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不是那里不对, 嗯,那就对了啊。jj独发,么么哒~对于他的做法,纪涛点了点头表示肯定,原本想着洗漱一番再去见自己的母亲,现在看来还是得先去见见自己的母亲了。

一路来到二太太居住的院子,进到了内里,便见到了正坐在主座之上一脸期盼的看着自己的母亲,快步走去,急切的说道:“娘,儿子回来了。”

二太太将人上下打量了一番, 确定没有哪里不对,反而倒像是胖了的样子, 十分欣慰的说道:“原本我就不同意你去看那个病死鬼, 免得被传染了怎么办。一天到晚我都担心你, 生怕出了点什么意外, 这样的事交给别人去做便好,你去掺和什么。”

纪涛看着关切自己的母亲, 语气中充满了歉意, “害的母亲担忧是儿子的不孝, 但是这次去却是有了大发现,若是派了别人去, 恐怕我们一时无法察觉。”

见到自己儿子如此神情, 十分了解自己儿子的二太太顿时便察觉到了事态不对, 接着向自己的贴身丫鬟使了一个眼色,将不重要的人都赶了出去。

人走的差不多了,纪涛才将自己一路的见闻都说了出来,只是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将唐小包的事情一笔带过,没有提及太多。

等到纪涛说完,二太太皱起了眉头,再三确定了纪灵的身体是真的好了之后,才慢慢地坐了下来,思索着什么。

纪涛见到自己的母亲在想事情,也不去打扰,只是安静的待在旁边等待着。

随后二太太抬头看向自己的儿子,语气中带着点冷意,“那个病秧子以前就不是一个善茬,若是身体好之后恐怕更会对我们有所不利,这次我们可要好好地想想对策了。”

“是。”

*

随着日子一天天的过去,纪灵的身体肉眼可见一天天的变好,就连模样也和以前都大不相同。若说以前是人见着都怕,那现在估计是见到的人都会心生向往,最能体现的是那些胆小的丫头现在都敢在背后偷偷地议论纪灵的长相了,似乎所有人里面,只有唐小包还依旧无知无觉。

这日纪灵带着唐小包出去巡店了,屋子里只剩下一些做着针线活的小丫鬟,做着做着,不知道是谁起的头,开始小声地议论起自家的少爷来,其中一个穿着绿衣的丫头显得最为兴奋,“以前以为自家少爷那样是真的恐怖,谁知道现在变得那么好看,我有好几次都看呆了。”

见到犯花痴的小丫鬟,另外一位年长的用手指点了点她的头,低声警告道:“少爷也是你这种女婢肖想的,当心少爷扒了你的皮。”

说着,小丫鬟缩了缩脖子,显然还是有点害怕的样子。

就在这是,不知道谁意外的说了一句,“就算是给少爷当个通房也好,少夫人人那么好,肯定不会为难我们的。而且,少爷不是还没有和少夫人圆房吗?万一少爷还是不喜欢哥儿,而是喜欢女子,我们不是有机会了。”

“住嘴,谁允许你们说这种话了。”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那里的彩月一双美目怒视着众人,看起来十分的生气,“是不是最近少爷的脾气好了,给了你们这样的错觉。我这就告诉少爷,让他来定夺。”

话一落音,刚才说话的丫鬟便被吓傻了,连忙跪倒在彩月面前,哀求道:“彩月姐,我错了,原谅我一时的心直口快,别告诉少爷,以后我都不会再犯了。”

看着不断哀求着自己的丫鬟,彩月眯了眯眼,随后勾起一个笑容,语气十分的骄傲:“这次便饶了你,若是还有下次,你知道下场。”随后,扫了扫屋中的众人,重点在那个丫鬟身上巡视了一遍。见大家大气不敢出一个,随后冷笑了一声便离开了。

走至门前,还在想,凭借那种姿色,这些人还想肖想少爷,真是不自量力。

等到彩月离开之后,不知道是不是刚才的一番对话吓到了众人,大家都十分老实的在做着自己的活,不敢多说话,只是心里如何想的,便不得而知了。

*

以前纪灵身体不好的时候,只能看看账本,偶尔提出点小意见。自从身体越发的好之后,纪灵管理这方面的时间便多了起来,因此能够提出的意见多了起来,店中根据这些意见进行调整,生意也变得越发的好。甚至纪灵在唐小包的建议下新加入了奖金这个概念,这些店的掌柜因此也越发的卖力,对于这个东家也愈发的信服。

