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道境界?”

殷殷怔了怔,旋即哑然失笑,眼眸中流露出狡黠之色:“看来你当真不认识或者与唐唐不熟悉,否则不会问出这样的问题!”

没有等到曹欢说话,她继续说道:“唐唐如今已是中阶王者,据老祖宗说,她百年内很有可能踏入到大成王者境界!”

“中阶王者!原来这些年她的进步竟是如此之大!”

曹欢心中苦涩难以形容,前世白虎星君离开天妖谷之后,便与唐唐那暴力女一同四处闯荡,从而闯下中州九英偌大的名头。

然而自从叶楚雪出现之后,不知不觉间,白虎星君的身旁陪伴的人,已不再是唐唐,而是被叶楚雪所取代。

当时沉浸在热恋之中,对于唐唐逐渐淡化的存在感并没有在意,可如今想来,却是心中颇有几分愧意。

想必这丫头正是在与自己分别之后,潜心修行,才终于踏入到了王道之境!

而自己,却险些命丧黄泉,至如今虽然重活一世,但却已追不上她的步伐!

如果——

曹欢禁不住想到如果自己当初没有被叶楚雪迷住,恐怕如今也已是王道强者。

可惜世间上的事情没有如果!

他轻轻摇了摇头,不再去想这些事情,转过身对四相王说道:“前辈,两日已过,我们也该出发了!”

四相王嘿嘿笑道:“也该是前去将那原初之火弄到手上的时候了!”

殷殷美眸光芒一亮,好奇道:“原初之火?老头你知道那件天地至宝藏在何处?”

曹欢脸色一沉,喝道:“殷殷,那处地方危险异常,你偷偷跑出天妖谷本已是错了,焉能身入险境?”

他冷冷地对四相王传音:“老鬼,你敢打殷殷的主意,别怪我和你翻脸!”

“老子何时要打她的主意了?明明是她自己生出兴趣好不?”

四相王打死也不肯承认自己在动歪心思,连忙矢口否认。

殷殷这时已是冷下了脸:“身入险境怎么了?本姑娘的事情何时轮到你来替我做主?老头,本姑娘决定了,就跟着你一起去见识一下原初之火!”

四相王一副奸笑模样,嘿然笑道:“想跟着本尊也不是不行,但若是遇到需要你帮忙的时候,你可不能拒绝!”

殷殷毫不犹豫保证道:“放心吧,本姑娘可是最讲义气的!不过老头,你那空戒要给我玩玩!”

四相王哈哈笑道:“等本尊找回自己的东西,送你一枚又如何?”

“当真?”

殷殷小脸顿时满是期望。

四相王拍着胸脯豪气万千:“老夫堂堂的王者,怎会欺骗一个小姑娘?”

“你明明就是在欺骗小姑娘——”

看二人一副相见恨晚的模样,曹欢便知道想要挡住殷殷,根本不可能。

“这老鬼忒可恶了!故意提起原初之火,显然是想引起殷殷的注意,也不知道他费尽心思想要将殷殷骗入毂,究竟抱着什么样的打算!”

这老鬼心机深沉,万一殷殷有个三长两短,自己以后如何向唐唐交代?

曹欢心中暗自发狠,若这老鬼敢伤害到唐唐的妹妹,说不得自己无论如何也要和他计较一番!

殷殷虽然年纪不大,可性子却执拗,决定的事情,任凭曹欢明里暗里劝说,仍无动于衷。

曹欢对此也没有太好的办法,只能在心中暗暗给老鬼记下这笔帐,便与她一道前往大东城。

四相王复又钻入到曹欢的身体之中,饶是殷殷已经通过破妄之瞳得知这老头是神魂体的真相,见到这一幕仍是倍感好奇。

在前往大东城的路上,她不是的偷瞥曹欢,搞的曹欢很不自在。

“你在看什么?”

终于,在大东城城墙外,曹欢止住脚步,皱眉质问。

殷殷神秘兮兮道:“曹欢哥哥,你的身体里住了个男人,你难道不感到别扭?”

住了个男人——

曹欢突然有种无力感,这话怎么听怎么别扭,可他又无从反驳。

事实就是如此,虽然他并不情愿,可四相王这老鬼终究在他身体中呆了不止一天半天。

他没好气道:“小丫头片子,胡说八道什么?不想跟着我们走,就赶紧滚蛋!”

