影压根就不理会帝林的怒喝,右手凌空握成拳头,轰然一拳砸了下去。

这一拳,比起攻向殷殷的那一拳只强不弱。

拳头还未落下,狂暴无匹的拳势就已死死将叶子云锁定,恐怖的气息压得四周人群纷纷踉跄后退,眨眼之间叶子云身周就已空无一人。

“怎么?想教训叶某?”

叶子云夷然不惧,讥嘲的望向半空扑来的帝影影,轻笑道:“若是帝林兄,或许还有机会,可是你——”

他伸出食指,轻轻摇了摇:“还不够资格!”

下一瞬已握成拳头,直迎了上去。

拙拳!

嗡!

伴随着叶子云拳势勃发,不工真意骤然爆发开来,凝聚在拳势之中。

一旁的众人,包括帝林及帝族后人们只觉得眼前一花,站在下方的叶子云已然消失不见。

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巍峨山峰,那山峰充满古朴大气的味道,其中又夹杂着一丝不屈的意味!

若有真武圣地的武者在此,必然能够认出,这座山峰与拙青峰毫无二致。

叶子云竟然将拙拳的意境领悟到如此境地,传出去必然会叫人大吃一惊。

山峰自然是幻象,叶子云也没有消失,而是实实在在的脚踏大地。

只不过这一刻他的气势,却叫人望而生畏!

“好强大的拳势!好恐怖的武道真意!”

帝林脸色骤然一变,望向叶子云时,眼中已充满了战意。

不过旋即他的战意就收敛起来,他能看出来,叶子云的拳势和武道真意虽然恐怖,但他的修为实在太低了些!

以他那堪比王境的战力,若是与叶子云交手,无异于以强凌弱!

他禁不住叹息一声,这青年,若是再强些就好了!

帝影影拳势狂暴无匹,当空落下,遮天盖日。

轰然之间,已是与叶子云的拳势短兵相接。

叶子云只觉得帝影影的拳头极速颤动,霎那的功夫,已是轰出百拳之多。

他眼中露出凝重之色,先前见殷殷随意的将帝影影的拳势破开,只以为这少女拳势不强。

可亲身经历下,却意识到不是帝影影不够强,而是殷殷那头母暴龙太强了!

叶子云想也不想,头顶卤门骤然大开,天地元气如潮水似得灌注到身体之中。

他沉声开喝:“破!”

轰隆!

两只拳头毫无花假的碰撞到一起,发出沉闷的**碰撞声。

帝影影的娇躯被震得倒飞出去,远远落在十余丈外,脚下重重一踏,地面传来怦然巨响。

叶子云脸色骤红,只觉得喉咙一甜,一口鲜血就要喷出。

这时,身体中涌起浑厚的真气,那真气所过之处,所有暗伤立时消弭。

是曹欢,见他被帝影影打伤,释放出真气替他医治伤势。

【 - 为您精选好看的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