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隆!

如山岳似得一拳,夹杂着古朴拙然的不工真意。

这一拳轰出去所造成的破坏力无与伦比。

只见叶子云周身,忽然浮现三座山峰,那山峰虽然朦胧,却依然能够看出拙青峰的影子。

来袭的三人显然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刚刚踏入先天境界的小家伙,动起手来竟然如此狂暴直接。

三座山峰虚影当头砸下,原本打算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突袭的三人愕然之下,已转攻为守。

轰!轰!轰!

连绵不绝的劲气碰撞声霎时间响彻整座迷阵,三道身影毫不意外的将叶子云这一拳破去。

但也因此失去了先机。

叶子云一拳轰出,脚下已是重重一跺,身影如苍鹰般飞扑向右侧最弱的武者。

三名武者均是先天法相境强者,实力俱皆不弱。

但右侧的武者显然初入法相不久,比起另外二人的气势,要稍弱一筹。

同时面对三人夹击,叶子云无疑处于极大的劣势。

他反应极快,早在一拳轰出的刹那,心中就已有了应对。

“巨象!”

右侧的武者反应丝毫不慢,当察觉到叶子云扑来的瞬间,就已毫不犹豫召唤出巨象法相。

那巨象法相自身体中掠出之后便快速放大,转眼间就已膨胀成为高达十余米的巨大身躯。

莽!

巨象发出惊天怒吼,堪比古木粗细的长鼻猛甩,划出一道道残影直迎天空。

“哼,给我破开!”

感受到巨象法相带来的狂暴力量,半空中叶子云冷哼一声,又是一拳凌空轰出。

脱手而出的拳印顷刻间与巨象法相撞成一团,巨大的声响震得整座迷阵都晃了几晃。

只见巨象法相发出凄惨鸣叫,那粗糙的象鼻表面,已寸寸龟裂,露出红白血肉。

这血肉自然并非是真正的血肉,而是以天材地宝凝练而成的精华。

但巨象被这一击所伤,却毫无疑问。

修行了不工真意的叶子云,已拥有越阶杀敌的战力。

虽然刚刚踏入先天不久,但这拳意却做不得假,即使是面对法相境强者也有一战之力。

更何况叶子云的神魂本就是曹欢神魂分裂而成,拥有着曹欢两世战斗经验,单论战斗经验,就算便宜师尊陈峰也不敢轻言胜之。

这样的优势,让他面对法相境强者没有丝毫怯意。

半空之中,叶子云被巨象法相的反震力震得直飞数十丈,他一拳轰出之后,丝毫不停,双拳如闪电般频频遥空攻击。

一道道拳印铺天盖地将巨象法相和那名武者笼罩其中,与此同时,叶子云已从背后拔出长剑,下一瞬已是凌空挥舞而下。

嗷!嗷!

一龟一蛇两道虚影凭空出现,凌厉无匹的剑气如闪电般直刺下去。

真武龟蛇剑!

真武圣地的绝技!三品战技!

这样的剑技,饶是在中土神州,也堪称超品。

那名武者虽然修为不低,但终归无法媲美真武圣地的底蕴。

纵横交错的剑气之下,那原本就被叶子云铺天盖地的拳印所伤的巨象法相发出一声凄鸣,就已灰飞烟灭。

那名武者失去法相,神魂遭受重创,仰天喷出鲜血,难以置信的仰望天际,一时间竟是无法接受法相被毁的事实。

叶子云抓到机会,长剑挥出三十余丈剑气横扫而下。

剑气所过之处,那名武者一声不哼就已被斩成漫天血雨。

这场战斗说起来奇慢无比,实则却只有电光火石一瞬间的功夫。

当另外两名武者发现这一幕时,已来不及阻拦,只能眼睁睁看着同伴被斩杀而无能为力。

“老七!”

位于中间的武者刘光见同伴被杀,发出惊天怒吼,他脚下重重一跺,已然掠上天空。

刘光双手探向背后,用力一抽,一根大戟轰然横扫向叶子云而去。

狂暴的劲气所过之处,就连空气也被抽取一空,露出一道扇形的真空通道。

这一击快到了极致,叶子云几乎还未收剑防御,那大戟挟带的狂暴劲气已刮得皮肤生疼。

叶子云脸色倏然间变得郑重无比,他周身忽然浮现出一团光芒,身影骤然消失不见。

追风踏云!

曹欢的独门身法战技!

身法战技一向是天下间最稀有的战技,能够拥有一套,便可纵横披靡无法抵挡。

刘光大戟横扫过去,只见叶子云身体瞬间被劈成两半。

然而他却敏锐的发现,自己扫中的只是虚影。

好快的速度!

刘光骇然大惊,法相境的灵觉漫天漫地开始搜寻叶子云的身影。

这时,下方突然传来一声惨叫。

他惊怒的发现,另外一名同伴已然横尸在地。

这个小混蛋,竟然如此狡猾!

刘光只觉得一股怒意涌上脑袋,想也不想,便狂暴的扑向下方叶子云而去。

叶子云冷冷地盯着直扑而来的刘光,急剧的喘息着。

一口气干掉两名法相境武者,对他来说已是极限。

此时面对最强的刘光,却再也提不起力气对抗。

不过他的唇角,这时却展露出讥嘲的笑意。

见此神情,刘光难以理解之际,心头猛不丁生出一丝警惕感。

忽然间,他的身畔虚空,一道黑影无声无息闪现。

刘光刚刚生出警兆,就觉得心口剧痛,他难以置信的低头,便发现一道剑光已然横贯胸口。

血光迸发之间,他依稀看到一张阴鸷血腥的面容。

刺客!

意识消散之前,刘光心头生出这样一个念头。

“叶少,你没事吧?”

那道黑影一剑刺出,头也不回落在叶子云身旁。

身后怦然巨响,刘光的尸体已然重重坠地。

叶子云望着赵广信,摇头道:“我没事,若不是你及时出现,只怕难以避过这家伙的攻击!”

对于赵广信的出现,叶子云没有丝毫意外。

如此激烈的交手声,就像是黑暗中最醒目的灯塔。

除非赵广信故意不出现,否则以他的能力,必然能够在最短的时间里赶到此地。

正是如此,叶子云才对刘光的出手流露出讥嘲之色。

面对灵台巅峰的刺客,即便是王道强者猝不及防下,恐怕也会受些伤。

区区的法相境武者,叶子云不信他能够逃过赵广信的刺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