唐小包每日在家也无事,因此只要纪灵提出带自己一路出来,他都会十分高兴地答应,因为每次出来,都会有好玩,好吃的伺候着。

今日又来到了望江楼,看着来来往往的人流,唐小包还是真的佩服纪灵的脑袋。

见到唐小包盯着自己看,纪灵觉得有些奇怪,只是还没等他开口说话,就见到了早就等候在那里的掌柜,见到自己便欣喜的迎了上来。

“欢迎少爷、少夫人大驾光临,小的已经准备好了酒菜等着您们来品尝,这些都是酒楼的厨师新琢磨的菜式。”掌柜看着纪灵就像是一个财神,只是对于他旁边的唐小包也不敢有丝毫的怠慢,都恭恭敬敬的请了上去。

就在两人进去之时,原本掌柜前来迎接就够吸人眼球了,再加上他迎接的人样貌出众,更是引得无数人瞩目。

不远处走过两个姑娘,其中一个穿着红衣的看着他们的方向,轻轻地皱起了眉头,看起来脸色十分的不好看。她身边的姑娘察觉到了,随着她的目光看过去,顿时就见了令人瞩目的两人,语气中充满了惊讶,“那两个就是纪家少爷和他的夫郎吧,他夫郎真幸运,谁知道一个病秧子病好了还那么厉害,既有钱长得还挺好。”

听到姑娘的话,红衣女子看着两人的目光晦暗不明,手中的帕子被自己拽的紧紧的。

“好。叫你准备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少爷吩咐不敢怠慢,昨夜连夜就准备好了。”

纪灵点了点头,带着管家朝着自己的书房走了去,他还有好多事需要准备。管家跟在身后,记下需要用的东西。

说是建在院子里,其实还是离他们住的地方有些距离,只是要比原先的厨房近很多。等到唐小包进去了,才发现里面其实不大,但是设计的十分的宽敞、明亮,里面的东西看起来十分精致,看得出来用的都是最好的材料。走进去,和平时见到的那些厨房一点都不一样,就连他需要的三个灶台之间的距离都比自己需要的大,甚至还巧妙的做了一点阻隔。

看着里面井井有条的放置着厨具,唐小包表示十分的满意。摸摸这里,看看那里,检查了这里的厨具,和自己想象的一样。做工比那个大厨房的还要好很多,就连许多自己只是草草的描绘出来的东西这里都准备得十分的齐全。

见到如此高兴的唐小包,风凌站在一旁表情不急不躁,像是一点都不惊奇。只是在唐小包参观够了之后,朝着唐小包说道:“少夫人,少爷吩咐,你若是有什么需要的食材,可以直接开给我,我到时候直接叫人弄来。”

“好的,谢谢你了。”

风凌低着头,弓着身子,显得十分的谦卑,“少夫人客气了,这是小人该做的。”

唐小包看着这里的餐具,决定待会儿中午饭就在这里做了。于是和风凌说了一声,叫他帮忙准备一下需要用的东西。

风凌一一的应了下来。

吩咐之后,发现天色尚早,便决定回去将自己前几天没看完的那本小说看完,没有想到这古代也有些好玩的东西。昨天出去玩的那么累,今天也就不想出去闲逛了。

见到回来之后就坐在软塌之上认认真真的看书的人,风凌除了在心里感慨了一下他家少夫人实在是太乖巧之外,找不到其他的形容词了。观察了一会儿,确定他没有想要出去的意识,才带着唐小包吩咐下来需要准备的东西下去。

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唐小包才放下了自己手中的书,扭动了一下自己坐得有些僵硬的身体,朝着自己的小厨房走去。

等到了那里,发现原本只有一些厨具的厨房此时放好了自己需要的食材,看样子十分的新鲜。旁边还站着两个丫鬟,看样子是大厨房那边过来的。点了点头,表示满意,一边想着今天做点什么吃,一点朝着放菜的地方走去。

就在唐小包指点着两个丫鬟该怎么洗菜的时候,风凌过来了,面对唐小包有些疑惑的目光,恭敬的说道:“少爷说,今天就在前厅请客顺便用饭,少夫人只需要准备自己的吃食便可。”

唐小包听到风凌的话,先是一愣,理解了之后点了点头。做菜的时候还在心不在焉的想着,这是自己请客吃饭不带我玩,为什么?

