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罗云一脸错愕,不直到自己什么时候得罪了这位大佬。

最后那位没有做过自我介绍的人,也是之前让牛顿他们先做介绍的儒雅男子。

他轻笑着说:“辜老本来是想要借着让你早起背单词一事,告诫你学习要舍得吃苦。可你却说自己有丹药有功法,即便通宵学习也没关系,让他准备用来告诫你的话,全都胎死腹中,你说他能高兴吗?”

原来是这样。

罗云恍然大悟,先向帮忙解释的人说了声谢谢,然后又对辜鸿铭保证,再苦再累,只要能把成绩提升上去,他就能扛得住!

反正只有两个多月的时间,咬咬牙,也就挺过去了。

辜鸿铭哼了一声道:“希望你真的能够吃得下苦,不然我本事再高,也没法将你教好。”

“你放心,我肯定不会让你失望!”罗云回答道,心里面则在嘀咕:不愧是清末第一怪杰,这脾气也是够古怪的!

紧接着,他将目光投向了戴着圆眼睛的儒雅男子,心中十分好奇:“语数外物理化六门课,都已经有了各自的老师,这位多出来的大佬又是谁?又会教什么课?难道某一学科竟是需要两位老师?”

“等等,难道他是来辅导我体育的?不对呀,就我现在这身体素质,哪里还需要辅导?何况我又不是体育生!而且,看这位大佬的样子,怎么也不像是个体育老师啊……”

罗云猜来猜去,也猜不透这位大佬的身份。而且对方也一直没有出来做自我介绍,只是笑吟吟的看着他。

于是,他主动询问:“这位老师,你是教哪一科的?”

“我啊?”那人笑着扶了扶鼻梁上架着的眼镜,说道:“其实我并不是什么老师,纯属路过的。”

罗云一头黑线。

路过的?你逗我呢?能通过小嘿嘿的黄泉拱门,从地府‘路过’回人间,你简直不要太秀喔!

罗云的表情惹得对方哈哈大笑。

“好了好了,不逗你玩了。我是蔡元培,是你的班主任。我不负责教授具体科目,只负责给你安排课程,顺带做一些考前的心理辅导。当然,如果你愿意,我也可以教你一些哲学、民族学和美学方面的知识。这些都属于课外选修,就看你感不感兴趣了。”

“感兴趣!相当感兴趣!”罗云一脸激动的说。

蔡元培!

这第七位老师居然是蔡元培!

燕大的老校长,革新燕大,开‘学术’与‘自由’之风的教育家!

民国的首任教育总长!

教育界里绝对的大神!

这位大佬,居然被黑猫请来担任自己这个高考辅导班的班主任!

就算这位大佬教授的知识,是高考里不会考的,罗云也要学啊!

毕竟能当蔡元培的学生,能够聆听他的讲课,本就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

我的班主任居然是北大校长,啧啧,简直不要太牛逼!

不过,想想其余六位老师的身份……就没有一个是不牛逼的!

小嘿嘿果然没有骗我,这的确是一个世界级大佬组成的教师团队!

罗云相信,以自己现在的记忆力、思维能力,再加上养灵散和《太上灵宝诀》的后勤保障,一定能在两个月里,把这些世界级大神老师辅导的知识吸收、消化。

等到高考的时候,绝对能够一鸣惊人!

一番问候寒暄过后,罗云拿起鬼佩,冲七位大神级的老师说:“各位老师,接下来的这两个多月,就委屈你们在这枚鬼佩中暂住,现在请你们住进里面去吧,我也好去给你们拿教科书和复习资料。”

蔡元培笑着说:“没什么委屈不委屈的,我们能有个能够栖息之所,不至于魂飞魄散,便很满足了。”然后扭头,冲其余六位老师说:“诸位老师,我们先进鬼佩去吧,正好商量下排课事宜。”

“好。”众老师很给蔡元培面子,齐声相应,旋即化作道道毫光,飞射进了鬼佩里。

安顿好了七位大神级的老师,罗云长吁了一口气,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这七位老师,无论名气还是成绩,都大的足以吓破人胆!在他们面前,压力不是一般的大!

收好鬼佩,罗云准备返回学校,黑猫见状,立马跟了上来。

罗云刚开始有些诧异——这吃货,居然舍得从鱼肉堆里起身?居然没叫自己带上鱼肉,好供它一路吃。

结果扭头一看,好嘛,那满满一口袋,足足六七斤的鱼肉,竟是被它吃光了!

关键它还舔着嘴巴,一副意犹未尽的表情。

这胃口,真是让人不能不服!

罗云推门而出,黑猫一跃跳上他的肩膀,问道:“我给你请来的这些老师,你还满意吗?”

“满意。”罗云回答道,随后眉头一挑,面带戒备的问:“你想做什么?你可是刚吃了六七斤的鱼肉,我不可能再给你买了!”

“真小气!”

被道破了心思的黑猫,不乐意的哼哼道。

“我还小气?”

罗云被气乐了。

“我要小气的话,就不会给你买那么多的鱼肉了。你自己说说,你要吃的这几种鱼肉,哪一个是便宜的?更不要说,我还给你买了那么多的猫罐头和小鱼干!不给你买是为了你好,怕你把肚子撑破了!”

黑猫哼道:“你放心,我这肚子,吃再多东西也不会被撑破,不信你可以试试。”

“我信!不试!”罗云回答说。

黑猫呆了片刻,叫道:“你这套路不对呀,你不是应该给我买好多好多的鱼,来试试看能不能把我的肚子撑破吗?”

“呵呵,我又不是白痴。”罗云冷笑。

出了小区,他在路边的小面馆里,顺便吃了碗面,填饱肚子后,返回了学校。

这会儿正直午休时间,学校的大门没有关,罗云也不用去翻墙了。

他先回了宿舍。

宿舍里的人见到他,顿时一阵轰动,都围着想要问他是不是跟夏月谈恋爱了。

也有一些比较猥琐的人,挤眉弄眼的问他,今天逃课和夏月去约会,有没有开个房什么的?

对于这些人的询问,罗云一概不理,拿上自己放在宿舍里的书本资料和换洗的衣服就走。

人们虽然好奇和不甘,却不敢阻拦和多问。毕竟罗云的赫赫武功,他们记忆犹新,不敢轻易得罪……