绵延数千里的黑风岭,在寻常人眼中已算是大型山脉。

起伏不定的山势光秃秃看不见任何植被,所有山上均布满了嶙峋怪石。

这里雾气常年弥漫不散,山风吹过怪石缝隙,发出鬼哭狼嚎的呜呜声,令人禁不住毛骨悚然。

这里是普通人的禁区,一旦进入其中,便会迷失方向,丧命于此。

甚至就连常年驻扎在此的出云寨的武者们,也不敢轻易进山。

叶子云凌空虚渡,先天境的灵觉浩浩荡荡释放出去,想要寻找四相王交给他的位置。

身后,一道虚影时隐时现,戒备的守护着叶子云的身周,正是赵广信。

“这地方有些邪门!”

看着叶子云茫然的样子,赵广信传音道:“叶少,这些黑雾竟然能够屏蔽灵觉,这样下去,我们恐怕只有落地慢慢搜寻了!”

二人在天空飞了半个时辰,几乎来到山脉的另一端,这才无奈的发现,凭借他们先天级的灵觉,竟是穿不过黑雾的屏障。

叶子云眉头紧皱,苦笑道:“也只能如此了!”

就连赵广信的灵觉都看不穿这座山脉的秘密,他自然更不行!

叶子云郁闷无比,本以为这区区绵延数千里的山脉,放出灵觉一路搜寻,应该很容易就找到四相王提供的那处位置。

可没想到这山脉竟然另有玄机,难怪如此贫瘠荒凉的地方,会在中央区域有些名气。

想必正是因为这些古怪的黑雾能够屏蔽灵觉的缘故。

他颇有些后悔在来的路上没有向风不定请教一番,不过转念一想,以风不定的聪明,若他开口询问,怕不是会引起他的怀疑。

远处,连绵不绝的大山密林一眼望不到尽头,再向南行,便是蛮荒之地。

蛮荒之地与大荒截然不同,大荒说穿了只是人为割裂出的孤岛而已,可蛮荒之地却无边无界,无数太古密林横卧大地,内中危险重重。

叶子云默默伫足片刻,摇头道:“我们下去吧!”

他当先落向地面,大步走入山脉之中。

赵广信跟在身后,亦步亦趋的保护着他。

对于赵广信来说,叶子云此时已并非是他主人那么简单。

被布下神魂禁制,他的神魂与叶子云的神魂已然联系在一起,若叶子云身陨,他势必不能独活。

所以,哪怕他再怎么不情愿,也只能老老实实守护在叶子云的身旁。

李和到来的事情,赵广信已向叶子云汇报过,二人只等着找到宝藏位置,便布下圈套,引李和入毂。

沿着山脉向深处行进,四周荒凉的景象让人心情压抑。

叶子云脸色渐渐变得严肃起来,二人在山脉中转了足足有半天时间,当看到熟悉的入口时,他们骇然发现,竟然迷路了!

“这地方太邪门了!”

跟在叶子云身后,赵广信第二次说出邪门两个字。

叶子云脸色阴沉,沉声道:“这条山脉似乎被人布置了符阵!”

“符阵?不可能啊!黑风岭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怎么可能会被人布置了符阵?”

赵广信对叶子云的话很怀疑。

他虽然没到过这里,但在来之前就已打听了黑风岭的情况。

这种地方,常年人烟罕至,也就是出云寨这种低等的势力,才落脚在此。

叶子云其实对自己的猜测也并不相信,黑风岭发生这样的变化,居住在此的出云寨武者绝不会毫无察觉。

按说他与风不定来到黑风岭,多多少少也该从寨子中武者的反应中察觉到一些。

可无论杨大志,还是凌若月,神情中都没有流露出任何异样。

这说明要么眼前的情况是正常的,要么被人布下符阵,只怕也是新进才开始的!

叶子云想了想,吩咐道:“赵师兄,你我分头深入其中,若迷路了,你尽管独自离去!”

“那你怎么办?”

赵广信可不想就这么丢下叶子云,先不说李和那混蛋在一旁虎视眈眈,谁知道他有没有跟踪二人。

仅是这黑风岭的诡异,就让他不敢轻易将叶子云丢下。

万一这位爷丢了性命,自己岂不是冤枉至极的跟着死掉?

他踌躇不定,叶子云神情却坚定无比。

拥有着白虎星君和曹欢两世记忆,叶子云并非胆小怕事之人。

况且凭他如今的战力,虽然不如灵台境强者,但若一心逃走,终归还是有几分希望的。

叶子云任由赵广信站在那里犹豫不定,径直走入黑雾之中,转眼间就已不见踪影。

赵广信见他如此,顿时大惊,急追过去时,眼前却已是密布黑雾,彻底看不见任何景象。

“这个该死的小混蛋!”

他气的破口大骂,恨不得立刻将叶子云抓住,生撕了他。

只是事到如今,他也只能按照叶子云的吩咐去做。

万一二人只是在兜圈子,接下来必然还能碰到一起。

到时候,无论如何也不能放任这混蛋独自在黑风岭转悠。

赵广信跺跺脚,从另一个方向大步钻入到黑雾之中。

黑雾恍若实质,行走在期间,灵觉几乎完全不起任何作用。

叶子云尝试着深吸几口气,并没有嗅到其他的味道,眼前的视线不及两米,若不是武者本身直觉惊人,几次他都险些撞到石头上。

最可怕的一次是一步踏出,脚下已是空荡荡一片。

叶子云当机立断缩回腿脚,这才发现前方是一处悬崖。

黑雾弥漫下也不知道有多深,虽然踏入先天后能够御空而行,但谁知道悬崖下方是什么。

万一隐藏着荒兽,他就算实力强横,怕也要经历一番苦战。

这一次的遭遇让他冷汗暗生,行走时愈发的谨慎小心。

足足走了大半天的功夫,黑雾外,几乎微不可查的阳光已逐渐消褪。

外界应该是天黑了!

叶子云暗自分析,心中愈发的戒备起来。

按照先前那次进入黑雾的时间来算,正常情况下他应该再次绕回到原点才对。

可如今,却并没有如同想象的那样回到原点。

这意味着他与赵广信彻底走散了!

叶子云暗自凛然不已,这黑风岭在他眼中,也变成了一头仿佛张开大口静待猎物上门的猛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