殷殷被骂的挂不住脸,冷笑道:“本姑娘是跟着前辈,可不是跟着你!别自作多情!”

曹欢无语,心中默默又记了四相王一笔帐。

殷殷见他不说话,愈发的得意起来,喃喃道:“狂什么啊,也不知道是谁刚才被本姑娘差点一拳头打死了!小小的法相境武者,也不知道那老头看上你哪一点了!”

四相王在神魂中乐不可支道:“曹欢,你竟然被一个小丫头给鄙视了,哈哈哈哈!”

“闭嘴!”

曹欢气的脸色发青,眼前这小丫头是唐唐的妹妹,他是打又打不得,骂又骂不得。

只能恍若未觉,阴着脸进入到城中。

殷殷哼着古怪小调,得意洋洋的跟在身后,不时作怪的在曹欢身后挥舞小拳头。

两天时间,本就繁华热闹的大东城人气愈发旺盛起来。

走在大街上,可以看到各种各样装束的武者匆匆行走,偶尔有一声呼喝响起,所有人都蜂涌向着一个方向涌去。

曹欢心知这是有炼兵师开炉才会出现的景象,对此并未觉得奇怪。

可殷殷却是第一次来到大东城,从未见过如此情景,顿时大为惊奇道:“这些人是做什么?跑来跑去的,怎么这么奇怪?”

“有炼兵师开炉炼兵,他们赶过去是想一睹为快!”

曹欢虽然对殷殷极为头疼,但看在唐唐的面子上,并没有置之不理。

耐着心思解释道:“按照大东城的规则,炼兵师想要获取参加炼兵盛会的资格,需在指定地点开炉炼兵,所炼制的武器则会交给东临宗门下的拍卖行现场评定之后拍卖!这些武者赶过去,想必是抱着一睹为快的心思,而若是能遇到心仪的武器,便会毫不犹豫出钱竞拍!”

“原来如此!”

殷殷美眸熠熠生辉,动心道:“不如我们也去瞧瞧热闹?”

曹欢毫不犹豫摇头:“要去你自己去,我要赶路!”

第四百一十四章开炉炼兵(上)

“不去就不去,有什么了不起的!”

殷殷没想到曹欢会断然拒绝她的要求,小嘴微微撅起,一脸不悦。

曹欢懒得理会她,说心里话,他巴不得殷殷能跑过去凑热闹。

这样的话,他就能够趁机将她甩掉。

西漠!那可是中土神州最大的凶地,即使前世身为白虎星君,也不曾前往过。

那里就如同另外一个世界,虽然与中土神州有所交集,但真正计较起来,交集的地方并不多。

若不是西漠的卓家与东临宗并列为九大天门之一,这处地方几乎不为外人所知。

为了获取原初之火,曹欢不得已前往西漠,但他并不愿意看到殷殷一同前去冒险。

谁曾想这小姑娘看似大大咧咧的,实际上却极有主见。

见曹欢矢口拒绝,她竟是放弃了看热闹的机会。

二人一先一后穿过长街,来到传送符阵所在的广场,当看到空空落落毫无一人的广场时,不由得俱是愣了愣。

“这里竟然没人?”

殷殷意外道:“莫不成被我搞坏,呃,坏掉的那座符阵还没有修好?不应该啊,我明明只破坏了一小部分符文——”

曹欢哑然,苦笑道:“果真是你做的!你这丫头,简直误了大事!”

当日他看到殷殷鬼鬼祟祟的从符阵中跑出来,就觉得符阵损坏与她脱不开干系。

听到她自言自语,如何还不明白,这符阵之所以损坏,完全是她做了手脚。

殷殷被曹欢训的怏怏不乐,冷笑道:“谁让这鬼符阵那么财迷了?我不过是偷偷使用一下而已,哪知道已经到出口了,内中的符文竟然想要将本姑娘困住!哼,若是被困住了,本姑娘岂不是要丢尽了颜面?”