没有去管唐小包那边在想着什么,纪灵此时正坐在大厅的主座之上,等待着今天到的人。

快到中午的时候,纪家的门口便迎来了一辆十分豪华的马车,引得众人纷纷侧目。除了中间的马车十分的醒目之外,更加吸引眼球的便是周围围着的一群侍卫,个个看起来十分厉害的样子。

还没等马车停稳,一直在那里等着的管家便迎了上去,表情十分的恭敬。接着,不一会儿,便从车里出来了一位身穿华服的少年,看起来十分的风流。居高临下的打量了一下纪府,接着扫了一眼迎接自己的众人,眼中十分的嫌弃,“没有想到我哥哥来到这种地方,就连用的人都那么不上档次了。”

管家神色未变的看着来人,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恭敬,“我家大少爷自从知道二少来之后,便一直精心准备着。此时正准备好了好酒好菜,还请二少移步。”

纪涛看了他一眼,随后十分不屑的让自己的下人将自己扶下了马车,径直走了进去。

见到纪涛这样,管家快了两步,走到前面引路。

纪涛一进来,看着不如自己住的地方的府中,还有就连伺候自己都嫌少的下人们,一个劲的嫌弃。没走多久,就来到了大厅,一眼就见到了坐在主座之上的纪灵,顿时眯起了眼睛。

纪灵看着依旧如同以前一般张扬的少年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等着他先开口。

走进打量了一番,才发现纪灵真的不如自己想象的那般一副快要撒手人寰的样子,反而看起来像是慢慢地在恢复。有了这点认知,纪涛的眉头皱了起来,看着他的眼神十分的不善,随后接触到他的眼神,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眉头皱的更加厉害了,他以前就很讨厌这个病秧子,明明就是一个快要死的,凭什么那么厉害。

“父亲对你这次擅自娶亲的事十分的不满,叫我过来看看你到底在做些什么。”纪涛说这话的时候一脸的傲慢,对纪灵十分的不屑。

纪灵没有接他的话,只是看着他,又像是没有看着他。

见他这样,纪涛十分的愤怒,握紧了拳头就想打上去,但是顾忌到什么,又放松了下来。只是看着他,充满恶意的说道:“父亲说,如果你娶的人不能让他满意,就让你休了另外娶一个。”

直到此时,纪灵才抬起头看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你还是一如既往地蠢。”

经过这几天的相处,唐小包现在清楚了,纪灵就是一个好人。以前吓到自己,只是因为生病长得吓人而已。

彩月作为自从唐小包进府来就一直伺候着他的人,此时在后面看着两人和谐的背影,神色有些不甘。想到自从唐小包来了之后自家少爷就不断好转的身体,她便觉得唐小包的运气简直太好了,不然怎么一来少爷就得到了游医赠送的神药,而且那药还怎么有用。唐小包不知道自家少爷的性格,她能不知道,只是少爷在他面前伪装的太好,不然唐小包怎么可能会一点都不害怕,只是这点她不能说。既然少爷能在唐小包面前表现得无害,那就只能说明,唐小包对自家少爷来说还是有些分量的。

看着身体一点点好转的纪灵,想到现在每天被打击的日子,彩月有些不甘。若是在其他富贵人家,自己这样的丫鬟早就成了姨娘了,怎么轮到这种这种市井中出来的哥儿上位。望着纪灵身体明显一天比一天好,原本没有什么心思的彩月在心里开始有了新的盘算。

两人说了一路,基本上是唐小包在说,纪灵在听,却分外的和谐。回到了屋中,两人一同进了洗漱室,准备简单的洗个脸,便开始吃饭。

望着自己面前长得十分可爱的小馒头,纪灵愣了一下,随后十分的淡定地拿起来吃了。第一口便觉得里面有股奶香,甜而不腻,配上专门的粥十分的可口。兴许是因为今早的晨练使得纪灵有些肚子饿,再加上最近自己的胃口真的变大了,不多分量的馒头和粥很快就被纪灵吃完了。

等到纪灵优雅的结束进食,唐小包还剩下一点菜没有吃完。见状,纪灵十分自然的将筷子伸向了唐小包剩下的那份菜。

见自己平时吃的东西被夹走了大半,唐小包的第一反应就是以后给纪灵的菜分量应该多加一点了,免得他老是吃不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