曹欢瞠目结舌的看着她,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

作为九大天门的传送符阵,早在设立之初,就被强者布下种种禁制。

这种禁制很隐秘,轻易不会被人察觉。

但若有人妄图不掏路费,就想要使用符阵,这些禁制就会发作,将逃费者困在大阵之中。

前世曹欢就曾亲眼目睹过一位灵台巅峰的家伙,仗着自己武力非凡,想要不掏钱就混进大阵。

结果他被大阵中的禁制打成重伤,随后又被真武圣地的武者抓起来封住了修为,与民夫劳役一道开矿挖山,整整关了三年才被放走。

据说那家伙被放走的时候,瘦骨如柴憔悴不堪,当离开真武圣地的那一刹那便失声痛哭。

堂堂的灵台巅峰强者都被折腾到如此地步,便可见大阵中的禁制何等强悍。

却是没想到,身旁这小姑娘竟然强悍到连大阵中强者布下的禁制都无视的地步。

即使是曹欢自己,面对那些王阶强者布下的规则力量,只怕也无力抗拒。

神魂中,四相王哈哈笑道:“捡到宝了!老子这次真的是捡到宝了!这小姑娘简直太让老子满意了,天妖一族的秘法,竟是真如传说中那么强大!”

以殷殷的战力,自然不可能破开规则的力量。

符阵中的禁制其实就是一种规则,由强者制定的,想要通过就必须要付出买路钱的规则。

违反了这个规则,就相当于忤逆了王道强者,规则的力量会自主的发作让人生不如死。

殷殷不具备抵抗规则的实力,本该如其他违反规则的武者一样受到惩罚,却偏偏非但没有受罚,反而将规则给破坏掉了!

这说明什么?说明她有着独特的法门或者是传承,可以对抗规则之力!

这种能力,无疑便是她的破妄之瞳。

曹欢哭笑不得的看着洋洋得意的殷殷,突然发现,这少女似乎比唐唐那个暴力女还要让人头疼啊。

似乎发现广场上有人出现,一道身影自另一端快速奔到曹欢和殷殷面前。

这是一名身着东临宗弟子服饰的武者,显而易见是负责看守符阵的人。

见曹欢伫立良久,那名弟子客气道:“这位兄弟是打算使用符阵?实在不好意思,自从两日前符阵出现意外,至今还未彻底修复!我东临宗已经为诸位准备了落脚处,若无急事,不如前去歇息一番!”

四相王在神魂中破口大骂:“狗屁的九大天门,狗屁的东临宗,区区一个传送阵,修了两天竟然还没修好!这样下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抵达西漠!”

曹欢耸耸肩,对四相王的埋怨充耳不闻,这老鬼算计殷殷,让他颇有意见,此时见无法立刻赶过去,心中反倒多了几分轻松感。

他客气的向那名弟子询问:“敢问这位兄台,传送阵大概要多久才能修好?”

那名弟子微笑道:“宗门已经前去几位长辈潜修的地点汇报此事,待长辈们赶来,即刻就能修好!兄弟耐心等候一两日,必然能够出行!正好这两日是我大东城每十年一届的炼兵盛会,小兄弟可以瞻仰一下天下最优秀的炼兵师们的风采。若是幸运,说不定还能得到一柄趁手的武器!”

趁手的武器——

曹欢淡然一笑,有一杆大枪,他自然不需要其他的武器。不过叶子云那家伙修行的是拙拳,若有可能,倒是应该替他弄一双拳套。

一旁的殷殷听说不能成行,早已雀跃不已。

她对于城中的热闹极为向往,闻言立刻抓着曹欢的手臂转身就走:“曹欢,我们快去看热闹,听说这些炼兵师神通广大,要不是姐姐拦着,本姑娘早就抓一只回来,让他为本姑娘炼制武器了!”

抓一只——

那名弟子听到这话,顿时风中凌乱了。

一只!这是什么概念?难道那小姑娘以为尊贵的炼兵师和荒兽一样,随随便便抓一只打服气了就能替她干活?

他刚要愤然质问,曹欢和殷殷已是消失在了眼前。

二人俱是肉身强悍无匹的小怪物,论起速度,虽然不见得比起那些御空飞行的武者快,可在陆地上,除了王道强者之外,鲜有武者能够超越他们。

被殷殷拖着,不到盏茶时间,二人就已来到一处长街。

长街不远处人声鼎沸,热闹异常,赫然是有一位炼兵师准备开炉炼兵!

【 - 为您精选好看的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